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藝術】宮島達男:閃爍的瞬間


文_Nan

■宮島達男

宮島達男的作品一向帶有高科技的冷感,他特別喜愛藉由數字1到9表達一種物理的狀態、規律的跳動,這些數字述說著一切事物總是處於變動發展的過程之中,世上不存在一成不變的事物,正因為事物總是在變,日常的每一瞬間才有閃爍的那一抹靈光。 

帶著一副金屬細框眼鏡,宮島達男本人像個大學教授多過藝術家,實際上宮島真的在日本東北工科大學設計工學院擔任教授。

 對於文人,可以說沒有感性就沒有生活;而對科學工作者而言,沒有理性就沒有事業成就。奇妙的是,閱讀宮島的作品,卻能感受到科學與感性兩者的確毫不衝突地在他身上存在著。他本人能夠與你聊古典音樂,也能頭頭是道的分析愛因斯坦的理論,或許就是左右腦發展夠平衡吧,所以宮島達男的作品總是感而不縱,理而有節,拿捏著恰到好處,非常日本。 


■“數字”給人最直觀的代表物,就是時間了。 

到底何謂時間?這個問題千百年來困惑古今中外多少科學家、哲學家、數學家及詩人,苦思冥想都無法得到完整正確的定義。宮島倒是給了一個挺實際的答案:“時間不是用來想的,時間是用來過的”。 

宮島利用計時器像碼錶一樣來反覆計數,以數字代表時間,時間的反復表現了循環。他在2004年創作的一件作品《時間之水》(”Time in Time”),以防水處理過的LED小方塊閃爍著數字漂流在水面上。這讓人想起影像先驅Bill Viola曾經說過的一段話:“每個人必須打破界線,然後通過一種無形的門檻—水,以便進入世界。然而一旦化身,眾人會明白,他們的存在是有限的,所以他們必須最終背離生與死的表象,在水幕間往返,重複的週期沒有結束。” 




■時間駛入寧靜的場域中,如同鏡像般的帶領觀者往返兩個全然相對的影像世界。 

宮島對Viola的這段話進行補充:“這裏所說的時間,是指人的生命如水一樣相續不斷。”他曾經在南北韓軍事分界「38度線」河面上,放置許多塊數字LED,“希望這些作品能夠供奉那些因為戰事而離去的靈魂。“ 

在此,水成為跨越生與死的媒介,漂流在水面上的數字象徵著死亡與接引之花,停泊開在彼岸的那一端。水這種物體對於人們來說,便成了祝福祈禱的載體。 




這件作品《幻滅》(”Mega Death”)使用了2400個計時器創作而成。那是在20世紀最後一個威尼斯雙年展,也就是1999年創作的作品,宮島這麼詮釋自己的作品:“在佛教中人類的死亡不是完全的盡頭,而是期待下一個來生時期沉睡的狀態。”從生到死,每個人的頻率不一樣,因此就好像每個人的生命在人類史中所展現的不同韻律。作品在呈現時會有幾秒鐘呈現全部黑暗的狀態,那是在表現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大自然所產生的一種全滅的狀態,宮島認為,人類的暴力有時也可與這種大自然毀滅的狀態比擬,比如世界大戰。 




曾有科學家說:“文明的終極只是人類徹悟宇宙的靈光。”而當今的科學理論是否已經達到領悟宇宙的靈光了呢?當生命的起源問題仍然是個難題,生命的世界是科學無法解決的,在科學家絞盡腦汁之餘,也許只有“頓悟”才能解決宇宙的真相。所以宮島達男說:“在你的生命裡,請盡你所能的保持樂觀。”


圖片來源:www.tuad.ac.jp 

圖片出處 / SCAI the Bathhouse, UCCA

tag / 宮島達男 藝術家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展覽】研究雪花的科學家父親,與創造霧景的藝術家女兒,引人走進銀座 Maison Hermès
text / 劉秝緁 ;photo / Ginza Maison Hermès日本的 Hermès 總部 Maison Hermès,位在大樓林立商業中心的銀座區,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由13,000個方形玻璃所構築的建築體,一片片手工窯燒的玻璃,在人潮川流中隱隱透著室內的奢華,讓 Hermès 在各大品牌齊聚的一級戰區裡,有著不炫目卻讓人想一虧究竟的獨特氣質。整棟大樓規劃1-4樓為 Hermès 店鋪,8樓藝廊,10樓是假日開放的電影院。其中8樓的藝廊 Maison Hermès Forum,是不論購物與否,都能免費觀展的空間。現正邀請到藝術家中谷芙二子(Fujiko Nakaya)與她的科學家父親—中谷宇吉郎(Ukichiro Nakaya),在2017/12/22 – 2018/3/4期間,展出一場霧氣與雪花交織的展覽《Greenland》,整個空間更讓建築體的玻璃透進來的光,照射出如夢似幻的情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