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旅行】臺北市裡最美的違章建築 —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文_潔西卡

初進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彷彿有種落入6、70年代臺灣舊時空的錯覺。


寶藏巖,這個名稱源自於聚落門口的觀音寺,座落在臺北縣邊陲地帶的公館汀洲路三段附近,日治時期曾是高砲建地與兵舍之地,而後於60年代成為了駐紮的日軍遺孀、留守在台的外省軍官與北上移民等依山築屋違建而居的住所,蜿蜒著半山而上,形成了一座小山城,融合而成的生活形態與舊時代歷史的延續軌跡,就這樣存在於持續繁榮的臺北城中。


隨著時代而行,原先落入都市更新面臨拆遷的寶藏巖,在當地居民、社運團體的努力奔走與藝術團體為保留文化背景的改造下,最後讓寶藏巖這個地方成了一座集合藝術人文、保留地景文化與現有聚落居民共生而存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成為臺北市區內一個難得純粹的藝術桃花源。
 

身處違章建築而成聚落,穿梭在看似無細緻章法的水泥小徑裡,其實都有著對在地居民居所的背景敘述,以姓氏做為主題說著屬於他們那個時代的故事,而後來此駐村的藝術家們,則透過他們所擅長的各種形式來介紹自己。
 

每年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也會邀請駐村藝術家利用聚落裡不同的空間,進行一場場適地的展覽,我對於其中來自日本香川縣的藝術家清水玲(Ryo Shimizu)的這幅作品特別有感。
 

這幅名為「落葉不恨風」(Fallen leaves don’t blame the wind)的作品,所顯現在牆上的文字殘影,如同被風吹落的片斷字體,就如同說出口的話語其實也都是片段的,然後再藉由每一個人心中所理解或是想像,再重新解譯。
 

另外,在寶藏巖的某制高點,遇到了駐村藝術家下平千夏(Chinatsu Shimodaira)名為「frontier」(邊境、境界、極限)的作品,以水系(mizuito)線材所拉出的水平線,由內向外集合再發散到各處,代表著我們眼光看出去的空間,無形之中充斥著許多規則或是基準,以線為形,刻劃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而每一年在農曆年節過後不久的時間,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也透過與一般展演型態不同的藝術燈節,豐富呈現寶藏巖這個聚落的特殊風格。今年取著「等著你回來」諧音的「燈著你回來」為主題,舉辦環境藝術燈節,希望透過燈光讓人們擁有引領與溫暖的形塑想像。
 
 
利用日常生活用具設計的聲音裝置藝術作品「山城浮影」,在偌大的草皮上,有著竹子搭建的小屋、懸掛在樹枝藤架上的塑膠桶、缽與臉盆,看似沒有特別作用的物品,卻在特定的時間會有敲擊聲響出現。

來自日本的藝術家西原尚(Nao Nishihara),以日本傳統裝置鹿威(鹿威し)仿造日式庭院內的竹筒流水敲打聲,聲音讓這些常見的物品在這空間裡的存在更有立體感,也完全消彌了隻身一人在其中的孤離感,這樣的裝置無論是白天或夜間,都有種不經刻意修飾的奇特韻味。

 
另一位藝術家戴翰泓則以「不倒屋」此作品,另類展現寶藏巖這個地方的存在意涵,搖晃但卻堅強地存在著。從白天停留到夜晚的我,在白天感受到了這間屋子,有種遺世而存的疏離感;但卻在晚間燈光亮起時,坐在不倒屋門口的時候,看著照應而出的燈光與前方燈河,和諧地融合著。


藝術家曾偉豪在某間屋內的客廳,呈現「聲影 - 光語」的作品,在各個角落佇著的燈光箱,用手碰觸時會發出長短不一的頻率,恰似我們在空間裡彼此對談傳達的過程;而燈箱上透過光所映照出的文字,好像是話的實體,讓觀看者能更切實的感受光影文字與不成語言的聲音重量,將視覺的文字以另一種方式來解釋與呈現,令人感到非常新鮮與有趣。
 
 
有時候,地景的藝術其實無須刻意營造,稍加揉合後所呈現的美便能無所替代。如同我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體會到,原來這些隨著時間而成的建築痕跡,所訴說的故事是如此的深刻與動人,山城裡隨處可見的殘垣,在透過藝術家的眼光解構之後,也反而成為另一段更美麗的短文。

雖說臺北已經有太多繁華與美麗的故事與想像,但我卻特別的喜愛著這個,存在於華麗衣裳之下,所展現出,因時間淬鍊儘管不完美但底蘊豐富的內在。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資訊:
環境藝術燈節─燈著你回來:展期2015/03/28 - 04/26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1:00 - 22:00
*週一休館,週二至週日展覽僅開放至18:00
*開放時間僅限藝術村公共空間及展覽空間,微型群聚開放時間依各群聚單位網路公告為主
地址:台北市汀州路三段230巷14弄2號(捷運公館站一號出口)
 

圖片出處 / 潔西卡

tag / 寶藏巖 台北 燈著你回來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咖啡文化】咖啡閱讀所—讓好讀物砌滿整牆的咖啡廳
cover photo_Terry Changtext _ Miki Wei ; photo_ Miki Wei、Hope Chao「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這是十九世紀著名的政治家兼美食家薩瓦蘭說的。若改成:「告訴我你都去哪些咖啡廳,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似乎也適用在當代社會裡。如今,咖啡的消耗量界定了一個城市的規模,而咖啡館的定義也隨著咖啡的普及而越趨模糊;服飾店裡的咖啡廳、移動式咖啡車、提供咖啡的書店... 咖啡成為符號,讓空間的界線變得曖昧,讓不同的思想得以碰撞,也讓人們在喜歡的咖啡廳裡遇見彼此,或是沈浸於閱讀、進入屬於自己的世界。 喜歡看雜誌的人一定都遇過這樣的煩惱,終於盼到了每個月的出刊期,好想找個地方一次看個過癮。通常只能去書店櫃檯拆封試閱,戰戰兢兢地快速瀏覽;或是到附設咖啡廳的書店去閱讀,可是這樣的地方不是有時間限制就是單純用餐聊天者眾,其實沒有什麼閱讀的氛圍。「夢想一間有著豐富的雜誌量、定期更新、光線明亮、氛圍舒服、並且提供咖啡與食物的地方!在那裡能夠好好地悠閒地看書,餓了可以點食物填飽肚子,偶而也能帶筆電去工作。」曾經許過以上願望。後來很幸運地,真的遇見了如上面所述的兩個地方,一間在台南,一間在台北。 窩著 perch caf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