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Cover Image
  • Cover Image
  • Cover Image
    和情人一起逛傢俱店,一同幻想共同生活的家的模樣,是每個人心目中最幸福的事情之一。茶杯的顏色要湊成一對、地毯和沙發做搭配、同樣材質的書櫃和床頭櫃……琳琅滿目的選擇讓每個人都能夠創造出屬於自己風格的私人世界。然而,進入家中客廳,第一眼望去最顯眼的電視,為什麼一直以來都只有黑框這個選項呢?
  • Cover Image
    日本模特菊池亞希子(AKKO)(延伸閱讀:《海的蓋子》—關於。森林系女子 菊池亞希子甜沁入心的詮釋)在日雜 & premium上介紹特色咖啡廳的超人氣圖文連載出書了!書名《好きよ、喫茶店》,由AKKO推薦自己最喜愛的一間間特色老字號咖啡廳,內容除了各咖啡廳的介紹,也紀錄了菊池亞希子和店主聊天的過程,用可愛療癒的插畫、優雅的照片以及溫暖的文字帶領讀者品味咖啡。
  • Cover Image
    在日本,有一條街被稱作日本咖啡廳的「總本山」,也就是最能代表「日本咖啡廳文化」的地方。這條街上,不僅擁有多家日本歷史最悠久的咖啡廳,還一併有著世界上數量最多的老書店,這條街就是「神保町」。今天的主角是在這條傳奇街道上的「味の珈琲屋さぼうる(Sabouru)」,名字的意思是西班牙語的「味道」。這間隱藏在神保町隱秘小巷的咖啡廳,門口明顯的是有一棵長得隨心所欲的古樹,巧妙的包覆住店舖,好像知道這裡就是自己家一樣。其實這棵樹是「味の珈琲屋」創始人在1955年開業當天種下的,至今已經有60餘年。忠心耿耿看護家園的同時,還吸引了很多遊人的目光。漸漸地,這裡成了旅人絡繹不絕的深遊景點。
  • Cover Image
    Interview / 劉秝緁;photo / 咖啡空少提供迎接即將到來的〈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haveAnice 邀請飛過世界各地咖啡廳,品嘗並記錄分享的咖啡空少 world coffee shops —Jerry 來與我們分享,從流連各國咖啡廳到考取相關執照,近期,更與咖啡品牌同好共同成立了實體空間,這一切其中咖啡給予生活的熱情與樂趣吧! 訪談約在 Jerry 下個出國的行程之前,面對這個全身淨是素黑的大男生,十分客氣,有禮並且謙遜,看不出他不安於室,總是在漂流的靈魂。從小移民至溫哥華,再又出走背包旅行,一去不復返,八年前從澳洲直回臺考取空少的職務,考上後,卻被安排在香港登機。從此不只在航程中遷徙,更是要臺港兩地跑。咖啡空少 Jerry 的人生卻也在這之中焠鍊了些什麼… 咖啡空少是結合所愛:咖啡X旅行X攝影---------------------------------------------------- 頻繁飛行在世界遊歷,比起在景點觀光留戀,Jerry 更喜歡流連於咖啡廳。他認為咖啡是一個媒介,如同音樂、藝術,把各地的人連接。每個城市呈現出來的咖啡廳都有當地的文化,室內設計出身的 Jerry,一開始只是喜歡在咖啡廳觀察室內裝璜,「飛到世界各地不知道要看什麼的時候,就去咖啡廳。」看裝潢、看氣氛,看到了吧台手,看當地人在這裡的互動看出了心得,便把所愛的咖啡、旅行與攝影結合,在臉書上開始了咖啡空少 world coffee shops 的計劃。
  • Cover Image
    Interview / 劉秝緁;Photo / teikoukei 受日本文化影響甚多,在潮流編輯占有一席之地的 Chez,喜好的展現在於搜集,從服裝、球鞋、玩具到二手書,每次旅日都是空行李箱去,超重回來。而行程中帶不回來的喜好—咖啡店,Chez 搜集整理成書,在紙本裡與大家分享。繼去年第一本《東京咖啡選》之後,從東京到關西,一年內踏訪兩百家咖啡店可不是開玩笑的,「再接再厲,前進京阪神」品味關西和東京不同文化禮教之處,就要看這本《咖啡關西》!
  • Cover Image
    2015年,James Freeman 的藍瓶咖啡(延伸閱讀:日本咖啡迷的新朝聖地 / Blue Bottle Coffee)在東京的「清澄白河」開業第一家分店。藍瓶咖啡因為對質量有著極高的標準和嚴格的要求,所以在全球的據點並不多。然而在日本卻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日本本身對咖啡文化有著良好的認知,對好咖啡的市場需求也很龐大。短短兩年多的時間,這家原本坐鎮加州的世界知名咖啡店,陸續在東京開了六家分店。
  • Cover Image
    1911年在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正式開張,它雖然不是日本第一家咖啡館,卻是世界上第一家廣開分店的連鎖咖啡館,成功讓咖啡文化走入大眾的生活。今天要從咖啡的起源開始說起,往回追溯歷史的路上,中途順道在這間百年老店停留一下,一探咖啡、與老聖保羅咖啡館的前世今生。咖啡樹原生在非洲的衣索比亞,但阿拉伯人是歷史上記載最早開始有意的栽培咖啡樹及飲用咖啡的民族。13世紀咖啡傳入阿拉伯人手中,這種香醇不含酒精的飲料在禁酒的伊斯蘭世界被發揚光大,歷史上第一間專賣的咖啡館就在大馬士革誕生。歐洲人要真正品嚐到咖啡,則要等到十七世紀。據說在鄂圖曼帝國的維也納圍城這場戰役中,波蘭騎兵為歐洲聯軍最後的勝利立下功勞,搶奪戰利品的士兵在鄂圖曼軍隊的營壘中初識咖啡豆,一位波蘭士兵帶走了所有的咖啡豆,間接造就了往後歐洲第一間咖啡館。咖啡在十七世紀傳入歐洲後就開始廣為流傳,咖啡館開始出現在歐陸各個角落,佐著文學和詩句滲透歐洲人的生活。但傳入東方,要讓時序再多走兩三百年,之中就不得不說說東京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這間百年咖啡館的故事了。
  • Cover Image
    Text / 李清志「第三場所」,簡單來說是指介於住家、工作場合之外的第三個地方,社會學家雷‧歐登博格(Ray Oldenburg)也曾提到「第三場所」(Third Place)的概念,「第三場所」讓我們得以逃離繁瑣日常、紓解生活壓力讓心靈好好靜下來,是一處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在現代都市人生活中代表的「第三場所」就是咖啡館,但是在咖啡廳盛行好久以前,第三場所的脈絡則要從日治時期的「音樂喫茶店」開始說起。從日本傳來台灣的「音樂喫茶店」是當年市民接觸摩登文化的重要場所,在這裡可以聆聽到西方古典音樂或是爵士樂,與當時東京的喫茶店文化,幾乎是同步流行。時間來到台灣戰後時期,經濟飛快發展過程中,有許多老派「人情咖啡館」的出現,例如西門町的蜂大咖啡、南美咖啡等等。而真正影響市民生活的咖啡館是所謂『蜜蜂咖啡』這種連鎖店。蜜蜂咖啡店店面總是有暗黑色的落地玻璃,一方面保有內部隱私與神祕性;另一方面在炎夏也有防紫外線降溫的效果。在那個年代裡,商務人士洽談、記者採訪,甚至安排相親,都會選擇到蜜蜂咖啡,更特別的是,蜜蜂咖啡的桌子其實是設計好的電動玩具桌,最有名的遊戲就是打小蜜蜂,成為業務員、記者等消磨時間的良伴。不過蜜蜂咖啡的隱秘性與消費,在當年還是屬於少部分商務人士的活動場所,一直到日本的連鎖咖啡店傳入台灣,咖啡店才逐漸成為常民生活的交誼空間,這幾年美式咖啡連鎖店大舉進入台灣,掀起了台灣人喝咖啡的一股熱潮,咖啡店幾乎取代紅茶店、茶藝館,成為台灣人最重要的「第三場所」。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