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自言自語 30 歲

around 30,在日本以和製英語簡稱為アラサー,讀音大概像是「阿拉薩~」,也就是 around thirty 用日文發音念的簡稱。日本精確說來是指 27 歲以上 33 歲以下的族群,也有 25 歲至 35 歲(廣義)與 28 到 32(狹義)的說法,但基本上是以個人認知與感覺為主。

90年代這個詞用於時尚業界,而真正公開使用是女性雜誌 GISELe 在 2006 年提出這個詞,到了 2008 年由天海祐希主演的「Around 40」日劇大紅,跟アラサー同樣邏輯而產生的劇名簡稱アラフォー也獲得當年的流行語大賞。而值得注意的是劇名副標題:「~注文の多いオンナたち~(要求特多的女人們)」,雖然這樣說但其實無貶義,指的是現代日本熟女跳脫過去為家庭、男人而活的價值觀,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與自我的思考。

對我來說,過了 30 的最大體會是運動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知為什麼,以前夏天出門五分鐘就會滿頭大汗,30 歲後非但沒有,一到戶外就想趕快找有冷氣的地方鑽進去。慢慢地,身體開始怪怪的,都退伍了才發生心律不整,醫生說「不是先天也不是致命性的,你這是壓力太大又不運動」。之後回去打棒球,才發現運動時的流汗原來是這種感覺,什麼喝薏仁、黑咖啡消水腫都沒有流汗效果來得快;以前國高中打一整天球都毫無印象,而現在的每一次流汗都很珍貴,冒汗與擦汗的感覺都會記得好幾天,同時迫不及待等著下個打球日到來。今年也重新再打了大概 10 年沒認真打的籃球,比棒球更喘,流的汗更多,一樣痛快,差別在於以前做得到的拉杆與轉身,動作儘管勉強完成,人卻總是提前落地或是根本沒切到籃下…

既然我的身體強度是這種等級,所以實在不喜歡打很硬的(籃球)、或是為了求勝找槍手(棒球)這種事。30 歲之後,離小時候成為職業選手的夢已經超過 20 年,在球場上取勝這樣的事不是說不能認真看待,而是還是要知道為了什麼而運動吧。打個假日乙組棒球聯盟,開開心心也好,認真練球也罷,能夠變強那是對自己目標的實踐,但是為了贏球找槍手(像是職業或甲組退下來的),那就別對「前」熱火三巨頭說三道四了;籃球報隊打一下三打三,大家素昧平生交個朋友,結果拐子幹來幹去、出手出腳,我又不是領幾千萬鎂再打季後賽,受個傷連上班都有問題,有病嗎這是。

說起來,其實從 27 歲開始就應該會感覺到要 30 了;但我印象中好像其實還好,當然或許因為那些年根本沒在運動,所以沒有察覺身體的變化。 27 歲時對 30 歲的看法有點心理上的期待(而非生理),比方說有些時候看到 20 出頭的有些中二行逕,就會覺得「啊我們快 30 的才不會這樣」、「小屁孩嘛這是」;可是真正要接近 30 的時候,那種像是危機感或是里程碑的心情倒是很慢性,不太可能出現那種到了 30 歲生日這天大喊「啊我真的 30 了!」的感慨。

我常想這是為什麼,後來覺得一方面是滿 20 的時候可能已經喊過「啊 20 歲了!」,而且之後覺得這樣其實有點中二;但最準確而誠實的,應該還是過了 30 之後,身體會自己告訴我。

生理上恍然大悟之後,心理上的改變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

本文建議搭配:
Mr. Children - Youthful Days
 *本文同步刊登於個人 Facebook 與 tumblr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運動 人生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頭腦體操之時空膠囊
認識多年的好友陳潁,最近發行了個人第一張 EP【頭腦體操】,CD 一打開發現是一個 Time Machine。認識陳潁是在輔大 DJ 社的時候,算起來大概是 11 年前。那時候我正是收集 Drum & Bass 與 Breakbeat 黑膠的瘋狂期,從陳潁那邊聽到不少 Abrstract Hip-Hop 與 Downtempo 的好貨;這些類型即便今日都還是在台灣舞池裡載浮載沈,而十多年前的愛好者們或許也因此更容易惺惺相惜吧。與我比起來,陳潁的話比較少,但是戳到點的時候就會打開了,加上興趣相同,還有一直以來印象很深的是,陳潁這個人從頭到腳都有一種素淨的感覺,所以跟他相處對於我這個處女座 A 型來說其實相當舒服。(自己這樣評價希望當事人不會介意啊哈哈)在輔大 DJ 社認識了不少音樂朋友,如果沒記錯的話,兩位在【頭腦體操】中單曲〈歡迎光臨〉跨刀的大大:參劈小個與好友皮革,就是那時候認識的。當時我們有一場社課,邀請了當時還在經營台北黑膠傳奇店家「大計劃唱片行」、也是饒舌圈史料級前輩的小個老師來當客座講師。你可以想像,在大學生的認知裡面,「DJ」、「黑膠」、「Hip-Hop」加起來,大概就是等同於無止盡的刮碟(scratch),也因此那時候我們社團幹部們的想法,就是希望以長期致力於文化面的小個,能在「饒舌音樂」的本質上給予社員們不一樣的觀念。現在有點印象模糊了,但我依稀記得站在兩台唱盤前的小個,透過他帶來的唱片,將饒舌音樂的發展歷程娓娓道來;我想那天對我這個原本對於 Hip-Hop 不算死忠的人來說真的獲得很多,若是有社員到此刻回想起來能夠對自己造成影響那就更好了。因帥而生的皮革應該也是在那個時候透過陳潁認識的。說起來實在有點失禮,因為認識之後一開始都沒有經常聯絡,以致於後來有段時間我都忘記了皮革的名字,還經常會以「陳潁(或林美花;好好聽星球創辦人)的朋友」跟友人提到他。多年(甚至可說是近年)下來漸漸真正認識才明白,原來皮革在很多時候的直率背後,其實真的很細膩。我也好喜歡皮革那種專注於一件自己熱愛的事然後火力全開的感覺,就像是他會單純地喜歡少女時代,或是在好好聽星球的派對上,因酒精濃度上升而成為風靡全場的 MC。很多時候我都會覺得:真想早點認識皮革這個傢伙。EP 後半還有傳說中的老趙獻上自白曲〈趙子儀〉。我個人沒有真正認識 Hip-Hop 神人老趙,但是曾在黑膠唱片行、以及一些 Hip-Hop 派對裡見過他高瘦而低調的身影。我很高興能夠在這曲以他本人為名的作品中再度見到他,每當能聽見如此誠懇而真實的創作時,往往讓我覺得如果日後真正成為了朋友應該會是很棒的一件事。這首歌裡還有著來自參劈老莫的強大奧援,看見老莫的名字就等同於再開了一條時光交流道,一下子國中時補習的黑板、以前在滾石作為參劈發片宣傳的通告,還有去年專訪老莫時聊聊爸爸經的場景都掠過腦海。一連幾首舞曲節奏,想起開始接觸派對到現在,從小到大一直與美術課程絕緣的我,實在是無比羨慕那些可以自行設計的人才。於是自己第一次嘗試辦活動的一場小小的 Breaks 系派對、當年在 PARTYROOM 某次的萬聖節 Mixtape 封面,以及邀請 Steve Aoki 來台的 DANCE ROCK TAIPEI 處女場 DM,這些視覺都麻煩了陳潁來操刀;甚至,去年初準備成立自己的品牌之前,也因為陳潁而介紹了小凌、阿寶等 DeMarcoLab / Lab Taipei 團隊的好友,在過程中幫了非常大的忙(我真的非常感謝)。但是,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太確定我是不是不擅長經營人際關係,也因此很多時候我很害怕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幫忙;只是陳潁給我的感覺有些不同,有點像是因著信任與認同而存在的一種「好啊,ok」的連結。這次一聽他說要發 EP,我就直接請他到時候出貨給我,雖然他說「你還是先聽聽看啊哈哈」,但我心裡面只覺得「你的東西在我這邊一定會適合啊」。【頭腦體操】裡七首歌都是不同的類型,而合作的對象更不僅僅是驚喜,對我來說好像一個埋在輔大校園裡的時光膠囊,打開之後可以好好檢視一下,這些年來自己交了哪些朋友、做了哪些事、走了哪些路,一路上又聽了哪些音樂。而這麼多年之後,對於自己能夠成為這些朋友的粉絲,實在感到萬分榮幸呢。陳 潁 Chen Yinn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chenyinntpc本文建議搭配:陳潁 Chen Yinn feat. 趙先生 Mr. Chao【趙子儀 Zhao Zi 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