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壘打牆鋪設緩衝墊的開始:佐野仙好事件

偶爾會看到棒球比賽裡,選手拼命追球的過程中與隊友或場地護欄相撞,傷害真的很大,相信上季初西岡剛與福留孝介的嚴重相撞意外,很多球迷還餘悸猶存。事實上在過去全壘打牆未鋪設防撞護墊的時期,面對水泥建造的全壘打牆,外野手拼美技的同時也是在跟生命做挑戰。日本雖然棒球發展相當早,但全壘打牆設置防撞護墊卻是在 70 年代晚期的事,原因是來自於當時阪神虎隊外野手佐野仙好的一次嚴重意外。

1977 年 4 月 29 日,阪神與大洋鯨隊(現橫濱 DeNA 海灣星隊)於川崎球場交戰,九局下半由 6:7 落後的大洋進攻,在一出局一壘有人的情況下,清水透擊出左外野的深遠飛球。由於戰況關鍵,鎮守左外野的佐野仙好拼命追球,並在全壘打牆前展現接殺美技,然而球落入手套的瞬間,剎車不及的佐野在全速衝刺的情況下,硬生生以頭部撞上水泥製成的全壘打牆,當場昏迷不醒,而手套裡的球並未落出。左線審田中俊幸高舉右手宣判接殺出局,而追上去查看佐野狀況的阪神中外野手池邊巖卻是嚇出冷汗:「他(佐野)完全翻白眼,嘴角吐氣冒出的是血色泡沫。」這裡先告知大家,佐野在緊急送醫之後診斷出頭蓋骨凹陷骨折以及腦部挫傷,但靠著堅強意志力度過一星期的危險期,日後重返球場後並相當活躍,曾於 1981 年拿下中央聯盟勝利打點王,目前擔任阪神虎隊球探總監。因為這個嚴重事件,日職兩聯盟將球場全壘打牆全部鋪上橡膠緩衝墊,日後這樣的防護措施也逐漸成為今日正規棒球場的標準配備。

這裡回到事發的場上。當時池邊巖中外野手與田中裁判一同比出急需擔架的手勢,而阪神的休息區見狀,全部人員一同奔向左外野查看,在常理判斷下,發生失去意識的重傷應為比賽暫停狀況,然而敵隊大洋卻不這麼認為。在阪神板凳區清空、全員齊奔外野的狀態下,大洋休息區的教練向一壘跑者野口善男傳達起跑指示,於是在飛球被接殺後踏回一壘壘包的野口,開始衝向二壘、三壘,當然,最後在全場一片混亂毫無防守的情況下直奔本壘,拿下追平分。 
佐野送醫後,阪神監督吉田義男立刻提出嚴正抗議,包括「發生需要暫停比賽的突發事件,得分不該被承認」,也質疑左線審田中在這樣的時刻未宣告暫停:「當時不但緊急抬出擔架,場上不只一名裁判都過去查看了,這樣難道還不是暫停嗎」,而裁判引用規則時則認定,「守備方的選手受傷當下無法宣告比賽暫停」(註:此為正常棒球規則,以防守備方作弊,如攻方可攻佔下兩個(或三個)壘包時,有時候在停止球情況下須返回原壘或僅多攻佔一個壘包)。與裁判們僵持不下的吉田監督,最後獲得聯盟同意另開上訴會議才讓比賽進行,而因為時間關係,比賽最後以 7:7 和局收場。

5 月 12 日,聯盟針對該賽事召開考察委員會,而阪神方面以「這個狀況並不適用於原有棒球規則之規定」為訴求。然而裁判組與聯盟方面引據當時的日本棒球規則裡關於突發狀況暫停條目,判定當時裁判處置並未不正確:

【公認野球規則】5.10(c 項):「選手因突發事故不能進行比賽時,非主審以外裁判不能自行宣布比賽暫停。」5.10(h 項):「一個『PLAY』進行中時,不得宣判比賽暫停。」5.10(c 項備註):「全壘打或觸身球等,具備一個(含以上)安全上壘權的擊球跑壘員或跑壘員,如果發生事故無法繼續比賽,可暫停並更換代跑。」也就是說,針對當時現有規則以「攻擊方」為主的設定,身為守備方的阪神並不能在此時暫停,以條文上來說裁判並無處置不當。不過,佐野事件的確點出了規則的死板與不足,因此同年 8 月 1 日日本野球規則委員會特別召開會議,新增了「選手發生關乎性命安危的重大意外時,各裁判員有視情況宣布比賽暫停的權力」這樣的條文。

而當時大洋跑者野口「偷吃步」跑回的這一分,在記錄上又該如何交代呢?一開始聯盟記錄員藤森清志引據正常規則判斷「佐野接殺後未進行傳球動作」,將此一失分原由記載為佐野的守備失誤,但在事後藤森自行訂正,改記錄為「野手選擇加上清水擊出的高飛犧牲打」。在無法宣告當時為比賽停止球的狀況下,必須在記錄上交代野口跑回的這一分,因而佐野事件不但改變了日職選手安全措施與規則條文,同時還造就了日本職棒史上目前唯一的「由一壘跑者回本壘的高飛犧牲打」。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運動 棒球 日本職棒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自言自語 30 歲
around 30,在日本以和製英語簡稱為アラサー,讀音大概像是「阿拉薩~」,也就是 around thirty 用日文發音念的簡稱。日本精確說來是指 27 歲以上 33 歲以下的族群,也有 25 歲至 35 歲(廣義)與 28 到 32(狹義)的說法,但基本上是以個人認知與感覺為主。90年代這個詞用於時尚業界,而真正公開使用是女性雜誌 GISELe 在 2006 年提出這個詞,到了 2008 年由天海祐希主演的「Around 40」日劇大紅,跟アラサー同樣邏輯而產生的劇名簡稱アラフォー也獲得當年的流行語大賞。而值得注意的是劇名副標題:「~注文の多いオンナたち~(要求特多的女人們)」,雖然這樣說但其實無貶義,指的是現代日本熟女跳脫過去為家庭、男人而活的價值觀,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與自我的思考。對我來說,過了 30 的最大體會是運動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知為什麼,以前夏天出門五分鐘就會滿頭大汗,30 歲後非但沒有,一到戶外就想趕快找有冷氣的地方鑽進去。慢慢地,身體開始怪怪的,都退伍了才發生心律不整,醫生說「不是先天也不是致命性的,你這是壓力太大又不運動」。之後回去打棒球,才發現運動時的流汗原來是這種感覺,什麼喝薏仁、黑咖啡消水腫都沒有流汗效果來得快;以前國高中打一整天球都毫無印象,而現在的每一次流汗都很珍貴,冒汗與擦汗的感覺都會記得好幾天,同時迫不及待等著下個打球日到來。今年也重新再打了大概 10 年沒認真打的籃球,比棒球更喘,流的汗更多,一樣痛快,差別在於以前做得到的拉杆與轉身,動作儘管勉強完成,人卻總是提前落地或是根本沒切到籃下…既然我的身體強度是這種等級,所以實在不喜歡打很硬的(籃球)、或是為了求勝找槍手(棒球)這種事。30 歲之後,離小時候成為職業選手的夢已經超過 20 年,在球場上取勝這樣的事不是說不能認真看待,而是還是要知道為了什麼而運動吧。打個假日乙組棒球聯盟,開開心心也好,認真練球也罷,能夠變強那是對自己目標的實踐,但是為了贏球找槍手(像是職業或甲組退下來的),那就別對「前」熱火三巨頭說三道四了;籃球報隊打一下三打三,大家素昧平生交個朋友,結果拐子幹來幹去、出手出腳,我又不是領幾千萬鎂再打季後賽,受個傷連上班都有問題,有病嗎這是。說起來,其實從 27 歲開始就應該會感覺到要 30 了;但我印象中好像其實還好,當然或許因為那些年根本沒在運動,所以沒有察覺身體的變化。 27 歲時對 30 歲的看法有點心理上的期待(而非生理),比方說有些時候看到 20 出頭的有些中二行逕,就會覺得「啊我們快 30 的才不會這樣」、「小屁孩嘛這是」;可是真正要接近 30 的時候,那種像是危機感或是里程碑的心情倒是很慢性,不太可能出現那種到了 30 歲生日這天大喊「啊我真的 30 了!」的感慨。我常想這是為什麼,後來覺得一方面是滿 20 的時候可能已經喊過「啊 20 歲了!」,而且之後覺得這樣其實有點中二;但最準確而誠實的,應該還是過了 30 之後,身體會自己告訴我。生理上恍然大悟之後,心理上的改變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本文建議搭配:Mr. Children - Youthful Day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