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不在舞池裡的 DJ

2010 年於東京短暫居住了一段時間,而去過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路上行走或搭乘電車時,你會看到非常多人是戴著耳機的,無論上班族、學生、主婦,還有不少的老先生老太太,一上電車就將 Mp3 拿出來聽。不管是耳罩式、耳塞式,只要戴上隨身聽就好像一種魔力,一如穿上金鐘罩那樣的安心,知道路途上不會無聊了;而我也經常認為,或許是因為全日本人口的血型,A 型就佔了 40%,因此多數人除了不想被打擾,也更不希望打擾到別人,於是就用這樣簡單的方式將自己隔絕起來吧。結果,同為 A 型的我,竟為各個不同的步行目的與地點,挑選了不同的專輯或是播放清單。

當時因為每天通勤至位在秋葉原的語言學校,落腳處於是選在同樣位於 JR 中央線上的中野。中野的位置算是相當理想,東鄰新宿,往西過去一點就是吉祥寺,生活機能也相當便利,雖然從車站步行回家需要大約 15 分鐘,但沿著整條中野通,一路上該有的都有,包括 UNIQLO、青書店、松屋、山頭火拉麵、唐吉軻德量販店…以及,沿街佇立的櫻花樹;在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晚春開滿櫻花,這 15 分鐘往往走的愜意,因而在上學前往車站的路上,經常聽的是像 2009 年終首選 Caribou【Swim】這樣的輕盈 Synth-Pop,開啓一天的好心情,搭上櫻吹雪就實在是太棒了;但,要是一早起來天候不佳,像是吸了水的海綿,那像 Down Tempo 名人 Bonobo【Black Sands】這類的緩碎拍可以乾燥一些,出門看到遍地溼透的落英,你真的不會有悶溼煩躁的感覺。

中野到秋葉原只需搭中央線即可。走東西向的中央線,沿途景色像是雕琢過的,再加上路線筆直、列車不易劇烈搖晃,只需靠窗站著、戴上耳機,一切萬事美好。只是經中央線到秋葉原僅約 11 分鐘的路程經常不夠享受,如果想要悠哉一點的話,就可以搭乘總武線—總武線就像是中央線的慢速版,中央線停大站,總武線每站都停。這樣,30 分鐘左右的車程加上步行 15 分鐘到學校,再適合 DJ-Mix 不過了。只是,優秀的 DJ Mix 專輯不易購買,除了從台灣帶去的【Bugged Out: Brodinski】一直深愛著,其他時候多半是鎖定 BBC Radio 1 Essential Mix,包括「巴西版 Daft Punk」 The Twelves 以及葡萄牙「Kuduro 王者」Bureka Som Sistema 等等(這些稱號都是 Pete Tong 在介紹時這樣稱他們的)。舞曲的 Groove、電車疾走的未知感、被窗櫺給切割成像膠卷的風景…如果這不叫做渾然天成,那就是 Star Guitar 的錯了吧。

下了課,即便聽完比較長的 DJ-Mix 也已差不多離開上野、秋葉原一帶了。回到西東京,最常去的便是澀谷。雖然留學生是沒有太多錢可血拼,但澀谷的豐富色彩其實就是最超值的風向球。最愛路線:從八公口一出來,右側直上 Parco 百貨群以及東京舞曲發信地 GAN-BAN 岩盤唱片所在的神南,再往北便可沿明治通一路抵達表參道;一路色彩鮮艷,搭配 Kitsune 系列合輯,或是 Friendly Fires、Two Door Cinema Club 這類青春無敵的跳舞樂隊最為適合。週末派對夜晚再度直抵澀谷,一樣從八公口開始,就讓自己被「109」的大看板吸過去,到岔路前記得左轉,就會慢慢逼近 Womb、Asia 等知名 Club 隱身的道玄坂;冒險夜晚的路上,總聽著當晚將要上陣藝人的作品暖身。而周休假日如果要在市區漫步,也可以從澀谷開始:自東口右轉,沿明治通直行即可抵達代官山,接著更可閒晃到中目黑或惠比壽,看起來就是一個「軟性時尚」的標準路線;但那時或許是太想回台灣了,竟然經常以 The XX 的同名專輯,以及 Danger Mouse & Sparkle Horse 那張星光熠熠卻灰暗到結束生命的 Dark Night of the Soul 當作這段 Walking 的背景音樂。

就這樣過了半年,「以場地、路線、人員、天氣、時間…等因素加總後,來挑選要聽的音樂」這件事已成習慣,因此後來在回台灣之後籌備婚禮時,婚禮的音樂也是像這樣的邏輯在思考著。其實在這件事情上,我個人還能得到蠻大的成就感的(笑),不是說挑的好不好、酷不酷,而是那個過程中,構思、想像,與播放出來的過程跟效果,我自己是享受著的。

或許 DJ 應該做的就是這些事吧?「思考並完成分享一段音樂的過程。」


(原文刊載於 HINOTER 映樂誌 45 - 2011 夏季號,2014.11 修改)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音樂 dj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自言自語 30 歲
around 30,在日本以和製英語簡稱為アラサー,讀音大概像是「阿拉薩~」,也就是 around thirty 用日文發音念的簡稱。日本精確說來是指 27 歲以上 33 歲以下的族群,也有 25 歲至 35 歲(廣義)與 28 到 32(狹義)的說法,但基本上是以個人認知與感覺為主。90年代這個詞用於時尚業界,而真正公開使用是女性雜誌 GISELe 在 2006 年提出這個詞,到了 2008 年由天海祐希主演的「Around 40」日劇大紅,跟アラサー同樣邏輯而產生的劇名簡稱アラフォー也獲得當年的流行語大賞。而值得注意的是劇名副標題:「~注文の多いオンナたち~(要求特多的女人們)」,雖然這樣說但其實無貶義,指的是現代日本熟女跳脫過去為家庭、男人而活的價值觀,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與自我的思考。對我來說,過了 30 的最大體會是運動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知為什麼,以前夏天出門五分鐘就會滿頭大汗,30 歲後非但沒有,一到戶外就想趕快找有冷氣的地方鑽進去。慢慢地,身體開始怪怪的,都退伍了才發生心律不整,醫生說「不是先天也不是致命性的,你這是壓力太大又不運動」。之後回去打棒球,才發現運動時的流汗原來是這種感覺,什麼喝薏仁、黑咖啡消水腫都沒有流汗效果來得快;以前國高中打一整天球都毫無印象,而現在的每一次流汗都很珍貴,冒汗與擦汗的感覺都會記得好幾天,同時迫不及待等著下個打球日到來。今年也重新再打了大概 10 年沒認真打的籃球,比棒球更喘,流的汗更多,一樣痛快,差別在於以前做得到的拉杆與轉身,動作儘管勉強完成,人卻總是提前落地或是根本沒切到籃下…既然我的身體強度是這種等級,所以實在不喜歡打很硬的(籃球)、或是為了求勝找槍手(棒球)這種事。30 歲之後,離小時候成為職業選手的夢已經超過 20 年,在球場上取勝這樣的事不是說不能認真看待,而是還是要知道為了什麼而運動吧。打個假日乙組棒球聯盟,開開心心也好,認真練球也罷,能夠變強那是對自己目標的實踐,但是為了贏球找槍手(像是職業或甲組退下來的),那就別對「前」熱火三巨頭說三道四了;籃球報隊打一下三打三,大家素昧平生交個朋友,結果拐子幹來幹去、出手出腳,我又不是領幾千萬鎂再打季後賽,受個傷連上班都有問題,有病嗎這是。說起來,其實從 27 歲開始就應該會感覺到要 30 了;但我印象中好像其實還好,當然或許因為那些年根本沒在運動,所以沒有察覺身體的變化。 27 歲時對 30 歲的看法有點心理上的期待(而非生理),比方說有些時候看到 20 出頭的有些中二行逕,就會覺得「啊我們快 30 的才不會這樣」、「小屁孩嘛這是」;可是真正要接近 30 的時候,那種像是危機感或是里程碑的心情倒是很慢性,不太可能出現那種到了 30 歲生日這天大喊「啊我真的 30 了!」的感慨。我常想這是為什麼,後來覺得一方面是滿 20 的時候可能已經喊過「啊 20 歲了!」,而且之後覺得這樣其實有點中二;但最準確而誠實的,應該還是過了 30 之後,身體會自己告訴我。生理上恍然大悟之後,心理上的改變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本文建議搭配:Mr. Children - Youthful Day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