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戲劇】眾聲喧嘩的解與不解-狂想劇場《解》

早在觀賞狂想劇場《解》的讀劇演出時,就對於此劇本感到印象深刻,沉重的社會寫實題材,質量高又濃烈的語言若要搬上舞台完整呈現,不管是對演出者或是觀眾都會是一場需要耐心的持久考驗。

上周看了在竹圍工作室的演出後,整場像是被帶入了一場混亂的心理戰爭或是故意惡搞的遊戲,這種後現代的文本非常適合實驗劇場來大作文章,有了演員的走位姿態比起讀劇當然是活潑多了,看著一群演員正合力演著關於一個人的獨腳戲,眾聲喧嘩又是應聲又是回聲,充滿了各種精神官能症的語言糾結又拉扯,實在能感到演員的聲嘶力竭,很是疲憊,緊扣著主題《解》,被解構的殺人動機,動輒得咎,著實難解呀!

《解》劇本題材來自於日本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但整齣戲並非與這事件直接相關,或者只能說完全在描繪殺人犯的意志或是心理狀態,不管是工作、情感、家庭、還是他個人,皆以各種生活面向來探索一個殺人犯的可能動機,主角小智就是異常孤獨的人,也是個非典型的宅男,內心空虛著自卑又自溺,掙扎著求索任何的情感寄託但又找不到出口可宣洩。

身邊的人有時扮演著網路留言板的酸民、有時又是現實生活的人,有時給予支持,有時則殘酷的語言罷凌,小智始終活在自己想像的世界,那些拼貼的語言、反覆再現,迴盪場內,機械性或者誇張的動作、跳接的場景,句句表現出人類內心情感的複雜性。


演員各各充滿生命力,從觀眾席前後出聲、走向舞台又圍繞在我們身邊,就是我們身邊的一般人,他們有時是鮮明的個體,有時又是集體無意識,每場像電影蒙太奇的手法似乎沒特別連貫性,但又透露某些關聯性,不管是描繪高壓失溫的家庭背景、工作的虛假與現實(偶爾還要勵志的彈唱一曲XD),還是對愛情的渴望與自卑,每一種生活的面向的揭示,彷彿都在層層堆疊著一個人孤獨的處境, 並且永無止境的漫長。

 
簡單而充滿意象的舞台設計是狂想劇場一貫的美學風格,觀眾面向舞台同時也面向另一頭觀眾,這種互為背景的觀眾席設計,我們也被觀看著並一起加入這場遊戲(看到對面的觀眾睡著又被嚇醒也很有趣XD)。

前後牆投影著每日流逝的每分每秒,有時是生活的殘影(超商?)、或者是想像的卡漫偶像(凌波零?),這些彷彿都是資本主義下機械性生活的隱喻,正如劇本語言「時間像是一台巨大的耕作機終於把我輾壓成,我想要的那個形狀——」

是什麼形狀?最後小智還是被自己內心的多重聲音擠壓的喘不過氣,那些龜爬在他身上的人與他結合的扭曲著,或者成為他身上的毒瘤膨脹著......而他還在掙扎著,「我不是你的傀儡」....

其實不記得他被一群人爭相在身上鼓吹的氣球是否破裂了,或者他在崩潰的那一聲後是否掙脫了,那漫長又充滿張力拉扯的下半場,最後也就這樣黯然止息了,這場戲彷彿同時被解構了,也留下了難解的落幕。


演出時間
2015/11/26〈四〉19:30
2015/11/27〈五〉19:30
2015/11/28〈六〉14:30
2015/11/28〈六〉19:30
2015/11/29〈日〉14:30
演出地點 :竹圍工作室 (新北市淡水區中正東路二段88巷39號)

圖片出處 / 狂想劇場

tag /


畢業於藝術研究所,熱愛生活,經營藝文平台,每天都在體驗不同的藝術形式。將藝文推廣視為一生志業。 如果說生命是一場無法回頭的旅程,我會記得撿拾生活的美好片段,積累成終點的美景。

have5nice give2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ueHan Chang'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展覽】創作像海洋,愛你像光—藝術界戀人在寶藏巖光節以愛發光
文 / 王三寶藏巖,傍著觀音山蓋起的歷史聚落,位處兩個城市的縫隙,既屬於台北卻又不那麼台北。6、70年代,社會底層的人們聚集在這,他們蓋起蜿蜒錯綜的違章建築,房舍就如同他們的生活一樣複雜。21世紀開始,隨著都市發展,在台北市文化局的安排下,聚落轉型為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大部份居民選擇搬遷,只剩下少數幾戶仍居住在這。獨特的背景與屋舍結構,使寶藏巖的存在便是一齣活生生的城市發展史,吸引著許多藝術家前來此地創作,而無數的藝文活動也在此展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