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永遠的光之美少女-滿島光


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1985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斯女神。

光妹,對於一個年過三十的人來說,這樣的稱呼似乎有點害羞,然而天生的童顏加上完美側臉,滿島光的搞怪個性,意外地與平易近人接軌,像極了日常中住在隔壁,調皮的鄰家小妹妹。

作為四大繆斯女神中,唯一偶像出身、演員成名的滿島光,她的成功似乎也成了昭和時代出道,擺脫偶像歌手包袱,轉型成實力派演員的中生代代表。如果說廣末涼子是20世紀最後一位美少女,那麼滿島光就是最後一位偶像出生的實力派演員。


10歲時被朋友拉去參加「安室奈美惠 with Super Monkey's」徵選,唱著安室的Chase the chance,進入沖繩演藝學校。只是,滿島光並沒有成為第二個歌姬,當年那首Chase the chance,似乎也預言了她的演藝之路。

「雖然唱歌跳舞的生活很開心,但是我不能唱喜歡的歌、穿自己想穿的衣服嗎?」或許是沖繩之女的天性使然,滿島光不願被束縛的奔放,其實一點也不適合成為聚光燈下的偶像。從一開始被友人半推半就參賽,再到誤打誤撞下成為偶像,17歲時歷經所屬的團體解散後,滿島光迎來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對當時的社長說,「我想成為演員,雖然我沒有胸(mune),但我有夢想(yume)。」果然,即便生氣時還能用諧音搞笑,這的確很符合滿島光的個性。

在正式成為演員的空窗與低潮期,其實是《重慶森林》闖進夢境的王菲,著實地將滿島光拉回夢想之外的真實,這是她第一次在別人的表演中看到音樂的存在,抱持著「我想用這種感覺演電影」的態度,倒也就此奠定滿島光演戲時,有如音樂在流動的靈動感。2014年被以每15年一次,日本歷史最悠久的電影旬報選為「日本電影史上100位女演員榜」第15位。

《愛的曝光》劇照

時至今日,滿島光早已成為觀眾心中教母等級的演員,作為不正常界的個性派女優,一開始賦予她神力的恩人,是被譽為鬼才導演的園子溫。2009年《愛的曝光》演活缺乏親情的叛逆少女,在狂暴與激昂中尋找純愛的真諦,「大人們拼命地把我的外殼剝開,而我則是抱著明天會死的心情活在當下,第二天起床發現自己還活著,拍攝期間每天都是這樣,《愛的曝光》讓我獲得重生。」2009年,是瑪莉亞誕生元年,滿島光演技顯靈的一年。

《愛的曝光》劇照

不同於安藤櫻、宮崎葵、蒼井優其他三位繆斯的順遂之路,一路從配角慢慢往上爬的滿島光,從吉田大八的《結婚詐欺師》再到李相日的《惡人》,比起外表,許多人先注意到的,一直都是滿島光的演技。

以天生的自然光為主,加上後天的人造光為輔,這也是為何滿島光能持續發光發熱的原因。驚人的爆發力佐以細膩的表情,圈粉的對象不光是粉絲,就連業界的導演與編劇皆成為教徒,相繼為滿島光量身打造劇本。當亮度被調高之後,滿島光不再只是海報一隅的小配角,而是照亮影視圈的繆斯女神。

《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劇照


雖然憑藉電視劇《桃花期》拿下人生第一個電視劇女配角獎,卻抱著演出電視劇,是否會讓人無法認真省視自己的演技而躊躇不前。數度拒絕編劇坂元裕二提出《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邀約,直到對方直接登門拜訪,說著「除了妳來演之外,我心中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就此開啟坂元裕二X滿島光,創造神劇之路。有趣的是,不同編劇看滿島光,卻得到180度截然不同的反差。

坂元裕二筆下的滿島光,是在逆境中展現堅忍不拔的女性;宮藤官九郎筆下的光妹,則是脫力系(無厘頭)抖S,雖然內心依然是小女人一枚。或許,在滿島光人格分裂之前,觀眾會先精神錯亂,左看是《我的超人媽媽》,右看則是《對不起!青春》,套用蘇東坡的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便足以解釋滿島光變化莫測的演技。

《桃花期》劇照
《我的超人媽媽》劇照
《對不起!青春》劇照
2017年與MONDO GROSSO 合作的《迷宮》,一鏡到底迷幻曲風與穿梭雨後香港的現代舞風,這是滿島光首次以歌手的身份擔任主唱,但其實她早已在各大作品中,多次展現驚人唱功,沒有難不了滿島光的曲風,只有餘音繞樑的感動。不輸給實力派歌手的唱腔,更在表演中展現與音樂隨之起舞的律動感。

回顧滿島光一路走來的戲路,她是全日本最不幸的美少女、首屈一指的苦情女,從貧困的單親媽媽再到愛上有夫之婦的癡情女,堪稱幾乎不曾在作品中談一場正常戀愛的演戲坎坷史。這反而造就滿島光不同於常人的哭戲,是有如黑洞般將一切捲入而盡,再一次將能量釋放的爆發力。

《海邊的生與死》劇照
開朗且不做作的個性,是男女通殺的佼佼者,以及長短髮兩相宜的完美駕馭,滿島光就像一隻貓,時常活在自己的次元,而被電影製片要求「最好別讓她上綜藝」,但是擁有強烈好奇心的滿島貓,不斷突破自我的格局,越跳越高,總是能令人發現她可愛的另一面。
不管是《四重奏》慵懶且隨意的小雀;《愚行錄》令人震懾的監獄獨白;甚至在《海邊的生與死》寬衣解帶、上半身全裸;《監獄公主》壁咚大媽的女獄警。當年,沒有放棄成為演員的夢想,不斷Chase the Chance的滿島光,早已成為觀眾心中永遠的光之美少女。

圖片出處 / 劇照 , 劇照 , 劇照 , 劇照

tag / 日本影視 電影 演員 滿島光 東京國際影展 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 at 北師美術館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