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city to city #04 _Model 施力仁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6-05-27 12:50
Interview_劉秝緁;Photo_teikoukei

施力仁 模特兒.設計師 
約在住處的國宅見面,剛走完法國時裝周的施力仁,輕快的帶領我們走繞一圈,「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到天橋上」、「都在這個角落談戀愛」一一和我們指認他成長的記憶。離開服裝科系的學習後,到倫敦進修了三年,旅居的生活中讀書、實習、工作;而後又到了巴黎生活幾年,現在以設計師的身分在一個代工設計的工作室,即將升為主管,而同時也從事模特兒的工作,以不同的面相參與著時尚。

曾經經過施力仁三年的時間,在還穿著校服,直言、稚氣,青春沒有限度的17、8歲。到再見的這個時候,他已經衝破了青春的界線,比破繭而出還要生動的張開他編織的翅膀,帶著心裡的毛毛蟲一起飛。
身為模特兒也是設計師,我想他獨特的才華不只是光鮮亮麗的外貌與工作,而是他在擁有了這些璀璨的姿態後,依然靜守著生活的辛勤與平凡。
"美就是不斷找尋新東西再突破。時裝是這樣、服裝是這樣。沒有當初的Margiela、COMME des GARÇONS做結構,現在的衣服版型就是很無聊。可是因為這些人的努力,這個產業有更多人投入,變得多采多姿。"
從實踐服設之後到了倫敦進修,中間經歷了甚麼過程又到了巴黎從事現在的工作?
我在倫敦有做過許多實習打工還有設計師的工作,當初因為一些因素,決定離開倫敦這個城市找尋新的生活方式與態度。前老闆的推薦信幫了我很多忙,在巴黎找到了工作卻只做完六個月的合約就決定先自我充實一年,於是開始做了模特兒與造型助理的工作,希望同樣是在這個圈子以不同的角度參與,不論階級工資,用自己的態度去享受在這個行業的樂趣與新知。目前在一個設計代工的工作室作設計師,專注去學以前在學校比較缺乏的流行趨勢與市場調查,同時參與巴黎男裝週的走秀或拍攝工作。

談談更多關於在巴黎的工作。
我們是代工設計,和其他工作室比較不同,是要設計出一個 Collection 去賣給品牌。
這個市場的黑暗是,品牌沒有辦法那麼多成本做出一整個系列40多個 LOOK,他只有錢做三十個,因此就會找上像我們這樣的設計代工去完成剩餘的十套。他可以省成本的原因是我們可以從設計到製作整個流程都幫他完成。所以可以看到有些是在巴黎、有些在台灣製作,就可以知道他是交給設計代工。要是自己設計還要自己找布、找工廠…這些都是成本。 
我們的大客戶就是 COS、& Other Stories,H&M 旗下的牌子,它們有很多的 Collection。我們的壓力來自於成本計算。COS 就是北歐休閒,簡單時尚,訴求直接比較好設計;相反的,& Other Stories 綜合很多風格,設計一個系列就要想很多東西。 

其他正在進行的事情。
三四年前有和廣州 elsewhere magazine 雜誌一起工作,用視覺將創刊號的理念呈現出來。那次很頭痛甚麼事都要自己摸,最近他們又找我做一次,會回巴黎拍。我覺得這個很好玩,人生中有人用日記、攝影,不同的方式在記錄故事,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和另外一個故事一起,因為什麼故事都有人做過,和別人不一樣的就是加了很多自己情感的的地方。

最近在做一個官將首的計畫,這個文化一直沒有人做,也許有些地下樂團以紀錄片的方式拍攝,我們搜尋到做的最棒的是《攻殼機動隊》電影版第二集,其中有一幕特地來台灣拍攝取景,再用動畫畫下來。他設定的背景是未來的香港,全部都是機械式的工業大樓,那一幕描寫一個下著雪的廟會,連狗狗都是用信徒的眼神在觀看那樣,顯示出一個城市的滄桑感,但大家都持續保有信仰。我覺得他們這個角度就做的很好,因為大多數拍八家將就是去作化妝、服裝的呈現,可是我覺得做時尚不能只有美,你要做的是一個故事,還有前端的鋪陳。

以模特兒舉例來說,有時候會聽到說,這季用的模特兒很醜、長的那麼奇怪…,就是要突破你既定的美啊!這是為什麼我們為什麼要找新的東西,他也許十年後是新的 Kate Moss 也說不定。
美就是不斷找尋新東西再突破。時裝是這樣、服裝是這樣。沒有當初的Margiela、COMME des GARÇONS做結構,現在的衣服版型就是很無聊。可是因為這些人的努力,這個產業有更多人投入,變得多采多姿。
從服裝設計到模特兒,由製作衣服的身分到表現衣服的角色,這個過程中互有甚麼樣的體悟和連結? 
就我自己而言,學習女裝與設計女裝這條路上,我一直受女性主義感動,在設定角色與服裝概念上,我以第二人稱為出發點,演繹許多女性的生活態度,描寫許多女性的個性與態度,較為自由。可是身為模特兒,就得回歸自我、自我發現,發現自己能詮釋什麼或是無法駕馭什麼,歸納出自己的生活態度。但是演繹和歸納是可以互相轉換的,累積了許多模特兒工作經驗後,我就能以主角的方式去思考穿衣者的思維。

女性主義與你的關係。
我的作品一直以來的中心思想都是以女性主義為主。因為我從小生活在女生身邊,觀察到其實女生有很多個性,不想被人知道的、想被人知道的。 比如我媽是軍人,平常穿的是軍人的制服,但他私底下是喜歡全身穿同一個印花的洋裝,比如說全身都是向日葵,加上他很喜歡粉紅色,對我來說這個對比度就很大。而且我媽媽在工作和私底下就是兩個人,平常是嚴肅的教官,私底下卻超三八,比我還白目。

我自己做過最得意的作品,是來自有一年被抓回來當兵,在區公所做小助理,發現的一些辦公室文化。
首先,辦公室不是都會有隔板,所以看到的所有同事都只有隔板沒有遮住的上半身。再加上,美國7、80、二戰剛結束的年代,是正值經濟起飛的時候,很多女生開始去上班,那個年代誕生了很多階級制的制服,老闆、主管、員工都有不同的服裝,我去考究當時女性穿的西裝,從地位高到低,做出了各式各樣只有上半身的西裝,下半身的部分因為我的採訪,訪問他們下班後都去幹嘛,台灣很多婦女下班都會去學油畫、有的回家顧小孩、學樂器、煮飯、插花,也有聯誼阿、運動,各式各樣的生活。我就選了六個放在我的 LOOK 當中,這就是我喜歡描寫的關於女生的故事。
在時裝周中模特兒的工作樣貌。
整個流程是先 Casting 再 Fitting,然後再決定要不要用你。而 Fitting 通常都是秀的前一天晚上你才會知道隔天早上要不要走。有時候七點要到秀場,是前一天凌晨12點才被通知到錄取,十二點一收到 mail 我就馬上睡覺,早上六點就要起床,七點就到。

模特兒最累的不是走秀,而是事前的 Casting。你一天要跑十幾個地方,你要給它們看你這個人。
一個禮拜你每天都要去十幾個地方,從早到晚,除了奔波還要排隊。壓力是來自於你到底跑不跑得完,有的 Casting 只開放今天,沒去就是沒有。很多人第一季都走不好,都是因為不懂這些規則,一去就傻傻等了兩個小時浪費掉,然後後面還有十幾個要等…。後來學聰明,我們幾個朋友就會互相幫忙,你先去排那個,如果我先結束我再去插你的隊這樣。因為說實話你一天根本跑不完所有的試鏡,但有的模特兒一天可以跑完十幾個,你讓自己被看到的機會多,那中的機率就會比較高。  
Hood By Air SS16 / Lanvin SS16 / Icosae SS16 / Wooyoungmi SS16
"累積了許多模特兒工作經驗後,我就能以主角的方式去思考穿衣者的思維"
模特兒的身分帶給自己的影響和期望。 
國外會有很多挑戰的機會,可能明天是要拍一個角色性的詮釋。希望拍到更多詮釋各種角色的機會。
關於演員和模特兒不一樣的地方...演員好玩的地方是他可以把一個時間拉出來,做一系列的情緒表演,可以讓人很容易進入和他一起相處的狀態。可是模特兒的難度是把時間濃縮在一張照片,這得要靠場景、攝影師、修圖、模特兒、打光的人,一瞬間要說很多話,而且很多人是看不懂的。所以有人會說時尚是很窄的,因為放眼看去,誰在乎這件事情?雖然在時尚重鎮,但其實80%的人還是不在意的。

我覺得身為模特兒是一種態度,很多人會覺得做模特兒很膚淺,但是我因為做模特兒生活變的很有規律,當我知道明天要拍照,就會早睡早起。我知道接下來要靠這張臉還有身體吃飯,所以我必須要飲食規律,不吃對身體不好的東西。 
從倫敦到巴黎,在國度的轉換之中有甚麼樣的觀察?
不管是這兩個城市哪一個,城市人文的氛圍對於一個異鄉客的感染是最長久深刻的,相對倫敦的活力,巴黎的陰柔浪漫更吸引我,有一種孤獨的自由,獨立卻脆弱的精神,滄海一粟。
 
我喜歡歐洲最大的原因是,它們在接受性別多元、外表多元的接受度比很多其他國家都高。也有人說紐約,紐約的確是接受度高,但是批判性相對也高。這是我不喜歡美國的一個原因。
在巴黎就是充滿很多陰柔的男生,整個國家的文化,巴黎就很多很瘦、頭髮亂亂的男生,英國就是有紳士、猜火車那掛,德國就是有很壯、有對性癖好開放的。歐洲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男生的文化存在,這是我之前在研究的,雖然我是做女裝,但會想知道男生排除掉我們既定的標籤外,還有甚麼東西。

這幾年在國外待下來,是怎麼看台灣的時尚產業?
台灣現在還看不到成熟的時尚產業,許多攝影師與造型師跟時尚編輯常在客戶與創意間尋找平衡,努力生存的台灣模特兒除了在台灣接工作,就是希望能出國看看。
而在國外,身為模特兒是一個專業。在台灣的模特兒,大家會疑惑你到底是以甚麼維生。因為台灣這個產業就是沒有發展的很健全,一定都還要有另外一個正職,不然連吃飯的錢都不夠。 而在巴黎,就算我不走時裝周,一個禮拜還是有至少兩個模特兒的案子,收入都不會太低。

但你說這個產業有沒有在崛起,我覺得有。 可是在台灣的門路就會比較窄,比如像是我這型的模特兒就會比較辛苦。現在台灣流行的模特兒還是壯、雙眼皮,韓國美型男的路線。可是美感不只有一種。 國外的男模通常越瘦越受歡迎。當然也有越壯越賺錢,就是兩個路線。不過台灣比較在乎主流市場。
以前是 Dior、聖羅蘭、70年代 hipster、披頭四那種年代,只要瘦到不行,你就是偶像,你就是一種美。 但現在這個時代不一樣,現在都是覺得要健康、要運動,可是健康就一定要練肌肉才叫健康嗎?我每天吃的超健康,也有在游泳,雖然我有抽菸但我不喝酒、不嗑藥,哪裡不健康?
如果用動物形容出生的台北/讀書的倫敦/工作的巴黎,會想到那三種動物呢?
台北是個很忙碌的城市,而且人都是一群一群的在一起就像斑馬一樣。 
倫敦像海豚充滿活力,每年都有新的人進來,很聰明的一個地方,待久了就會被洗腦,覺得好像那樣才是正確的生活態度,但在久一點就發現好像不是,我覺得真正的快樂是中庸的,而不是太過極端的刺激。
巴黎則是狼,有優雅、慢熟的個性,城市和天氣都是我很喜歡的。
"我希望能將女性主義變得不需要再討論,讓更多人從根本知道這世界上,不同角落裡,有許多值得被看見值得被愛的人存在。"
如何形容自己在服裝產業的環節?對自己的期望
輔助角色,在自我發現這一塊,我開始了解自己想成為主角的慾望只是一時的衝動與虛榮,我由衷希望自己能成為幫助別人,協助他們能將作品做得更好的設計師。我希望能將女性主義變得不需要再討論,讓更多人從根本知道這世界上,不同角落裡,有許多值得被看見值得被愛的人存在。

目前在國外從事造型工作的曹育瑄,對同樣在國外工作的你提出的問題「如果在巴黎有個小角落,一打開門就是台灣,會希望是台灣的哪個地方?」
我會希望是七星潭的海邊。我很常去那邊,一個人會去、或是和一個女生朋友,我們常常去,有時候還會搭夜車下去。單純因為他是粒岸,沒有沙子,不會黏的一大包,而且海水打石頭的聲音是會發出比較粗的聲音,很好聽。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9-02-14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