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轉來美濃 - 黃瑋傑的天光日


傳統民謠(Folk Music)是超越文字紀錄的,透過眾人的口耳相傳,將日常的牢騷、做工的怨苦,銘刻於音符之中,而成心靈的寄託。也於此立下了民謠的規則:以人民為主體的樂曲。

何其有幸,在這音樂工業傾頹速食的年代,出生美濃的黃瑋傑,十年磨一劍,將客語專輯《天光日》(註一)帶到我們面前,讓我們得以聆聽他記錄下的這塊土地,和生長於斯人民之間,似黏若離的關係。


《天光日》由知名樂人吳志寧旗下的 Che Studio 製作出版,經費雖短缺,但硬頸的團隊不以此自我設限,販售通路除了網路之外,更結合地方書店、藝文沙龍寄賣,甫結束巡迴《地泥等天光》的演出場地,也避開常見的北部音樂場館,往南方的鄉里勤跑,直接貼近歌曲中描繪的農家民眾,甚至還做了個大膽嘗試:首刷的兩千張專輯,價格不限,由消費者自行決定音樂價值。

今年初夏,黃瑋傑以獨立之姿,入圍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和最佳客語歌手,頗有異軍突起態勢。在星光大道上,他一身素樸簡單的打扮,手持美濃反水庫運動旗幟,一旁合作夥伴則高舉大埔拆政府旗,將值得關切的議題帶給電視機前的觀眾,在歌舞昇平間,迫使你面對,政治與音樂,本就密不可分。

                    (圖片來源:聯合報,記者林澔一/攝影)

專輯自〈金字面山〉起,恬靜沉穩,透過美濃山景,映照己身,反問自己出社會幾年來的變與不變;〈命水〉為抗議新竹新埔霄裡溪遭上游工廠排放廢水汙染而做;〈到這年紀〉說著因都市打拚不順,人生「落底」(客語失敗之意),興起歸鄉的念頭,與交工樂隊(註二)的公路之歌〈風神125〉有相仿之處,而專輯同名歌曲〈天光日〉更是直接向交工致敬,當年的美濃反水庫口號「好男好女反水庫,好山好水留子孫」又一次傳唱,瀰漫相同反抗精神,而《天光日》裡跌宕的嗩吶,吹奏者正是當年交工樂隊綽號「第一支」嗩吶手的郭進財,傳承意味濃厚。

《天光。日》專輯同名歌曲〈天光日〉

專輯後半的〈阿芳仔个家族農業史〉則是每個農村家庭的近代寫照,黃瑋傑收集家族故事和口述史:父執輩在農地裡打拚一輩子,就為讓兒孫能都市討生活,農村人口的老化,出外年輕人的無所歸依……全匯於曲中;樂曲行至中段,可以聽見客家山歌〈半山謠〉的旋律,結尾則是台語歌謠〈農村曲〉,歌詞亦交雜著福佬話,極富生命力。終末的〈山脈〉,看著花蓮的蔥鬱層巒,遙想被山脈圍繞的故鄉,首尾相連,我庄即他庄。

〈阿芳仔个家族農業史〉

黃瑋傑歌聲溫潤,敘事抒情間帶些略經世事的滄桑。搭配簡單的吉他,足以起風捲雲於傾刻,自在大方,引人一同哼唱。惜大提琴的使用稍嫌過度,反讓某些段落顯得甜膩,也暴露了編曲豐富度的不足。

歌曲之間,不時可聽到歸鄉的美濃站廣播,鄉民北上的陳情抗議聲,溪畔的流水,夜晚的蛙鳴蟬噪,作為幕間串接,讓專輯脈絡立體鮮活起來,這不只是一首首歌曲,更是一個歸鄉遊子的故事。


今年春夏因缺水問題,美濃水庫是否興建再次被端上檯面,苗栗大埔強拆民宅事件適逢兩周年,在黃瑋傑的歌聲裡,你嘗試思考環境與人之間的平衡,同時回想負笈北上,日夜奔忙前的自己。

註一:即客語明日之意
註二:由音樂人林生祥和客語詩人鍾永豐,夥同音樂同伴,為美濃反水庫運動製作《我等就來唱山歌》一輯,後探討台灣農村興衰和WTO影響的經典《菊花夜行軍》,獲金曲獎最佳樂團肯定,現已解散。

圖片出處 / Che Studio , udn , 客家新音樂創作協會

tag / 黃瑋傑 天日光 吳志寧 交工樂隊 美濃 傳統民謠 客語


因奉 大學畢業已好幾卻仍眷戀青春 崇拜比自己更喜歡音樂的人 正努力往半工半廝混的混搭生活前進。

have2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Infong Che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2015 P Festival 爵對跳Tone:許郁瑛 v.s. 鄭各均
鋼琴發明於17世紀,幾經改良至19世紀發展成接近今天看到的樣式,也因為其豐富的樂理表達能力,被稱作「樂器之王」。外表是造型優美簡潔的木箱,裡頭卻是精巧的機械工藝。掀開圓滑優美的木箱蓋,可以看到筆直的琴絃錯縱,琴錘包覆在柔韌的織品中,整齊排列待命,隨時準備傳動觸鍵的動能。 無論是古典、爵士、搖滾、民謠、電子、實驗音樂、現代音樂,世上大多數的音樂都能透過鋼琴演繹。 小白兔唱片主辦的 P Festival 鋼琴音樂節,不同於一般鋼琴音樂節重視「鋼琴演奏者的競技」,P Festival 將重點放在鋼琴本身,希望藉由集合不同領域的鋼琴演奏者,讓觀眾對鋼琴的體驗能輕鬆延伸至不同的象限,感受更立體的鋼琴樣貌。 今年邁向第二年的 P Festival,將在這個夏日以講座形式展開活動序幕,邀請各界講師分享鋼琴音樂的獨特觀點,並探討近年表演藝術圈熱門的「跨界」議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