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逃離性別歧視,終獲自由 — Eylül Aslan @ Berlin

試想裸身女子站在破碎鏡子前的畫面,多麼輕易就能抓住觀眾的目光,用想像就令人沈醉的攝影作品來自於定居在柏林的土耳其女攝影師 Eylül Aslan,娓娓道出對女性身體的迷戀還有土耳其社會的性別問題。
雙手或是花朵遮蓋模特兒臉部的裸身畫面,以間接的方式挑起敏感的話題「性」,雖然畫面朦朦朧朧,沒直接大膽點出性愛、性器官,但在Eylül相對保守的出生地土耳其已掀起不小的風浪,性別認同與身份認同的話題在時代浪潮下逐漸熱化。 
首次個人展覽在家鄉伊斯坦堡舉辦,目前在柏林住家接受 FvF 訪問時,Eylül 還有些激動。前往藝廊欣賞 Eylül 的作品,多為沒見過面的陌生人,有些人會表明仰慕 Eylül 才華已久,也有女性觀者直接分享觀展心得「感謝您的作品,以往我必須將鏡子朝向自己,檢視、審視身為女人的自己是否快樂,現在有勇氣面對現實的挫折。」讓她在重男輕女的社會壓力下提出離婚的需求。Eylül 坦承自己也被這影響力嚇到,從不知道原來自己的作品能將性別認同的問題端到檯面上審視檢討。
Eylül 補充說明,土耳其缺乏女性在公開場合表述意見的機會,成長過程中也沒有遇到可以效法、學習的女性對象,雖然有知名女性作家、女演員等看似成功的女士,但相對少數的女性願意公開談論性別歧視,更別提沒有社會領袖願意解決女性面臨的問題,因為長久以來土耳其女性生活在性別不平等的壓力下,特別在意他人的評論跟指責,更是害怕牽累到家人或是同事。當你是個女權主義者時,就被認為是女巫或是道德論喪者。
「渴望擺脫內心的黑暗面,於是我開始攝影。」
從小被灌輸性別認同的概念,這一切都得「怪罪」媽媽,Eylül 笑說媽媽是個非常堅強的自由派女性主義者,同時是土耳其共和人民黨的婦女人權主席,這樣強悍身份的媽媽竟然是來自比較保守的北方,更有趣弔詭的是外公還是非常虔誠的穆斯林。Eylül 繼續解釋「我們家象徵土耳其許多方面都多元融合的和諧面,小時候在家庭跟學校都會學習尊重異見,人們大多可以容忍、接受彼此的差異,不過現在由艾爾段領導的土耳其人們,受到較大的壓迫,社會也不如以往有著和平氛圍。」種種的分歧因素,Eylül 的父母跟其他百分之二十的土耳其夫妻一樣走上離婚之途,跟著媽媽生活的 Eylül 成長過程受到媽媽影響很大,第一台相機也是媽媽送給她的。那是一台全新的相機,陪伴她體驗身為土耳其女人的每一個階段,漸漸地鏡頭不僅是一顆擁有光學玻璃的透鏡,更是對 Eylül 解析、重建女人身份的眼睛。 
伊斯坦堡,2010,自拍作品

「這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也是第一張售出的作品。我一直很好奇是為什麼將月事視為禁忌,甚至女人需要為此感到羞愧,這可是再自然不過的身體反應啊!但當時我也困在某種既定印象投射的女人身份中,察覺出要為女性發聲是件不容易的事。」
安卡拉(土耳其首都),2012

「我的表親是我第一位繆思,拍攝的那時期她剛搬離與我同住了五年的公寓,這是在她位於安卡拉的新公寓。」

「世界各地的女性往往被視為物件,某種程度上土耳其的歧視更甚,不管白天或是夜晚、無論你走在熱鬧的街或是靜謐小巷,甚至穿著一件毫無裸露的睡衣,都可能有人突然走向妳,不尊重地摸上一把。唸大學時遇到性騷擾,當下不敢有回應,只能回家逕自生氣,憤憤不平想著『為什麼我不能穿紅色洋裝?為什麼我不能當我自己?』後來我試圖反擊,但往往落得更慘的下場,對方可能很高大,有時還不止一個人,妳贏不了!」談到令人沮喪的環境 Eylül 停了一下,又回到喜歡的主題「所以我不想躲在家裡哭喊著不公平,轉頭看到書架上的相機,拿了下來對著鏡子拍攝自己,發現赤裸裸地在鏡頭的注視下,穿上不敢穿上街的低胸上衣,搔首弄姿展現與生俱來的女人味,反而是一種解放。」Eylül 的作品顏色繽紛且主角多為柔美女性,但實則來自於她的黑暗經歷,為了擺脫長期的性別歧視眼光,而走上攝影之途。
 
初期,攝影僅是 Eylül 與自己相處的工具,「我是自己鏡頭下的首位受害者,後來跟我住在一起的表親也成為作品中的模特兒,接著有許多朋友主動要求我拍攝她們,雖然最初希望被拍攝的是裸體影像,但在拍攝時都會不由自主地擔心,害怕親人或朋友發現大膽裸露的照片,難以在社會立足。為了撫平模特兒的憂慮,我讓畫面看不到胎記或是臉上的特色,最終『隱約的性』成為我的風格,那不是我的刻意設定而是受大環境影響而累積的。」
回想起那段經常爭吵的瘋狂日子,Eylül 曾有度認為即使是攝影也解救不了這些關係。
在十五歲時,表親走進 Eylül 的房間,發現牆上除了學習英文的源頭 – 大衛貝克漢海報以外,全都是女明星、女模特兒的照片、雜誌剪報,不禁驚訝地詢問她的性向,也才讓正與初戀男友交往的 Eylül 對於「性別」有更多的咀嚼。在土耳其,女性都是不被公開的,在路上不會看到女性曲線,但人性如此,越是禁止越是好奇。只見過媽媽跟表親的裸體,對於被遮掩的身體、被看輕的女性性別認同、被認為污穢的性有許多想像,想要一探究竟這禁忌題材,揭開這面讓土耳其社會難以公開討論的黑紗! 
柏林,2014

「一個女人該是什麼樣貌?女人的真實模樣深鎖在「批判」及「貼標籤」的大門之後,難以窺見。」
柏林,2012,自拍作品

「前往柏林有兩個主要目的,一個為了這受歡迎的城市,一個是為了我的男人。這張是他不在家時拍攝的,圍繞著他的物品,盡情發揮情色幻想,縱使他不在我身旁。」

在表親的堅持下,2009年建立了 Flickr 帳號,上傳極具爭議性的女性影像作品,原本她認為不會有人發現她的作品,所以直接使用真名發布作品,直到有天爸爸氣沖沖回家要脅 Eylül「我 Google 妳的名字,發現一些我不敢看的照片,將那些令家族蒙羞的照片全部刪除!」回想起那段經常爭吵的瘋狂日子,Eylül 曾有度認為攝影也解救不了這些關係,但最終在媽媽無私的關愛下,Eylül 的才華逐漸在土耳其被接受、認可,連最不能諒解的爸爸也在個人首展現身無聲支持!短短的三年內 Eylül 名聲越來越響亮,一位伊斯坦堡攝影師鼓勵她前往柏林發展。

搬到柏林,她獲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在街上,兩位男性手牽手,享受民眾給予的尊重跟城市的開放風氣;在夜店,只穿襪子跟鞋子的裸男忘情跳舞,真是讓人大開眼界!朋友還說我看得太入神了,我不在乎,我要看個夠!」Eylül 笑著說她直到現在都非常喜歡柏林。
「柏林對我而言是個烏托邦,我會不惜任何代價留在這。」最後 Eylül 愛上Martin,嫁給他後在柏林定居,這一切都有線索可循,雖說過程可能不順利,但最後來到好的階段,說明了越努力就越幸運。除了遇上愛人的幸運,還舉了兩個例子驗證,「閱讀 fvf 好多年,想著有天一定會有篇我的訪問在上頭,現在我就坐在你面前;坐在一間藝廊的附屬咖啡廳看著牆上作品,想著我要在那掛上作品,最終我真的在那舉辦了個展。」笑著回憶過往,Eylül 懷抱著愛談到以往困惑的性別話題「搬到柏林後,更加了解到每一個人本質上都是雙性戀,只是可能微微傾向哪一個方向,對我而言,『性別取向』不算是個議題,因為你會愛上某個人,不是因為他有男性生殖器或是女性性器官,而是他的特質、個性、跟你相處的方式,不是因為他的外在性別。在我的生命中我愛上的男人比女人多,但不能因此就判定我是異性戀。我提出的不是前衛的想法,但在十年前的土耳其是不可能想像的事。」 
在柏林生活、與媽媽周遊歐洲的經歷,讓 Eylül 針對土耳其的性別歧視有新的視角:「我媽媽是個旅人,年輕時曾與她在歐洲旅遊,每當我回到土耳其時總會非常憤怒,為什麼其他國家的人民可以自由生活,但土耳其卻讓人失望,雖然生氣但覺得還是有一絲希望,只要越來越多人為女性發聲就可以改變,只是土耳其的異性戀男性幾乎不受任何影響,他們可以打扮成喜歡的樣子,做他們想做的事情,為所欲為展現自己。舉個例子,有個巧克力品牌使用裸上身的精壯帥哥作為廣告主角,淋上滿身的巧克力,展現男性性感魅力,土耳其女性愛死了那款巧克力!但你不能想像如果帥哥換成赤裸的女性,這社會會怎麼評論品牌“錯誤”的決定!」

比較起歐洲常見物化女性的廣告看板,Eylül 意外地不以為意,認為地球上的生命體都是被物化的,包含男人、女人、小孩,甚至是動物,物化後可以被買賣跟消費,現實社會是物化所有物件而運作的。「我會為了應受尊重的女性權利鬥爭,但是如果有模特兒想要在海報上展現她的胸部,有何不可?這是她的人生啊!」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矛盾,但事實是即使被物化,只要來自主觀的慾望就應該被尊重,因為女人有權利決定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跟人生。我喜歡常常看到胸部跟臀部,這是一種反諷的方式表達「解放女性」,如果你認為女性應該被保護或是被擺放在男人身後,這正是給男人控制她們的權利(力)啊!如果喜歡穿穆斯林文化的傳統頭巾,不是被爸媽、兄弟姊妹逼迫,那我絕對尊重,我想要穿成怎樣你也必須尊重我。」

雖然有處處可見的性別歧視,但只要你是成功人士,這套不合理的歧視系統也會有所調整「土耳其有跨性別者、同性戀,他們被接受像是條件交換的,你必須是事業成功的人士或是擁有高社經地位,若達成這些條件社會大眾就會愛戴你們。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因為我有間藝廊、還有些國際知名度,所以他們不再覺得我只是個有攝影嗜好的少女,以往親戚會說我的作品讓他們難為情,現在卻說很榮幸能夠受邀展覽的開幕活動!」睜大圓滾滾眼睛的 Eylül 對土耳其大環境尚有許多不滿意,她透過作品傳達了一個單純但很重要的訊息:我們的身體本身不帶有任何含義,都是讓他人賦予、解讀出來的。但那終究都是表象,一軀皮相。


Photography: Robert Rieger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8-20

ARITA 焼

西元1616年開始至今,延續了近400年的時間,在日本燒陶瓷器的最古老故鄉, 九州佐賀縣有田市所生產的,是橫貫歷史、綿延了無數情感的名物ー有田燒。
2017-01-13

雜誌 X 雜誌

這幾年來,許多傳統雜誌似乎漸漸式微,越來越多的線上雜誌以及獨立紙本雜誌崛起,在這轉變的其中,have A nice 希望能以身為線上雜誌的角度與各種不同的紙本雜誌進行對話,透過 unplugged 與 plugged 互相比對的概念,更進一步去了解「雜誌」這個形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