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職人企劃 - 呂俊逸, 老車翻新達人

呂俊逸 Chun-Yi Lu
1984-01-13, 三重
老車翻新達人

職人也是執人,往往一個興趣的使然,而成就了職人們一輩子的驕傲,從網路上大海撈針的零件收尋,到自行設計開模生產,這樣的執念都是為了重現老車的瀟灑風采。不論那些老車經歷幾位車主、缺了哪些零件、受過什麼風霜、亦或是無法再次的暢快奔馳,在俊逸哥的妙手與堅持下,每部經手的古董機車,也就這樣甦醒了過來,彷彿我們也跟著穿越時空回到了過去。
1.在什麼起源下開始接觸古董機車

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在家裡附近發現一台外型相當老式的摩托車,它的鑰匙孔竟然是在大燈罩上面!這完全激發了我的興趣,馬上就去搜尋這一台車的資料.才知道是Kawasaki B1。於是從那時候開始不可自拔的投入老摩托車的世界,舉凡老摩托車的相關資訊,年份、廠牌、與零件的取得和整理的注意事項,就這樣埋下了與老車的緣分。
2.目前遇到最棘手的一台車

目前最棘手的摩托車是1959年的川崎明發工業KB-5型,因為我把這個車的型號打到eBay跟日本奇摩拍賣只找的到一張傳單;這台車的零件取得非常困難,只能自行找工廠製造,日本車的零件幾乎都是當時生產的庫存品,相反德國車的零件雖然單價比較高但現在都還有生產,不過這也就是整理老車迷人的地方吧!整天都在網路上找零件,尋寶的過程挖到寶的那種快樂,我想這也是很多古董玩家極大的樂趣之一吧!(笑)
3.為什麼如此鍾愛Kawasaki和BMW的車系

因為Kawasaki是我人生第一台的摩托車,而BMW是我父親擁有的R69,我幫他做這台車的翻新後越來越了解這一台車,該說是一見鍾情嗎?哈哈!自己也就投入了這兩廠牌的世界裡面,再加上Kawasaki當初與英國BSA有合作,所以Kawasaki帶一點歐洲車的風味讓我更加喜歡。
4.在還原古董機車的過程裡,獲得了什麼樣的人生啟發

翻新古董車對於我的人生啟發簡單來說就是專注、堅持、一心一意;比如噴沙板金烤漆電鍍等等的加工一定要一次到位。如果用隨便的態度草率帶過,之後就必須用雙倍的精神來彌補。所以在人生方面,每一個階段我都會把自己做好,在走到下一個階段,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是表面看起來光鮮亮麗就是好的,不論達成了多少目標都不要成為一個金玉其外 , 敗絮其中的人;做人、做事以及自我的要求也是如此,時間能證明一切。
5.接下來最想要完成哪一台古董車,為什麼

接下來想要完成的古董車是BMW R25/3,這台車是我去年從日本進口的,車子狀況非常好!而且現在台灣這台車的數量非常少,我想用今年保時捷的石墨藍來呈現這一台車,年份是1956且又傳動軸外露,整理起來一定很吸睛啊!
6.除了玩車之外,平常的休閒

我開了一間咖啡廳叫老玩童,很多車友會來找我聊天,大家一起約在這裡聚會這讓我的工作也變得很輕鬆愉快。把興趣、生活融入生活果然是很快樂的事,我也很喜歡去各個咖啡廳吃吃看別人的餐點,與喝喝看他們的咖啡看自己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或是在老玩童射箭、整理花花草草的,也歡迎各位車友可以來老玩童逛逛。
7.在穿著品味方面,有什麼要求

我並非盲目的跟從潮流,而是照著自己的想法、喜好或是當天的心情選擇今天的穿著,在這快時尚迅速氾濫的時代你永遠都跟不上也跟不完的,而且為什麼要跟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氣質與想法,隨著自己的喜好與想法去穿搭是令我最舒服的方式。

8.關於Dickies的看法

Dickies是我喜歡的眾多品牌裡,我最多的衣服,價格不但親民,最重要的是工裝的設計皆符合了工作職人與騎士的需求,因為他的簡單可以簡單融入各式風格穿搭裡面,也因為他耐磨耐操的特質很適合陪著我上山下海的,而且穿起來很輕鬆自在的美式風格。

圖片出處 / RobinSerious

tag / #dickiestaiwan #bmw #kawasaki


have7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Dickies Taiwa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魚是死是活是真是假一點也不重要
邱琳窈個展@mad L即日起至8/24週末晚間近八點,沿著捷運萬隆站二號出口右手邊陰暗防火巷,穿越巷內人家在水管上懸吊的蕾絲內衣花邊內褲,小心腳步躲過地上一灘灘積水,注意頭頂不時滴落的冷氣管排水或屋簷殘留雨水,終於來到大樓正前方是手機店正後方卻是另類藝術空間的mad L。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出身,後來開始從事多媒材創作的年輕藝術家邱琳窈(b. 1986),首次在mad L舉辦個展。推開玻璃門首先撞進眼簾的是一座魚缸,稀奇的不是魚缸,是裡頭以360度快速翻滾旋轉的魚。「這魚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問朋友。「應該是假的。」她說。我們把臉貼近玻璃觀察,那魚鱗呈現腐敗的死灰粉紅。「應該是『真的死魚』。」我們得出結論。魚缸裡有小小馬達,拚命運作鼓動水流,讓死魚以一種歡欣鼓舞歇斯底里的姿態翻滾,彷彿活著。空間的角落有一方土,沒有森林或草地的氣息,看起來像土,卻沒有真實氣味。側耳聽,有人聲;再細聽,是某種歡呼。深埋在土裡的歡呼,像悶住的窒息,這些人是誰?在歡慶什麼?不得而知。爬上小小水泥階梯,一邊往頂樓,卻被封住,沒有出路(朋友對這樣有路出不得的概念特別驚恐);一邊通到二樓空間,一面白牆投影邱琳窈的錄像作品。畫面中她將生肉一片片、一塊塊以訂書針固定於一方畫布,「她不會要生吃這些肉吧?」我在心裡默默覺得作嘔。然後她將「畫作」丟進鍋裡烹煮(謝天謝地不用看她生吃動物肉),漸漸地肉從粉紅色變成淡灰色,熟了。她坐在餐桌前,張嘴,冷靜一口一口一口一口用牙齒撕咬著畫布上的肉,吞下。在藝術家自述中,邱琳窈說:「Be an artwork. Don't be an artist.」作品被吞嚥,進入她的食道與胃,消失在視線可及處;作品因此從物質化作生命了嗎?那她成了作品還是藝術家?正對著投影牆的是一個細細狹長空間,探頭只見一台小電視機與一塊長方形水泥。伸手觸摸感覺水泥的冰涼以及無生命感。迷你的電視螢幕上播放著水泥塊的前生:一支生雞腿,一個透明容器,水泥粉,水,邱琳窈將所有元素混合攪和催生觀者面前的水泥塊。「究竟裡頭有沒有一支雞腿?」是任誰也無法確知的疑問,除了藝術家本人。「一個東西會腐壞,是因為它跟空氣中的氧結合後而慢慢腐爛,但是若讓時間暫停在一個點上,這東西是可以保持在那個時間點上的狀態而不變動的。」展覽介紹這麼寫著。邱琳窈對於物質與生命的好奇與探究,展現在以疾速水流驅動魚屍的野心,或以水泥保鮮生雞腿的賢慧。然而儘管在作品裡她如何試圖「使生命物質化、使物質生命化」,整個展覽卻聞起來類似死亡,冷冷的涼涼的無臭無香,正像那方埋著歡呼人聲的土。想為邱琳窈拍手,掌聲卻悶在心裡播放不出來。在展覽結束以前,找時間和邱琳窈一起做「感官化石」或是聽她在閉幕座談上聊聊創作。活動一:藝術家工作坊「感官化石」8/23 (Sat.) 1:30 p.m. / 3:00 p.m.(課程約60分鐘)與藝術家邱琳窈一同把昨日物品與今日的自身感受放入石膏中,成為明日的形狀。它們將永遠留在這一塊DNA感官化石中,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著。* 注意:請參加者準備一個或一些「跟自身有關的小物品(全部尺寸總共為5 平方公分左右)」* 注意:這些物品,你將再也無法用你的感官去觀看、感受、觸摸、聆聽、嗅聞它們,但是它們會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著。活動二:閉幕座談8/24 (Sun.) 2:30 p.m.座談主題:可變與不可變主持:楊詩涵與談:嚴仲唐、邱琳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