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展覽】愉快的散步─漫畫家 王登鈺(Fish)小型個展

文/Wuyibow

七月初的雷雨要出場時的排場總是很猖狂。展覽首日,被烏雲跟蹤,天空暗得不像話,在全面降下滂沱之前,會來幾滴好似前哨小兵的雨點,警告著快加緊腳步。往位於公館的 Mangasick 的巷道中,不時地抬頭張望那如相機閃光,令人在意的閃電。
跟雨搶快,安然地進到了 Mangasick,地下一樓的 Mangasick 像是漫畫同好者的一個祕密基地,又透過漫畫家的畫與建構出的故事,也彷彿是進入到一個非現世的奇異場域。
王登鈺(Fish,以下皆以此簡稱)2016年的小型個展【愉快的散步】是今日踏入的目的。一九七一年生,復興商工美工科夜補校畢業,在動畫、繪畫界工作二十多年,作品散落於各處,包括雷光夏「黑暗之光」專輯中的〈造字的人〉製作動畫 MV;電影「囧男孩」的動畫片段與海報繪製。創作能量極大,自己的作品以不定期的自費出版為主。Fish 也非僅靠圖像為唯一創作來源,他甚至擁有著一絲文氣,是在其他創作者身上較為罕見的能量,其原著小說《電影裡的象小姐》中的短篇,2014 年也經導演王小棣改編為電影《大象》。

在造訪前,曾在網路上看見 Fish 寫了篇與展覽同名的短詩《愉快的散步》:

這世界本來就有各式各樣奇怪的人
有犀牛 大象 長頸鹿
還有老虎 河馬 和海豚

雨天過後
當我們一起出來散步
朋友來了
敵人也來了
難得打招呼的大家都見面了

為了觀看雨後天空壯麗的雲層
然後繼續專心注視雲層轉變成彩色的晚霞
直到天空漸暗
星星浮現
我們一起接受一億年前自奇異星球出發 正好在剛剛抵達的
星光的照射

肚子餓的時候到了 大家想要回家
沿著黑暗的路 雖然看不清楚
我們互相提醒對方跳過地上的水窪和坑洞
大家一起
愉快的散步 回家吃飯

單純地想要描繪身處的世界,甚至只是傳達喜歡的事情,是 Fish 最純粹的信念,包括這個展覽的起心動念與呈現形貌,試著問 Fish 理由,他在現場分享說道:「【愉快的散步】是因為先畫了一張作品,裡面的所有動物和形體魚貫而行,好像是在散步,才反推回這樣的一個展覽名稱。」Fish 笑稱自己實在是太過隨性近乎鬆散。但【愉快的散步】現場展出的81張小篇幅作品,篇幅雖小卻框限不住 Fish 爆炸性的創作力。來回地看了好多次,以為自己看完了,卻又可以在邊邊角角瞧見新意和細節。
作品捕捉到了很多形象,女孩、狗、游泳的人、機器玩具,試著想串接出 Fish 腦中的作畫邏輯,卻被他制止了,「畫出具體的樣子那已經是一種習慣了,但我總想要抽象一點,盡可能去除具象,所以到現在都還在練習。」四十代的他,憨直的表情說出「練習」,那份對自我能力的珍視,專注地凝視著走上的創作的這條路,漫畫家的低調與偏執、單純與狂放,在Fish身上是很好的映證。
展覽現場還有一小區是立體的作品,Fish 透過美國土、黏土、紙、鐵絲自行摸索、組裝、設計而成。他笑稱自己從小是玩玩具的人,對立體的東西很沒有抵抗能力。作品中最讓他喜愛的是「大象」,他將被導演王小棣改編為電影《大象》中的主角從 2D 轉做 3D。

此作品概念來自 Fish 的另一個自我,一個關心社會公義、較入世的一個角度:「我的大象。是我曾經居住過的集合式公寓,並不是像有些人們為他們心愛的器具或物品所取的暱稱。」「牠們是被圈養的一群大象,不同於某些在垃圾場被當作起重機使用的品種和將貨物馱在背上替人搬運的象…。不同的是,我住的是那種會長成相當巨大,身體內部有許多隔間,作為公寓住宅的象。」
【愉快的散步】的豐富度緊扣著一個角度多元、不被侷限的漫畫家。展覽後。我走入雨中。突然不覺得潮濕或氳熱的夏日午後有多難耐,Fish創建出的魔幻氛圍,把雨也變多彩,為此,我決定散步回家。


|展覽資訊|
王登鈺(Fish)【愉快的散步】
展期:2016年7月2日(六)- 7月31日(日)
時間:14:00~22:00
地點:Mangasick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3段244巷10弄2號B1 )

圖片出處 / Mangasick , Wuyibow

tag / mangasick 王登鈺 illustrator exhibition 展覽 雕塑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插畫家_王春子 Wang Chuen Tz
photography_teikoukei / interview_wuyibow和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要從她的最新創作的繪本《雲豹的屋頂》說起 ──繪本畫面埋入許多屬於台灣民間建築與生活之上的軌跡,水塔、鴿舍、鐵皮搭建的屋頂,再加入了春子擅長描繪的自然動物,形成了一本既紀實又富含想像,既懷舊又奇幻的成人繪本。 春子遙想2008年至歐洲旅行三個月,在回台的飛機上,正當快降落時,向窗外一看,鱗次櫛比的鐵皮,讓她確信已經回家了;對於鐵皮屋甚至更多其他的民間建築,她不曾認為那是醜陋的,反而是非常草根、有生命力,和自己生命息息相關的。 也因此,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儼然成為了一趟台北小旅行,花了兩天的時間我們遊逛春子成長的記憶,從年少時住過的萬華、求學時乃至成人時都持續租賃的八里、出社會後將安東街當作工作室、乃至現在被她視為最靜謐、最豐富、最能放鬆的八里半山腰的家。我們一路穿梭在街道中找尋著繪本中的建築元素,「啊,原來這頁裡面提到的兩排長滿藤的房子在安東街。」、「萬華有一個很大很古老的水塔,在我小時候就存在的。」驚喜如我們,就在街道上、在春子記憶裡、在她無意間的觀看角度裡,串接出插畫家對台北舊建築的奇異感受。同時居住過都市和郊區、新台北與舊台北的她,如何分辨自己對哪一種台北面貌的喜愛,「我希望可以和住的城市保持一點距離,這樣會看到它許多有趣的點,如果一直住在核心裡,說不定會開始討厭。」最終落腳於淡水八里半山腰的家,成為她心目中的理想小洞穴。「創作需要靜下心,最多是開會和找資料的外出,不然現在居住的空間是最安靜、最沒有壓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