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好想上班的工作

HOME / FEATURE / 雜誌 X 雜誌 2015-07-20 12:05
創意就在形式裡的編輯日常 - 王聰威

過去輾轉於各雜誌間,身兼作家與編輯雙重身分的王聰威,現為《聯合文學》總編輯,過去從寫手變成編輯,並曾在《FHM》、《美麗佳人》、《明報周刊》等雜誌擔任主管,編輯經驗豐富,其在《聯合文學》每一期所撰寫的「編輯室報告」更集結成《編輯樣》,是台灣少數講述「編輯」此份工作的精彩書籍。

haveAnice 這次透過訪談希望將編輯概念作一更完整的呈現,其中部分內容或許與《編輯樣》有所重疊,但也保證有些新意,其中不僅有王聰威獨特的編輯觀點與《聯合文學》改版秘辛,也包括了他對於文學雜誌市場與電子雜誌出現的期待,交雜間我們盼望能藉此以新的角度看待文學,同時也改變欣賞雜誌的方式。  

請先與我們聊聊,從本來喜歡寫作,直到出社會接觸「編輯」這個職業,並且先後待過娛樂/新聞週刊、時尚雜誌,以及這六年多來在文學雜誌擔任總編輯,是怎麼樣的契機開始的。

以前從來沒想過要做編輯,一心只想當作家,可說是毫無心理準備就踏上船了。28歲剛當完兵,《FHM》正好要創刊,當時的主編袁哲生(註一)到處在找寫手,因緣際會下聯絡上我。那時從來沒讀過雜誌,電話那頭只簡單介紹說是一本男性時尚雜誌,結果誰知道都是裸體的(大笑)。後來覺得當時就算是鬼來電也會去,總之一心一意要到台北成為自由文字工作者。不過前幾個月因為稿費總是要等些時候才給,曾經有過郵局戶頭錢不夠領不出來的狀況。

《FHM》內容比較複雜,無論時尚或休閒,採訪明星或素人的專題報導,幾乎都寫過,我應該是《FHM》創刊前三年寫過最多字的寫手,一個月多達兩萬字。第一篇文章是採訪改造防彈汽車,家裡連電話都沒有,就透過電話簿找到一間防彈汽車公司,就在電話亭裡打電話,打過去他們很緊張,我也很緊張;那是一篇800字的稿子,非常小,一切大概都從這裡開始的吧!  

聽起來像是誤打誤撞,不過去年出版《編輯樣》,您曾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我希望透過這本書讓大家知道『一位雜誌編輯的重要』」,如何發現自己對編輯有興趣呢?

實際到底怎麼變成這樣,已經很難說了。不過在《FHM》大概前六個月,有一天我發現自己不想下班,迫不得已要下班,只想趕快回家趕快醒來,趕快來上班。那時候辦公室在汐止,坐公車很久還要上高速公路,站在站牌底下心裡一直想著明天要趕快來上班,我好想趕快來上班。當然不是每天都這樣,那一瞬間跟理性上沒什麼關係,跟感性比較有關。

當時是執行編輯,這是個所有人醒著的時候要醒著,所有人睡著的時候也要醒著的辛苦工作;雖然工作非常累非常操,可是每天都有新鮮事,實在太美妙了!當時那種興奮感,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得。看著雜誌在自己手中成型,看著雜誌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那種成就感很好。現在當然還是很喜歡,不過真正在執行的不是我,所以感覺不太一樣。  

不想下班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真希望我們有天也能不想下班!還請進一步說明身為一位雜誌編輯對您的意義,以及對您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

編輯其實就是重新整理,讓讀者一看就覺得這東西真棒,這是編輯信心跟熱情的來源。因為編輯真正的創意不在於內容,創意應該在於形式,或者在於發現內容。編輯是一個媒介,一個讓讀者跟參與者進來的平台。編輯是匠師,如果內容創作者是咖啡沖泡者,我們就是負責做咖啡壺、咖啡杯、湯匙的人,我們幫別人實現他的理想,把他最棒的狀態交給讀者。所以這是一件很專業很專業的事情,讀者不會做,創作者也不會做。  

於接手《聯合文學》主編後,雜誌在方向上做了哪些的調整?《聯合文學》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否有其他特別希望傳達的訊息?

我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希望「文學雜誌生活化」,但這其實也不是我的目標,《聯合文學》三十年前創刊時,就希望文學可以走出象牙塔、走入生活,不再只是屬於菁英。可是三十年前的狀況和現在完全不同,過去電視只有三台,娛樂很少,文學書跟雜誌都賣得很好,很容易達到文學走入生活的目標。

現在雜誌市場在萎縮,如果《聯合文學》還是依照最原來的作法,是無法競爭的。因此在接手後想盡辦法將雜誌變成符合現代人閱讀習慣的樣貌,與一般人的生活產生更多交集,可是在變化的過程中,又要保留原來文學要表達的精神。文學雜誌是小眾沒有錯,可是不能因為是小眾就自排於市場之外,所以即使是文學雜誌也要有競爭力。因此選題要熱門,冷門的題目也要做得很熱門,過去文學雜誌不太關心新聞性,但我覺得雜誌要關心正在發生的事情;從新書、當紅作家、作家誕辰一百周年,甚至是反核或者賽德克巴萊,到世界末日,這些選題都是具有新聞性的。  

在改版的過程當中,很多人都給予了肯定,《聯合文學》也開始呈現出不同的樣貌來,這其中碰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文學與雜誌是兩件事,做一本文學雜誌需要將這兩件事情連在一起,我覺得我剛好是這個人。最大的挑戰是,我的同事們是文學人不是雜誌人,原來的雜誌看起來很無聊,無聊不是因為內容而是編輯的方式不大對,需要花時間說服同事更改編輯方式,去思考做一本雜誌的 ABC,有一些不能違背的原則,有一些雜誌要有的格式與規劃。說服對方更改編輯方式是最困難的。

因此改版時,必須一頁一頁溝通,每一個原因要講得很清楚。我最常舉的例子是,實體雜誌常見的問題是廣告對廣告,一頁是 LV 廣告,另外一頁是 GUCCI 廣告,這實在是很可怕的事情,因為對廣告主相當不尊重。再來,編輯可能會說廣告多不會落版,於是再進一步教導廣告頁間放什麼內容比較適合,如何將廣告單獨一頁存在卻又不影響整體排版。這個部分真的最辛苦。其他在選題上,無論要報導國外文學,或者反核跟水土米都沒問題,我先前的老闆們蠻開放的(註二),很少給限制,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聯合文學》現在的封面故事變得非常有份量,每一期封面設計都讓人很期待,像是之前世界末日的封面就引起很大的討論,去年白先勇那期內容也很精彩。我們都覺得《聯合文學》美感變好了,讀起來也變得好讀。請與我們分享做封面企劃時候的方式與考量。

封面決勝負。

我們的專題現在平均做42頁,通常有一篇核心文章,環繞五六篇小的,核心文章的角度跟份量會優先決定,份量不一定是指評論性質很高,而是規模很大,比如說跟著作家上天下海的採訪。有時候會在決定封面企劃後發現故事不夠強,這就要依賴編輯的技巧,比如把主題拆開,或者把另外一個企劃變成主要的文章,讓原來的故事變成輔助。

雜誌目前是132頁,改版的時候只有兩個編輯一個美編,所以白先勇那期非常吃力,好像有160多頁,內容猛塞,因此回頭看會覺得美編有很多地方可以更好。另外改版後當然是變「好看」了,可是原來的老讀者會覺得這不是文學雜誌,不需要全彩。不過我會繼續堅持現在的樣子,全彩就是希望美術能有所揮灑,呈現更多完整的概念。  


《聯合文學》大改版至今約一年多,還希望做任何的調整嗎?現在是否算是一個理想的狀態?

目前的版型應該會維持兩三年,一般來說實體雜誌大概兩年一次小改版,四年一次大改版,保持新鮮感。不改版的雜誌很容易消失不見,像是《讀者文摘》就是;你不在乎讀者,讀者就不會在乎你,不增加新的活力進去,雜誌就會衰退。我希望年輕的編輯來告訴我,他們關注的事情,我可能會不苟同,可是就需要慢慢地調整,然後觀察讀者的反應。

現在還有很多的細節想繼續調整,但因為人力上的因素,沒辦法像日本雜誌一樣精緻。舉例來說,這個東京作家地圖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可是事實上很粗陋,日本雜誌絕對不會這樣處理,這不是編輯的問題是我的問題,我一開始就應該要說要一個跨頁的地圖,等到想起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比較好的呈現應該一個很大而且完整的地圖,即使拆成兩頁東京分區介紹也沒關係,把這一期的內容全部塞進去,甚至包括沒有講到的作家、書店與文學館也可以全部放進去,我一開始沒有想到很可惜,這就是沒有做好的地方。  

之後還希望做什麼樣不同的嘗試?還是有沒有曾經想過要做的專題,卻沒有做成?

一直想做羅曼史小說的專輯,跟純文學差很遠,比哈利波特或者達文西密碼都還要遠的另外一個世界。羅曼史小說是租書店通路,可是租書店以前被汙名化,我第一次踏進去是大學的時候,那是很神祕的另一個世界,我一直很想讓我們的讀者知道,羅曼史是從國外傳進來的,裡面演進的過程,到底有那些名家,這樣的文學有沒有價值,我們純文學的人很愛探討有沒有價值,這是不是一個藝術,是不是文學;為什麼我們不用我們文學的眼光去仔細看一看,最後想辦法來找出一個答案。 

(haveAnice:小時候真的沒有偷偷進去?租書店像是台北小孩小時候都被說不能去光華商場一樣。不過這個題目好有意思,很適合搭配《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電影上映時的確是很好的時間點,那時候還真應該要做,希望未來有機會搭上適合主題時可以大做。


對於目前文學類雜誌的市場,有什麼樣的想法?還希望看到哪些其他類型的雜誌?

沒什麼市場,就是一直在衰弱當中,所以說要期待有新雜誌出現,我覺得還是不要害別人比較好(笑)。

至於台灣市場缺乏什麼類型的文學雜誌,這倒是蠻有意思的問題,我覺得缺少寫作類型,教別人寫作的。國外文學雜誌大概分成幾種,一種類似《聯合文學》的綜合性文學雜誌,一種是詩刊,或者類似《短篇小說》蒐集文章的,另外則有一本名稱就是《Writing》的寫作雜誌,或者是稱為writer、freelance的寫作雜誌,裡面內容可能有純文學作家、大眾文學作家,或者是詩人教你如何寫作。 印象中台灣好像沒有出過類似的雜誌,近年來出現很多「好萊塢第一編劇教你寫故事」之類的書,可是雜誌似乎沒有這樣的狀況出現。《聯合文學》有試過在雜誌最後面教怎麼寫文章,一個蠻小的篇幅,可是很不夠啊。  

  • 《Writing》,英國最大寫作雜誌,創立於1989年,每月出刊(圖片來源1)
  • 《the Writer》,美國知名寫作雜誌,創立於1887年,歷史悠久(圖片來源2)
如果更廣義地看台灣的雜誌狀況,像是現在有不少新的獨立雜誌以及地方誌出刊的情形,您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可以更進一步的地方?

雜誌越多人做當然越好,分眾越來越細,現在很難要求到一本雜誌能有很多的讀者,所以許多新雜誌出現是必然的,是好現象,不過回歸現實來說就是要看這些雜誌是否撐不撐得下去。地方誌在我了解範圍內,都蠻有意思的,能知道一些鄉土的、有趣的事情。不過不知道可以維持這樣的狀況到什麼時候。


可否與我們談談,對於線上雜誌與紙本雜誌不同的看法,是否特別情有獨鍾紙本雜誌嗎?對您來說雜誌存在的目的為何?

現在哪有人在讀雜誌,一般人一個月也不知道買幾本雜誌,也很少訂雜誌。台灣賣最好的雜誌大概是《壹週刊》跟《商業週刊》,不過就我所知銷量近年也是大幅下降。紙本雜誌不斷衰退的狀況下,所謂的線上雜誌當然有存在的必要,不過依照許多平台的人力跟投資是很難做得好的,現在的線上雜誌沒有好的獲利模式,要生產出好的內容真是不可能的,也沒辦法產生真正的影響力。

雜誌不會滅亡,就跟實體書不會滅亡一樣,但會衰退到某種程度,至於最後會是什麼樣貌,坦白說我自己現在沒辦法想像。去年實體雜誌衰退14%,訂戶跟廣告都大幅下滑,出版業衰退更多,不適合的雜誌就會被淘汰,縮到最後只剩下幾家。比如說假設不幸《聯合文學》跟《印刻》都收掉了,文學雜誌會從此滅亡嗎?我覺得還是會有人因為興趣來做一本,不過大概無法營利。  

另外現在很多雜誌出「電子雜誌」,比如說 GQ 的電子雜誌,這倒是很明顯的趨勢,我特別喜歡日本的 GQ,在 iPad 上翻覺得真的美到不行。關於電子雜誌最早的概念是雜誌改成 PDF 檔就可以上傳,可是其實需要重新編輯,如果不重新排版就會很醜。但同時這些電子雜誌也沒有獲利基礎,連日本似乎也沒辦法,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電子化不只是未來的趨勢,而應該是現在能逐漸完成的,市場或許在逐漸成熟中吧。

講到這個就要提到非常有雄心壯志的《明日報》(註三),一個光榮的失敗,大概是十幾年前,就認為能依靠網路賺錢,創辦人詹宏志,組織了一個非常多人的新聞團隊,做了各式各樣的版面,記者薪水不錯,可是最後失敗了。在那之後就沒有任何人敢做了。

接下來有什麼樣特別新的規畫嗎?是否還是會繼續同時保持著「作家」與「編輯」的雙重身分?

對。寫作是我的志業,編輯是我的職業。

寫作從國中開始寫,一直到三十歲都不敢想有天真的會成為作家。編輯不一樣,我運氣很好歷練過比較多的雜誌,讓我知道自己是可以做雜誌的人,有做出一點成績,覺得非常感激涕零。編輯就是我的事業,希望可以做得很好,會有事業心。至於作家就是沒有錢也希望可以一直寫。  

最後,想請您向我們的讀者推薦《聯合文學》以外的雜誌,也請分享推薦的原因。

最基本的推薦一定是《BRUTUS》,它最開始是男性次文化雜誌,演變很久後才變成現在這樣,每次專題做半年到一年,有三個副總編在主導跟輪流負責專題。pen》是另一個次文化雜誌,他們做過海明威專題,我們也做過,他們到古巴海明威曾住過的地方,然後把海明威所有的家族都拉出來,另外還有海明威穿過的衣服鞋子,現在在哪裡可以買得到,要怎麼搭配,跟我們一比就差很多。

這兩本雜誌最主要是主題很多變,封面設計很漂亮,每一次專輯不會延續一樣的版型,很有想法。劇烈變化是我最喜歡的,每一次拿到的時候都有驚喜感,怎麼會知道前一期講井上雄彥,下一期講豬肉。  

  • 《pen》2011年 04月15日号,封面故事為海明威專題(圖片來源3)
  • 《BRUTUS》2015年2月1日號,此期與日本最大線上購物網站ZOZOTOWN合作,封面為Noritake畫作
寫在完稿之後

編輯部因為看到《聯合文學》今年4月號的東京作家封面,讓我們興沖沖的連絡上總編輯王聰威,一整個下午我們問到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不僅聽他開玩笑地說,過去一個男人在《美麗佳人》如何落美容標題,又或者該如何運用村上春樹、鴨川、京都等日本字眼吸引讀者;同時更敬佩他豪氣地說,「給我四個人,我也可以做出《BRUTUS》!」

另外則想在此深深謝謝前輩的包容與指教,包容我們當天有些任性的安排在財神滷肉飯進行拍攝;更重要的則是,因為內部一些因素,造成一篇訪談整整延宕了三個月才能見刊,實在是非常不專業的編輯行為,我們會好好反省的,並且記得訪談結束後,一直縈繞在心頭的那句話,

做編輯感覺真好啊,希望哪天我們也可以不想下班!
 
附註
註一:袁哲生(1966年 - 2004年),為台灣五年級世代重要小說家,曾任《自由時報》副刊編輯,以及《FHM男人幫》國際中文版總編輯,王聰威曾與其共事並受影響。
註二:《聯合文學》雜誌於1984年由聯合報系董事長王惕吾創刊,並在之後改制成為「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而後又於2013年聯合文學出版社將《聯合文學》移轉予同報系聯經出版,故訪談時有前老闆一說。
註三:《明日報》是台灣第一個完全數位化的電子報,於2000年2月15日創刊,分為8大新聞中心、17個分版,擁有200名記者,而後於創刊一年後因資金不足而停刊。其中多數員工轉介進入壹傳媒,成為《臺灣壹週刊》創刊的主力。更多資料可參考維基百科《明日報》

圖片來源
2.《the Writer》官方網站 http://www.writermag.com/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8-09-25

Freunde von Freunden 朋友的朋友

Freunde von Freunden(FvF)是一家來自於德國進行國際報導的獨立媒體,其主要關注來自於不同設計與文化領域背景的人們,希望透過與世界各地不同人的訪談,帶給讀者們無論是關於城市印象、藝術領域、生活方式等,多元的資訊與觀點。一直致力於提供多種面向且具有專業深度的 have A nice,將與 FvF 相互合作,把更多世界不同的觀點帶給大家。
2017-03-14

have A nice BEAMS

BEAMS 是一間以透過產品來創造文化為目標的“Culture Shop”,重視物件誕生的時代性與故事。以「美式生活店鋪」為主題,嚴選全球包含著 life style 與流行的商品,以選貨店文化先驅的姿態成長至今。 現今除了提供前衛、正裝、休閒、及街頭等各式風格的商品與各業種的聯名企劃之餘,更跨足咖啡廳、雜貨、家飾、音樂、藝術等領域,擁有十足的活力與創造力。 have A nice BEAMS 企劃,由 BEAMS TAIWAN 的店員們來為您解說每個品牌的特色與單品的細節。流行些什麼看這裡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