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哥吉拉 x 超人力霸王:東寶與円谷的恩怨情仇

三不五時就會翻找一下特攝片資料,這次提出的疑問是:地表最強的怪獸:【哥吉拉】(ゴジラ / Godzilla),與巨大外星英雄:【超人力霸王】(ウルトラマン / Ultraman)的對決,究竟會是怎麼樣呢?

很可惜,因為一些緣故,這個對決至今仍然沒有出現過。

【哥吉拉】首先於 1954 年在東寶映畫公司登場,而【超人力霸王】則是日本特攝片權威円谷製作公司,在 1966 年推出的特攝電視劇。在 80 年代初之後漸行漸遠的東寶與円谷,其實早期有著不錯的合作關係,除了 1968~1992 年間長期持有円谷股份,東寶特攝片也一直交由円谷出身的特攝監督名將。包括在日本有著崇高地位的創辦人円谷英二、旗下愛將有川貞昌,以及 80 年代後重振哥吉拉系列聲勢的中野昭慶,三人相繼擔任當時東寶的前三代特攝監督。

有著早期的情誼,這個合作其實不是沒有機會出現,只是沒能來得及。

円谷自製的【超人力霸王】在 TBS 開始走紅之後,東寶與円谷便開始討論讓超人力霸王與哥吉拉一起在大銀幕登場的可能性,然而沒有人料到的是,円谷英二監督卻於 1969 年底累倒住院,隔年一月病逝。「老爹(オヤジ、円谷英二的暱稱)都不在了,留在東寶也沒有意義。」留下這段辭職感言的是時任東寶第二代特攝監督的有川貞昌,不難想像在這個時候,的確不可能去思考兩大角色合作的可能性。同時間,因為家用電視機普及而造成的「(日本)國片夕陽期(邦画の斜陽)」開始,1973、1975 連續兩部哥吉拉作品票房創下歷史新低,因而東寶決定暫停推出哥吉拉系列,同時對特攝片的預算也大幅刪減,直到 1984 年這怪獸之王才再度現身。

於此同時,【超人力霸王】透過 TBS 大受歡迎而催生了電影劇場版,雖然東寶曾出資拍攝【超人力霸王】1967 年的第一部劇場版,但是不比當年的此刻東寶亦自身難保,円谷也只好另尋伯樂,只是沒想到合作夥伴換成了東寶的死對頭:松竹映畫公司。1979 年円谷與松竹一口氣推出三部劇場版,其中有兩部都是以電視版重新編輯上映,如此省錢的方式卻獲得了極大的票房成功,在這之後,據聞東寶遣人送了「鹽」到松竹,對此一般有兩種解讀:一是傳統的撒鹽鄙視之意,二則意味著「松竹拿走了東寶的恩惠」。從這時開始到 1992 年円谷第三代社長円谷皐買回東寶持股為止,東寶不再對円谷的製作預算挹注資金,合作也越來越少。此時東寶的特攝技術在過去與円谷的合作下早已成熟,而 1971 年接任的第三代東寶特攝監督中野昭慶,之後也為東寶開創了平成年代的特攝復興時期。

如果你 google 一下,也可能會找到一個影片:一段超人力霸王跟一隻有點像哥吉拉的怪獸打架的影片。其實這是 1966 年,【超人力霸王】電視劇第 10 集〈謎樣恐龍基地〉裡所出現的,一隻名為「吉拉斯(ジラース)」的怪獸。 
當時超人力霸王的劇組人員,在東寶特攝庫房看到了哥吉拉的裝扮道具,便向哥吉拉的劇組提議「借來客串一下」,東寶方面認為並無不可,只是為了不要讓道具損傷,讓超人力霸王劇組在哥吉拉表面另加上了不一樣的顏色塗裝。

吉拉斯是一隻頸部有傘狀皺摺、類似雙脊龍的怪獸,而最後在與超人力霸王決戰時,頸部的皺褶被撕裂而痛苦不堪,傷口也清晰可見;這樣的設定,其實是因為吉拉斯的頭與身體,原本就是分開的。每一部哥吉拉的道具都不盡相同,而東寶出借給劇組的吉拉斯,頭部是【怪獸大戰爭】(1966)時使用的,身體則是拍攝【魔斯拉對哥吉拉】(1964)所製作的。吉拉斯的聲音也與哥吉拉有些相似,那是因為它正是將哥吉拉的叫聲稍稍快轉變調而成。


本文建議搭配:
【超人力霸王】初代主題曲 
  *本文同步刊登於個人 Facebook 與 tumblr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電影 哥吉拉 超人力霸王 特攝 80年代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不在舞池裡的 DJ
2010 年於東京短暫居住了一段時間,而去過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路上行走或搭乘電車時,你會看到非常多人是戴著耳機的,無論上班族、學生、主婦,還有不少的老先生老太太,一上電車就將 Mp3 拿出來聽。不管是耳罩式、耳塞式,只要戴上隨身聽就好像一種魔力,一如穿上金鐘罩那樣的安心,知道路途上不會無聊了;而我也經常認為,或許是因為全日本人口的血型,A 型就佔了 40%,因此多數人除了不想被打擾,也更不希望打擾到別人,於是就用這樣簡單的方式將自己隔絕起來吧。結果,同為 A 型的我,竟為各個不同的步行目的與地點,挑選了不同的專輯或是播放清單。當時因為每天通勤至位在秋葉原的語言學校,落腳處於是選在同樣位於 JR 中央線上的中野。中野的位置算是相當理想,東鄰新宿,往西過去一點就是吉祥寺,生活機能也相當便利,雖然從車站步行回家需要大約 15 分鐘,但沿著整條中野通,一路上該有的都有,包括 UNIQLO、青書店、松屋、山頭火拉麵、唐吉軻德量販店…以及,沿街佇立的櫻花樹;在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晚春開滿櫻花,這 15 分鐘往往走的愜意,因而在上學前往車站的路上,經常聽的是像 2009 年終首選 Caribou【Swim】這樣的輕盈 Synth-Pop,開啓一天的好心情,搭上櫻吹雪就實在是太棒了;但,要是一早起來天候不佳,像是吸了水的海綿,那像 Down Tempo 名人 Bonobo【Black Sands】這類的緩碎拍可以乾燥一些,出門看到遍地溼透的落英,你真的不會有悶溼煩躁的感覺。中野到秋葉原只需搭中央線即可。走東西向的中央線,沿途景色像是雕琢過的,再加上路線筆直、列車不易劇烈搖晃,只需靠窗站著、戴上耳機,一切萬事美好。只是經中央線到秋葉原僅約 11 分鐘的路程經常不夠享受,如果想要悠哉一點的話,就可以搭乘總武線—總武線就像是中央線的慢速版,中央線停大站,總武線每站都停。這樣,30 分鐘左右的車程加上步行 15 分鐘到學校,再適合 DJ-Mix 不過了。只是,優秀的 DJ Mix 專輯不易購買,除了從台灣帶去的【Bugged Out: Brodinski】一直深愛著,其他時候多半是鎖定 BBC Radio 1 Essential Mix,包括「巴西版 Daft Punk」 The Twelves 以及葡萄牙「Kuduro 王者」Bureka Som Sistema 等等(這些稱號都是 Pete Tong 在介紹時這樣稱他們的)。舞曲的 Groove、電車疾走的未知感、被窗櫺給切割成像膠卷的風景…如果這不叫做渾然天成,那就是 Star Guitar 的錯了吧。下了課,即便聽完比較長的 DJ-Mix 也已差不多離開上野、秋葉原一帶了。回到西東京,最常去的便是澀谷。雖然留學生是沒有太多錢可血拼,但澀谷的豐富色彩其實就是最超值的風向球。最愛路線:從八公口一出來,右側直上 Parco 百貨群以及東京舞曲發信地 GAN-BAN 岩盤唱片所在的神南,再往北便可沿明治通一路抵達表參道;一路色彩鮮艷,搭配 Kitsune 系列合輯,或是 Friendly Fires、Two Door Cinema Club 這類青春無敵的跳舞樂隊最為適合。週末派對夜晚再度直抵澀谷,一樣從八公口開始,就讓自己被「109」的大看板吸過去,到岔路前記得左轉,就會慢慢逼近 Womb、Asia 等知名 Club 隱身的道玄坂;冒險夜晚的路上,總聽著當晚將要上陣藝人的作品暖身。而周休假日如果要在市區漫步,也可以從澀谷開始:自東口右轉,沿明治通直行即可抵達代官山,接著更可閒晃到中目黑或惠比壽,看起來就是一個「軟性時尚」的標準路線;但那時或許是太想回台灣了,竟然經常以 The XX 的同名專輯,以及 Danger Mouse & Sparkle Horse 那張星光熠熠卻灰暗到結束生命的 Dark Night of the Soul 當作這段 Walking 的背景音樂。就這樣過了半年,「以場地、路線、人員、天氣、時間…等因素加總後,來挑選要聽的音樂」這件事已成習慣,因此後來在回台灣之後籌備婚禮時,婚禮的音樂也是像這樣的邏輯在思考著。其實在這件事情上,我個人還能得到蠻大的成就感的(笑),不是說挑的好不好、酷不酷,而是那個過程中,構思、想像,與播放出來的過程跟效果,我自己是享受著的。或許 DJ 應該做的就是這些事吧?「思考並完成分享一段音樂的過程。」(原文刊載於 HINOTER 映樂誌 45 - 2011 夏季號,2014.11 修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