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city to city #01 _Fashion Designer 陳奕羽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6-03-11 21:50
陳奕羽 服裝設計師
生長於台中,在台灣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後,先後前往巴黎、荷蘭修習服裝領域,專注於女裝設計,參與多次國際競賽,H&M 時尚大賽準決賽入圍者、法國 HYÈRES 國際時尚攝影藝術節時尚類大眾獎。  
目前從事的工作 / 專注做的事?  

從荷蘭阿納姆完成服裝設計碩士學位,結束法國HYÈRES國際時尚攝影藝術節比賽後,目前是一段空檔,回台灣做一些一直想做的事,比如像學開車這樣日常的事。另一方面是找工作,一個可以與生活平衡的工作,工作之餘,還希望能專心做自己的創作。

大家的普遍印象工業設計是荷蘭的強項,學習服裝設計的你怎麼會選擇到荷蘭呢?

其實是個巧合,巴黎的學校和我預期不太一樣,是個非常適合想學習技術性,像是高級訂製服製作的人去念,關於設計課程相較濃縮了。會有一種狀況發生,大家都很努力在做衣服,但衣服的設計本質卻沒有那麼完整。當時的想法希望有機會可以到比較重視設計的學校,正好在巴黎的同學推薦了在荷蘭東邊城鎮阿納姆的學校 ArtEZ,於是去面試看看,面試時很喜歡學校的環境,進入 ArtEZ 後,學校給予的空間很大,同班六個人可以共用位在頂樓的工作室,發表及畢業展的形式可以由我們共同討論後,與老師或學校爭取。

在 ArtEZ 的學習,幫我最多的是整理設計的脈絡,每一次與老師討論的過程,都是一個往前審視自己的時間。 老師們會花時間和你追根究柢設計概念裡的死角、細節, 了解你為什麼會下這個決定,此外 ArtEZ 很在乎每個人的個人特質,很多的課程著重在自我探索的練習。  
隨著行走晃動如馬鬃毛的流蘇、刺繡輔以針織創造出像馬皮光澤質感的布料,一系列以「HUMANIMAL」為名的服裝,是陳奕羽在ArtEZ碩士畢業作品,同時也是參與法國HYÈRES國際時尚攝影藝術節比賽之作。靈感來自紀錄片《人類消失的世界》(Life After People),對不再是人主宰世界,當馬生活於人類遺跡中的想像,延伸對服裝線條、輪廓的形塑。
不小心遺失東西後 ; 我開始慢慢學習放鬆自己,小心之餘要有夠強健的心臟接受“意外總是會發生”這件事。也因為漸漸能放鬆地欣賞這個城市,越是看到在表面的龍蛇雜處,危機四伏之下,其實這個城市有許多極其美麗的時刻。

法國和荷蘭教學風格的差異?

和兩地服裝產業的發展方向有緊密的關係,多數你想得到的荷蘭設計師(編按:Viktor & RolfIris Van Herpen)風格是比較前衛的,荷蘭的教育在乎傳達作品背後的理念,而不是花太多時間處理衣服本身應該是要什麼樣子的,而法國的服裝產業有一定運作的條理,完成度高、做工精緻優雅、穿著舒適,如同現行的主流時尚產業還是比較重視,衣服這個產品本身是不是吸引人。 

曾經在巴黎念書、生活,對你來說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 

巴黎是我第一次長期生活的國際化都市,這個經驗讓我學習到該如何真正放開心胸接受生活中的意外和放下成見親近各種文化,了解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剛去巴黎時因為聽聞那裡治安不如台灣,總是很警覺,但生活久了之後心態開始轉變:從一直很怕發生意外,迷路,地鐵停駛遲到,不小心遺失東西後 ; 我開始慢慢學習放鬆自己,小心之餘要有夠強健的心臟接受“意外總是會發生”這件事。也因為漸漸能放鬆地欣賞這個城市,越是看到在表面的龍蛇雜處,危機四伏之下,其實這個城市有許多極其美麗的時刻。

我覺得巴黎不是刻板印象中那個很美的浪漫花都,但他在真實生活中總是能以小事感動人心,有時候迷路卻看到一整排紅葉的行道樹、落葉飄在塞納河吹來的風裡,風裡還有些奇怪的味道;有時候熬夜累到不行又要帶一堆東西坐地鐵,卻有好心的陌生人幫忙在地鐵裡的樓梯提東西,雖然還是很想抱怨為什麼沒有手扶梯,但就是這種很小的瞬間,我會被我和同時生活在這城市裡、來自天涯海角的各種人之間的連結感動。

巴黎不會是我最喜歡的都市,但因為生活在其中的真實性,對他有種歸屬感,可能是因為能說一些法文、可能是因為即使不說法文,巴黎也還是有許多完全不說法文,但在地理定義上的巴黎人、更可能是這個城市-沒有期待我成為怎樣的人、過怎樣的生活。我覺得,就是因為巴黎會給我好的不好的熟悉的陌生的各種人各種經驗,而且總是有新的人、新的資訊、新的展覽在發生,這城市才會真實地讓人如此難忘。  

如果用動物形容巴黎、阿納姆兩個地方,會想到那兩種動物呢? 

真要用動物去比擬,巴黎會是貓科,阿納姆是犬科。 兩個都是漂亮的地方,巴黎的美麗會在某個瞬間讓你非常感動,但大多時候並不是我們想像中優雅的城市,總是會有一些雜七雜八的鳥事發生,多數時刻你不會覺得巴黎是讓人容易親近的 ; 阿納姆則是一個非常好居住的城鎮,容易住的開心,環境氣氛和諧親人,不會有太多意外,但相較之下是個有點平淡的地方。  

巴黎、阿納姆人事物對你創作 / 工作上有什麼影響或啟發性呢?

生活方式,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我現在也認為保留自己生活上的自由度,對創作可以得到的靈感和喘息空間很重要,有時候一心只想做出東西來,但沒有放下腳步來看看,感受生活周遭發生的事物,做出來的東西,會像是刻意被做出來的。

未來還會繼續移動到其他國家嗎?

沒有特別主動想去哪裡,而是說我想去的地方,是能讓我的工作和生活有一定的平衡。剛開始做初級的服裝工作一定會較辛苦,很有可能在還沒當上設計師之前或完成你的夢想之前,就已經對這個行業完全失去信心了,不要為了工作失去自己人生中更重要的東西。  
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我現在也認為保留自己生活上的自由度,對創作可以得到的靈感和喘息空間很重要,有時候一心只想做出東西來,但沒有放下腳步來看看,感受生活周遭發生的事物,做出來的東西,會像是刻意被做出來的。

在國外找工作會面臨的問題和挫折?

與其說找工作上遇到挫折,不如說丟了履歷很多是沒有任何回應的。在國外工作,除了要申請工作簽證外,聘用非本國籍人有最低薪資的限制,聘用的公司每年還會有額外的稅金需要繳納,外國人身份的這件事是在國外找工作上最大的問題,加上目前在國外服裝業的工作也不好找,很多歐洲本地的畢業生也無法找到理想的工作 。
我所認識的多數歐洲人,他們和我們的觀念很不一樣,希望的工作條件是至少能付得起自己想過的生活,不會在生活條件上妥協,相較我們如果遇見一個不錯的公司裡的好職位,即使薪水不是很高,也會覺得忍一下先去做看看好了。
在國外久了,會有一個更深的體認,不管底待在歐洲多久,你都永遠不會變成歐洲人,自己過去的每一件事、背景、文化造就現在的我,不管妳努力去融入別人國家多久,你都必須瞭解自己是哪裡來的,所以出國後,更加關心台灣發生了麼事。
這次企劃,透過到訪不同城市的四位服裝產業工作者,與我們分享生活中的濃縮片刻。接下來將要訪問在紐約的林建文 ,目前專注時尚攝影工作的他,如果改由你發問,會想問他一個什麼問題呢?  

有沒有想要嘗試用自己的攝影作品表達一種意識型態,如果有的話是怎麼樣的想法?


目前在巴黎專注模特兒工作的施力仁,對也曾經居住在巴黎的奕羽提出的問題:「 想問妳的私人生活,對於隻身在外的女生私底下的生活很有興趣,譬如說,除了工作以外的個人生活,或是生活習慣,我時常會去公園睡午覺或看比較好笑的書籍去放輕鬆。」 

剛到巴黎時,很幸運的認識了一群已經在巴黎留學一陣子的朋友,他們不但在我到達第二天就帶著我跑遍巴黎市區主要觀光景點和參加街頭音樂節,也教了我很多背包旅行歐洲各國的方法;這幾年如果有資金和假期,我常會去周邊國家旅行或是短期居住。另外平時工作之外的時間,我想體驗布爾喬亞式(Bourgeois)的悠閒時會到杜樂麗花園或盧森堡公園散步,而真實的巴黎則是在聖馬丁運河附近,當時我住的地方是巴黎郊區 Neuilly-Plaisance,有時會到附近馬恩河邊慢跑。搬到阿納姆以後,因為當地本身氛圍就很輕鬆,沒事就在城區裡散步,也常到健身房運動或和朋友一起參加音樂節之類的活動;因為好朋友們都會開車,去附近遊玩相對方便很多(所以想學開車!)。

註Bourgeois布爾喬亞,又稱資產階級,是法國中產階級的代名詞。代表著崇尚理智、謹慎、追尋資本主義的生活。現在常用延伸意思為擁有豐厚收入又講究品味、注重個人心靈成長的一個新的中產階級。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9-01-10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