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戲劇】《恨嫁家族》關於他們困在愛與恨的一體兩面

以為《恨嫁家族》會是一個解剖婚姻的故事,沒想到卻是一齣在婚姻之外,讓每個演員用角色來直視內心深處的愛與恨的辯證。

第一次看香港導演林奕華的戲,果真有獨特的風格,遠看是一部愛恨交織的肥皂劇,近看是一場心理遊戲,不斷被強烈的情感張力所吸引住,生活中累積的壓抑,彷彿被演員用力的釋放了。

好奇這龐大的家族關係人物,一開始如何交代來龍去脈?
原來開場讓演員自己來介紹角色,直接帶領觀眾認識角色,再巧妙的化身為角色,輕易的進入了角色。

從大姐將要結婚這件事出發,把支離破碎的家族成員召集回來,看見了針鋒相對的彼此其實有著各自的脆弱,各自的病態,並且探索這些病態其實來自各自的故事,彷彿連偷東西的閒雜人都是似是而非的刻意安排。

簡單的舞台設計,燈光流轉,讓故事一段一段的透過導演虛實交錯的手法逐一呈現,彷彿是角色內心的一場意識流不斷流轉再現。

這種場面調度的方式像是魔法,演員平移的步伐前後的姿態,交錯扮演著自己該演的角色,或者是他人的角色,來回忙碌的跑場也不怕挑戰觀眾認識的速度,反而帶來奇異的"笑果",連時而正經時而歇斯底里的口氣都帶有喜劇的節奏,因此漫長的3小時節奏一氣呵成,十足過癮。

其實感受最深的部分是這齣戲彷彿在挖掘人心很深很深的情感,你說恨嫁的"恨",原來不只是"悔恨",更多的是"恨不得",所以是渴望,恨的一體兩面,這其實是愛呀!

媽媽想要男孩的渴望是大姐內心的陰影,因此大姐渴望成為掌握權力的男孩,事業有成幾番揣度,但她更渴望獲得愛,所以不敢愛,在三個男人之間,只有想通才能勇敢愛。
大姐的極端武裝與自律,影響二妹的放蕩不羈,因為恨,故去放縱的愛,始終得不到而渴望便空虛,而三妹的位置是潤飾旁人用的,想出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卻又把自己關緊了,四妹則活在欺騙自己的世界裡,只有被催眠後才能揭露真實。

過於搶眼的女性角色讓劇中的男性角色就像是為了證明她們的存在而存在,大姐與前男友的似是而非的愛情,高傲而含著不信任與毀滅,讓言語是一道一道利刃,互相詰問,含著恨討論愛,與勾引者強烈的肢體接觸是肉體上的愛,無法抗拒的道別,有愛,但說著恨,與完美情人的求婚者的橋段,是出現真愛反而恐懼的階段,許多互文性表現,巧妙而深刻。

本來要出嫁的夜晚,有目的或無目的的,就像是一群人的困獸之鬥,瘋狂囓咬彼此的傷疤然後再哭著和解,因為他們有多恨,就有多愛。

國家戲劇院
12/31(四) 20:30【跨年場】
2016年
1/1(五)19:30
1/2(六)19:30
1/3(日)14:30【錄影場】






圖片出處 / 恨嫁家族宣傳圖片

tag /


畢業於藝術研究所,熱愛生活,經營藝文平台,每天都在體驗不同的藝術形式。將藝文推廣視為一生志業。 如果說生命是一場無法回頭的旅程,我會記得撿拾生活的美好片段,積累成終點的美景。

have5nice give2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ueHan Chang'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和平製品 - 美學的(adj.) - Question.4
1.藝術為什麼要分類?分類特徵是什麼? 人的觀看從視覺,漸漸地擴增從眼一直到耳鼻口,人的感知領域不斷地增加,對於腦海的刺激也是成正比,思考的邏輯會因為事件的築起而有不一樣的形式,如果要硬冷的來形容,就是如同電腦一般,可以切換形式,但對於人類來說,大量的物慾與心靈需求,會造成人類無法專心於一事並且專注地學習,這也是為什麼電腦的學習速度總是如此迅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