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台灣特集】臺虎精釀—走向世界的台灣精釀啤酒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7-03-09 10:35
text / 楊孟珣 ; photo / 汪正翔 

農曆年前的最後一天,與富錦樹執行長吳羽傑(Jay)驅車前往臺虎精釀位於汐止的觀光酒廠,當車子在一個貌似商業大樓前停下時,我們都有些疑惑:「真的是這裡嗎?」「這裡有一個啤酒工廠?」幸好公關經理 Francis 老早就在門口笑盈盈地迎接我們,解答了我們的疑惑。這裡雖定調為觀光酒廠,但只有禮拜六對外開放,其餘時間用來釀酒。釀酒廠隔壁的啜飲室,則像是愛酒人的秘密基地,默默等待熟客的光臨⋯⋯

推開厚實沈重的大門,迎面而來的是暖色調的木質長桌椅,如同廣受歡迎的啜飲室大安店及信義店,一字排開的啤酒拉吧是空間的亮點;整體設計簡潔俐落,彷彿走進美國郊區的酒莊般悠閒舒適。在旁陳列的橡木酒桶攫住了我們目光,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美國肯塔基州專門釀造波本酒(bourbon)的橡木桶,特別引進它不是為了裝飾,而是為了釀造在2016年勇奪日本國際啤酒大賽(International Beer Cup)銀賞的啤酒「Imperial Stout」。沉穩極簡的品酒空間,處處可見釀酒人的小巧思。
一種沒有隔閡的享受
臺虎精釀創辦人之一的 Duke 從第一次接觸到精釀啤酒,就對其豐富的滋味與多元的種類著迷。當時在美國生活的他,便開始地毯式蒐集各地稀有的酒款、到酒廠向釀酒商直接購入啤酒,甚至跟啤酒同好交換特殊款啤酒,幾乎到了狂熱的地步。

「精釀啤酒的好處是,就算再難買再稀有,價格還是一樣便宜。它的門檻很低,大家都可以喝的到,所以我很喜歡。如果愛它就一定找得到它,而且絕對不會買不起它,是一種沒有隔閡的享受。」Duke 用簡單卻有強而有力的話語,總結了啤酒對於他的意義。
創業的起點
結束十四年的美國生活,Duke 回到台灣,跟兩位國中同窗好友經營起美式小酒館,菜單中不忘引進一系列喜愛的精釀啤酒,也因此結識了從新加坡來台出差的 Peter 與 Robert,五人在暢飲之際交換心得,沒想到理念一拍即合,萌生了創立自有啤酒品牌的念頭。五人從主客關係躍升為合夥夥伴,臺虎精釀就這麼誕生了。

不常喝啤酒的人可能對「臺虎」二字不熟悉,但它旗下的「啜飲室」最近在台北掀起一股 craft beer 的風潮,成為許多人下班之後小酌一杯的心頭好。回溯剛開第一間店時,為了了解市場動向,五個創辦人輪流站吧,也曾遇到客人的不看好, Duke:「當時有四五個客人走進來說:『你這個生意可能會失敗喔。沒有座位,沒有賣吃的,絕對做不起來。』我們心想完蛋了,是不是店會收掉?選擇站位不是因為不想花錢買椅子,而是考慮到站著喝啤酒比較舒服,肚子才不會太脹,然後站著的空間也比較 free,比較容易跟鄰座的客人產生互動 。後來滿多客人慢慢接受我們的想法,這是一個教育的過程,我們和員工一直在學習,客人也跟著我們一起學習。」 
從愛好者、代理商,到釀酒人
從2014年啜飲室大安店開幕、2015年信義店,到2016年臺虎精釀酒廠的成立,臺虎從店面轉向自釀啤酒,一步步地擴張啤酒版圖,當 Jay 問起 Duke 當初創業的想法,竟得到完全意想不到的答案。

Jay:「你創業的第一天就知道要這樣走了嗎?」

Duke:「 我們當初規劃時,覺得必須從酒廠開始,但是訂製釀酒器材需要一年的時間,在這段期間才開了啜飲室。我們想把啜飲室變成一個接點,把精釀啤酒介紹給沒有接觸過的人。在這同時,我們也在準備酒廠。以酒廠為主,不管是內銷還是外銷,都希望把台灣的精釀啤酒國際化。」

甫開業不久的臺虎酒廠成了釀酒師們盡情實驗的天地。隨著 Duke 進入酒廠一探究竟,發現這裡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除了儲備釀造啤酒的四大原物料:水、麥、啤酒花與酵母,還打造了專業實驗室等級的無菌操作臺,釀酒師們像廚師、也像科學家般穿梭在這個培育新菌種的空間。工廠裡十多個發酵桶都是釀酒師的心血結晶,釀造過程必須先將沸水加入不同品種的小麥成為麥汁,再根據期望的啤酒風味加入特定種類的啤酒花,藉此帶出啤酒的苦味與香氣。最後將充滿風味的苦麥汁引入一個個巨大的發酵桶與酵母結合,靜靜等待時間將麥汁化為美酒。
屬於世界的啤酒品牌
儘管以釀酒為主要火力,啜飲室的經營也絲毫不馬虎。例如大安店就以街區酒吧的概念吸引熟客上門,也因應老顧客的需求,提供多種具有挑戰性的酒款;相對來說,信義店位置四通八達,容易招攬過路客,於是會多一些容易上手的基本款。至於今年即將開幕的西門店也將針對不同客群而有不同的酒單設計,想要嘗鮮的人可以好好期待了。
馬不停蹄的臺虎今年除了西門店的開張,未來也不排除向台北以外發展,不過五位創辦人的眼光放得更遠,因為在他們眼中,臺虎是屬於世界的啤酒品牌。

「我完全理解你追求品牌發展的速度,我也覺得速度很重要。一個品牌如果不繼續往前,別人很快就跟上。那接下來,你希望把臺虎精釀在什麼時間點推到什麼樣的位置? 」Jay 啜了一口眼前融合台灣水果的季節精釀啤酒,深有同感的問道。

Duke 謙遜但堅定地說,「我們希望臺虎變成一個大家都會知道的牌子。在台灣我們還有很多成長的空間,今後我們有更多拓展的計畫,我很期待也很害怕。這一步籌劃了一年多,我們知道不能急,等什麼都準備好,我們再跳進去。」
釀酒師協會的必要性
展望未來,Duke 更希望台灣能儘早成立釀酒師協會,啟動獨立啤酒品牌與政府的對話,讓啤酒業相關政策與法規更加完善。Jay 好奇問,「在一些媒體報導中你曾經提到,希望以釀酒師協會的方式跟政府溝通,實際上是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2002年台灣因應加入 WTO 正式結束菸酒公賣制度,開放酒製造業民營,政府規定啤酒課徵方式為「每公升徵收新臺幣26元」,跟進口啤酒稅幾乎一樣。較高的稅額可能會導致成本轉嫁到終端消費者所購買的價格上,使精釀啤酒無法以更親民的售價來接觸更廣泛的客群,間接影響了精釀啤酒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並限制了精釀啤酒市場的發展,我覺得很可惜。另一點是目前酒廠法規有點舊,如果未來酒廠越開越多的話,我們希望法規也能有一致性。」看著與團隊一同打造起來的酒廠,Duke 將目前精釀啤酒在台灣的難處點了出來,臺虎精釀不只著眼於當下,而是想為這個產業實踐得更遠更扎實。
Duke 私心推薦酒款&下酒小食
除了多種口味的精釀啤酒,臺虎也於啜飲室大安提供有滷味以及 Salami 作為搭配的下酒菜,而西門的全新概念門市 Driftwood,更首次推出熱食,提供有炸魚薯條以及單點薯條兩種選擇,為海灘酒吧打造海洋風味的下酒菜,讓消費者的精釀啤酒享用經驗更加豐富精彩。

最後,我們也請 Duke 將自己私心喜愛、如何搭配酒款和小食的 have A nice CRAFT BEER 秘密分享出來,「啤酒的味道變化很大很豐富,每一款都一定有適合搭配的食物。我通常都喝兩款,一個是 IPA,因為它豐富的果香;另外一款是用橙皮提煉的酸啤酒,味道會微微的回甘。而喝 IPA 的時候,推薦搭配起司,像是 Comté、Manchego、Truffier 這三種都不錯! 」

改天,無論是品嘗到臺虎精釀哪一支啤酒,又或者走進哪一間啜飲室,滑進嘴裡的那股滋味,想必是另外番值得好好感受的微醺滋味!

啜飲室大安旗艦店: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07巷5弄14號
啜飲室Landmark 信義店: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68號
Driftwood西門町:臺北市萬華區昆明街46號 (Hotel PaPa Whale)
臺虎實驗室 暨 觀光酒廠:新北市汐止區南陽街199號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9-02-14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