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他們的音樂殺死法西斯!The Radio Dept.《Running Out Of Love》

文/林貓王

The Radio Dept./Running Out Of Love
無線電站樂團/枯竭的愛

他們的音樂,殺死法西斯!
瑞典花草名團融入大量舞曲元素的野心突破作品
控訴川普與種族主義、鎮暴警察、自家唱片公司的反烏托邦專輯
我們的社會,真的是在進步嗎?當川普宣稱要築牆擋墨西哥人,當瑞典民主黨主張減少移民數量,當種族歧視成為主流民意,當操弄恐懼為求競選勝利。在這極端保守的暗流下,無線電站做出了一張絕望而憤怒的專輯,他們用〈Swedish Guns〉的彈殼槍聲,用〈We Got Game〉的鎮暴警察,提醒我們快要失去愛。
▼ 〈Swedish Guns〉
▼ 〈We Got Game〉
事實上,樂團差點解散。發行完好評不斷的《Clinging to a Scheme》隔年,鍵盤手 Daniel 出走,主唱 Johan 與貝斯手 Martin 兩人將所屬的廠牌 Labrador 告上法院,原因是當年受騙簽下等同賣身契的唱片合約。最終輸錢庭外和解,兩人氣到寫了〈Occupied〉罵老闆 Johan Angergård,形容他「宣稱自己喜愛 SarahRecords」(知名獨立廠牌)卻綁架別人的青春與自由。
因為合約還剩一張專輯得履行,他們決定仿效 Pet Shop Boys 僅有六首歌的舞曲專輯《Introspective》,打算隨便交差了事,但最後卻認真起來,型塑出《Running Out Of Love》的電子舞曲Dub風格。專輯封面照慣例採用人像,是小女孩背著一把槍,俄國社會寫實主義畫家 Gely Korzhev 的作品〈Before a Long Journey〉。
同時,他們深受底特律與芝加哥的Techno、House、Techno Pop 影響,比如Instinct〈A Groove〉,成了〈Occupied〉的主要節拍。〈We Got Game〉向八零電子團 Inner City 的單曲〈Good Life〉致敬,歌詞並提及主唱 Paris Grey 之歌頌「我相信,太陽將會趕走烏雲」,彷彿帶我們回到遊行抗議的現場。
〈This Thing Was Bound To Happen〉寫深感挫敗的左翼份子,而〈Committed To The Cause〉則彈出The Stone Roses的貝斯線,寫道「當個失敗的詩人/也比合法的竊賊好」。這就是我所崇拜的無線電站,毫無畏懼地說出真相,給這個世界,更多愛的可能。

圖片出處 / 映象唱片 , wiki

tag / the radio dept. 音樂 映象唱片 瑞典 樂團 花草 dream pop running out of lov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頭腦體操之時空膠囊
認識多年的好友陳潁,最近發行了個人第一張 EP【頭腦體操】,CD 一打開發現是一個 Time Machine。認識陳潁是在輔大 DJ 社的時候,算起來大概是 11 年前。那時候我正是收集 Drum & Bass 與 Breakbeat 黑膠的瘋狂期,從陳潁那邊聽到不少 Abrstract Hip-Hop 與 Downtempo 的好貨;這些類型即便今日都還是在台灣舞池裡載浮載沈,而十多年前的愛好者們或許也因此更容易惺惺相惜吧。與我比起來,陳潁的話比較少,但是戳到點的時候就會打開了,加上興趣相同,還有一直以來印象很深的是,陳潁這個人從頭到腳都有一種素淨的感覺,所以跟他相處對於我這個處女座 A 型來說其實相當舒服。(自己這樣評價希望當事人不會介意啊哈哈)在輔大 DJ 社認識了不少音樂朋友,如果沒記錯的話,兩位在【頭腦體操】中單曲〈歡迎光臨〉跨刀的大大:參劈小個與好友皮革,就是那時候認識的。當時我們有一場社課,邀請了當時還在經營台北黑膠傳奇店家「大計劃唱片行」、也是饒舌圈史料級前輩的小個老師來當客座講師。你可以想像,在大學生的認知裡面,「DJ」、「黑膠」、「Hip-Hop」加起來,大概就是等同於無止盡的刮碟(scratch),也因此那時候我們社團幹部們的想法,就是希望以長期致力於文化面的小個,能在「饒舌音樂」的本質上給予社員們不一樣的觀念。現在有點印象模糊了,但我依稀記得站在兩台唱盤前的小個,透過他帶來的唱片,將饒舌音樂的發展歷程娓娓道來;我想那天對我這個原本對於 Hip-Hop 不算死忠的人來說真的獲得很多,若是有社員到此刻回想起來能夠對自己造成影響那就更好了。因帥而生的皮革應該也是在那個時候透過陳潁認識的。說起來實在有點失禮,因為認識之後一開始都沒有經常聯絡,以致於後來有段時間我都忘記了皮革的名字,還經常會以「陳潁(或林美花;好好聽星球創辦人)的朋友」跟友人提到他。多年(甚至可說是近年)下來漸漸真正認識才明白,原來皮革在很多時候的直率背後,其實真的很細膩。我也好喜歡皮革那種專注於一件自己熱愛的事然後火力全開的感覺,就像是他會單純地喜歡少女時代,或是在好好聽星球的派對上,因酒精濃度上升而成為風靡全場的 MC。很多時候我都會覺得:真想早點認識皮革這個傢伙。EP 後半還有傳說中的老趙獻上自白曲〈趙子儀〉。我個人沒有真正認識 Hip-Hop 神人老趙,但是曾在黑膠唱片行、以及一些 Hip-Hop 派對裡見過他高瘦而低調的身影。我很高興能夠在這曲以他本人為名的作品中再度見到他,每當能聽見如此誠懇而真實的創作時,往往讓我覺得如果日後真正成為了朋友應該會是很棒的一件事。這首歌裡還有著來自參劈老莫的強大奧援,看見老莫的名字就等同於再開了一條時光交流道,一下子國中時補習的黑板、以前在滾石作為參劈發片宣傳的通告,還有去年專訪老莫時聊聊爸爸經的場景都掠過腦海。一連幾首舞曲節奏,想起開始接觸派對到現在,從小到大一直與美術課程絕緣的我,實在是無比羨慕那些可以自行設計的人才。於是自己第一次嘗試辦活動的一場小小的 Breaks 系派對、當年在 PARTYROOM 某次的萬聖節 Mixtape 封面,以及邀請 Steve Aoki 來台的 DANCE ROCK TAIPEI 處女場 DM,這些視覺都麻煩了陳潁來操刀;甚至,去年初準備成立自己的品牌之前,也因為陳潁而介紹了小凌、阿寶等 DeMarcoLab / Lab Taipei 團隊的好友,在過程中幫了非常大的忙(我真的非常感謝)。但是,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太確定我是不是不擅長經營人際關係,也因此很多時候我很害怕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幫忙;只是陳潁給我的感覺有些不同,有點像是因著信任與認同而存在的一種「好啊,ok」的連結。這次一聽他說要發 EP,我就直接請他到時候出貨給我,雖然他說「你還是先聽聽看啊哈哈」,但我心裡面只覺得「你的東西在我這邊一定會適合啊」。【頭腦體操】裡七首歌都是不同的類型,而合作的對象更不僅僅是驚喜,對我來說好像一個埋在輔大校園裡的時光膠囊,打開之後可以好好檢視一下,這些年來自己交了哪些朋友、做了哪些事、走了哪些路,一路上又聽了哪些音樂。而這麼多年之後,對於自己能夠成為這些朋友的粉絲,實在感到萬分榮幸呢。陳 潁 Chen Yinn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chenyinntpc本文建議搭配:陳潁 Chen Yinn feat. 趙先生 Mr. Chao【趙子儀 Zhao Zi 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