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文_柯林佛斯我老公忠犬追殺令的英文片名White God(白色上帝),可能有隱隱向Sam Fuller一九八二年的電影White Dog(白狗)致敬意味。「白狗」講述純良狗兒被訓練成專攻擊黑人的猛獸的殘酷故事,「白色上帝」無獨有偶,也替反種族主義背了個書,於黑白紅黃之外,以狗族觀點批判起人類對其他生靈物種的奴役虐待。如果你喜歡狗,那麼訓練有素狗戲精們各樣生動情態,頗值得進戲院一看, 但若你真心愛狗,那就盼你三思,不然就預先歡迎你進入兩小時無間地獄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大挑戰。電影第一幕拍出惡靈古堡般的末日感。 布達佩斯空無一人,車輛散置馬路,一名女孩奮力踩著單車,空氣中只聞她喘息與車輪傾軋聲音,直到狗群突地從轉角冒出追吼,女孩怎也騎不過狗... 她跌倒了,無人救援。導演狂想,在此先用倒敘法讓觀眾留個懸念。
  • Cover Image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喬治歐威爾《動物農莊》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