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就是要做本我們都想看的雜誌!

HOME / FEATURE / 雜誌 X 雜誌 2017-01-13 16:40
重新釋義日本的新生代雜誌《秋刀魚》
interview : Carol / photo : teikoukei 

上一回採訪《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時的那句:「因為編輯真正的創意不在於內容,創意應該在於形式,或者在於發現內容。」一直在我們心中縈繞著。於是後來,編輯部也開始嘗試以不同於過往的觀點重新檢視來到手中的不同故事,同時也仔細觀察或許與我們走在類似脈絡上的朋友,而在相隔許久後,再次開始的「雜誌 X 雜誌」企劃,邀訪同樣關注日本的《秋刀魚》,似乎也就變得那麼理所當然了。

《秋刀魚》第一期雜誌〈好想認識的100種日本〉於2014年11月首度出刊,一路至今已發行至第12期〈插畫的延伸〉,走過近八百個日子;其中歷經主題定調的轉變、人員組織的異動、經營走向的調整(註一),《秋刀魚》逐漸成為台灣中間世代認識日本風貌的一種引領。而現今以陳頤華(Eva)為主編的團隊是如何看待這樣的轉變,接下來又將雜誌塑造成如何的樣貌,是 haveAnice 這次透過訪談想試圖為讀者和新一代編輯們展現的。
  • 左至右為:攝影 Alina / 主編 Eva / 編輯 趙
haveAnice:《秋刀魚》定調為多面向主題的日本文化誌,首先還請與我們分享,一路挖掘各種不同主題風貌至今,「日本」在你們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樣貌或者概念。
陳頤華(EVA;主編):現在要我來形容的話,可能是一個有深厚底蘊的女人。我覺得她的樣貌有點捉摸不定,有時候只有看不清楚的面貌和背影,有時候又很俏皮可愛。越去了解就越摸不著頭緒,很千變萬化、心思縝密、有韌性,隨著四季與年紀變化會有不同體會;現在三十歲左右的我們去看,她像一個年長的女性,但五十歲的人來看,她或許又是一個恰到好處的年歲。

趙卉加(趙;編輯):我覺得他是男人,悶騷的上班族。但日本實在太多變,很難去定義。我去過很多小鄉鎮,對我來說日本是很樸實的國家,雖然可能大家對東京這類大都市的印象是很時尚快速,但我比較喜歡日本樸實的這一面,很扎實且辛勤的做事,並不是閃閃發亮的。

蔡昀儒(Alina;攝影):新舊融合得很完美,不停地在將相對的東西做出最完美的平衡的一個民族。我很喜歡看一些怪怪的東西,比如橫尾忠則(註二),創作出衝擊當時價值觀的藝術。我對日本的認識是從《秋刀魚》開始,本來對日本並沒有特別迷戀,是做了才越來越喜歡,覺得永遠都有新鮮感。我覺得透過《秋刀魚》可以讓他們知道被其他國家看待是怎麼樣的,像我經常看到什麼就拍什麼,喜歡拍有的沒有的,喜歡那些有趣的畫面。
haveAnice:《秋刀魚》出刊至今已度過兩週年,至今做過許多不一樣的主題,無論是日本旅遊、美食、商品甚至是在台灣的日本人都曾有所著墨。在主題或者編輯上有特別設定嗎?理想中有希望如何將日本呈現給讀者嗎?
EVA:日本人都會問說為什麼叫秋刀魚,這是因為さんま(sanma)這個詞日文和台語念起來一樣,如果寫作漢字,中文和日文也一樣。只是很簡單的名詞,但因為文字裡隱藏的幽默,簡單地就可以牽起台日,希望藉此引起台灣讀者的興趣,同時也讓日本讀者能以輕鬆的方式開始認識台灣。

《秋刀魚》一直以來都在介紹日本,從〈好想認識的100種日本〉開始,我們以100個面向去切入,讓大家能依照自己的興趣範疇去找到對應的主題來認識日本;可能是棒球、可能是美妝,也可能是旅遊或歷史。我覺得台灣很多人都是某個領域的專精,比如雖然是上班族但同時開了一個粉絲專頁介紹日劇,很多這種多重身分的人,因此我相信對於日本,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能著墨的點。

一開始我們把日本很多的切面帶給大家,接著第二期京都旅宿明顯是旅遊的切面,可是我們著重於大家沒有看過的樣貌。比如說你真的很窮,可能就要去住網咖,而我們也真的去體驗日本網咖的休息到底是什麼樣子。希望能用比較幽默,大家比較不習慣且不同的視角講述,這其實也是最初就設定,希望能透過一個個不同的面相將日本呈現出來。
haveAnice:雜誌創辦至今歷經人員的調整,雜誌在方向上有做了任何的更動嗎?覺得《秋刀魚》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在希望達成的理想狀態,以及對於日本的認知與喜愛為基準上,目前製作編輯時的想法與考量?有沒有特別有印象的封面企劃?
EVA:我們都不是做雜誌出身的,最開始真的是懵懂無知,完全不了解雜誌編輯的狀況;壞處是別人覺得我們不是本科出生,好處就是沒什麼界線完全仰賴我們的想法,有點類似土法煉鋼,像是付了一筆學費去和讀者溝通,邊做邊試探市場需要什麼。

不過比起在意市場需求,更想做一本我們都想看的雜誌。一開始是想忠實呈現日本的樣貌,不過隨著時間也了解到日本不缺少一本介紹日本的雜誌。

我覺得日本在強大的民族性背後有強烈被認同的渴望,像是他們有個節目在介紹全世界有哪些國家在使用日本生產的工藝和產品。因此後來覺得《秋刀魚》可以從台灣的觀點延伸成雙邊橋樑,並不一味去說日本很棒,而是以台灣的視角探究每一期的主題;一方面呈現台灣關注的議題,一方面日本也會知道我們怎麼看待他們習以為常的事物。

我們受到很多日本雜誌的影響,他們最厲害的就是,比如咖哩特輯,可能就會蒐集全東京咖哩店100、死前必吃十道咖哩,而在台灣根本很難做到,日本也不缺少這樣形式的企劃,而是缺少特別觀點。因此我們的咖哩企劃,就以和咖哩一樣橘色的銀座線出發,做了〈銀座線咖哩〉,銀座線是亞洲第一個地鐵,發展時正是二戰後日本發展的最關鍵時期,咖哩也剛好是洋食文化發展的重要指標之一。兩者的結合日本人怎麼都沒想到,但其實是我們也只有辦法做一條線的咖哩,因為取材數量上的難度,而成就另一種思維邏輯,從此之後也定調了《秋刀魚》扎扎實實的從台灣觀點來看日本文化。

〈多謝招待!日本梅酒X臺灣料理〉這期雜誌,就更可以說是這種概念下誕生的產物,日本的梅酒是家裡媽媽奶奶釀的、在家喝一杯放鬆的酒,在台灣卻是在居酒屋才會點的酒款,為了講述自釀梅酒的家庭概念,因此巧妙地結合了台灣家常料理,以有趣的方式,讓台灣和日本在梅酒這個主題上獲得連結。

我們希望讓一些交流引發後續的發酵,像開花結果一般。
《秋刀魚》的立場就是希望讓台灣被看見。
左圖為〈銀座線咖哩〉;右圖為〈多謝招待!日本梅酒X臺灣料理〉
趙:〈WHY?下北澤〉這期我自己很喜歡,下北澤是我在東京留學時最喜歡的一區,從顧客變成採訪,採訪到一家全日本我最喜歡的古著店,以前每天都會去買東西,買到店長都還記得。透過雜誌用不同的身分和店員談話,去到過去不曾去過的地方,這兩點應該是我覺得最棒的事情!
haveAnice:《秋刀魚》每一期的主題都有其獨特性,很引人入勝,但不少固定的專題更成就了這本雜誌的個性,其中「Hanako FORMEN編輯人傳真」專欄和「teikoukei」跨頁作品呈現都是特別有意思的部分,請和我們聊聊。
EVA:認識 Hanako 的主編戶高良彥先生是因為做咖哩主題時一通與 MAGAZINE HOUSE(註三)雞同鴨講的電話,想不到他後來答應了專欄的邀約。「Hanako FORMEN 編輯人傳真」基本上是完全跟著主題走,我們會先討論方向,然後戶高先生便依據主題分享屬於他的品味和經驗撰寫,每次收到都覺得非常驚喜;像是〈臺灣人說日本語-臺語與日語的時代交會〉這期中就提到,他的爸爸曾經到台灣工作,這樣意料之外的連結。戶高先生也曾說,這個專欄讓他重新開始寫文章這件事像是一種挑戰,很多照片更是接稿後才實際去拍攝,讓人非常開心。

而「teikoukei」(註四)的跨頁攝影呈現,一方面是我們的私心,一方面則是為了營造雜誌中的日本氛圍,是可以透過簡潔有力的影像 punch 很重一下,而再透過攝影師的文字與大幅的跨頁照片,兩者加成就可以簡單又有力的呈現出日本日常。

其他像是介紹47個都道府縣且可能連當地人也不知道的「四七新聞」,以及不同領域的人針對某時期一件事進行交流的「對談」,還有採訪工坊或者在任何領域有專業技術的人的「職人」等專欄,也都很受讀者歡迎。
haveAnice:這次進行訪問的地點大稻埕南街得意,對於《秋刀魚》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在促進台日文化交流的這個路途上,未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規劃嗎?比如說,脫離紙本雜誌的範疇進行不同的嘗試。
EVA:大稻埕從清朝到日治時期,發生很多文藝興起,像是樓下的民藝埕就有很多台灣的民藝工藝作品,但也有日本柳宗裡的展覽,這裡同時接納和包容台日文化,新與舊的元素都在這條街上發生,我覺得這就是台日交流最不著邊際的樣貌,並不大張旗鼓的宣揚,是自然而然地交互作用。

未來的目標在短程上希望能從雜誌做到台日交流,慢慢讓各種主題都和「台灣產生關係」,第一個層次是透過企劃用很舒服的方式進行,第二層則是期待交流後創造出新的東西,這會是雜誌的兩個面向,也是未來要繼續的目標。

而如果是長遠的來看,想轉作實體的活動,但可能很有難度(嘆氣)。我們想將雜誌內容變成體驗,比如說促成旅行或者職人活動等,因為實際體驗後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文字就會產生各自的效果,能讓紙本更紮實。haveAnice 活動就做得不少,我也不覺得有任何衝突,因為橋永遠都不嫌少,每個人搭起來的橋都不一樣,橋越多,能走過去的人就越多。
haveAnice:對於目前台灣雜誌的市場,有什麼樣的想法?還希望看到哪些其他類型的雜誌?
EVA:國外有很多不同類型雜誌,台灣的太侷限了,大概就是生活風格、時尚、商業。我覺得這是台灣通路分類造成的困境,《秋刀魚》做盛岡的時候被放在旅遊,做梅酒被放在美食,但日本的雜誌分類很模糊,就會有很多可能性發生。

雜誌的確是在式微,當資訊越來越便利,編輯可能會誤判有些主題可能會沒有市場、被以為是沒有人要看。做《秋刀魚》之前,會想只是單純介紹日本文化有人要看嗎?你不做就以為沒有人看,但這群讀者其實是存在的,而究竟是這群讀者本來就存在?還是因為雜誌才凝聚了這群讀者?這個思維邏輯完全不一樣。

如果說台灣現在欠缺什麼雜誌?很難說的完,但我想短時間內市場很難再接受沒有商業考量的雜誌。地方誌的蓬勃很棒,某個程度上解決了台灣雜誌被分類的狀況,用跳脫的方式在思考,打破了疆界。更進階思考的話,會覺得缺少了 FREE PAPER 這樣的刊物,像是你們也介紹過的「只本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編按:【閱讀】只本屋 ── 關西第一家Free Paper專門店),因為刊物本身免費不以販售為營利目標,更強調的就會是理念想法,台灣現在欠缺的雜誌也許可以從這樣形式的載體去補足。

趙:我自己很希望有類似《秋刀魚》型態介紹其他國家或地方的雜誌,因為我超想看泰國的,可能可以取名叫山竹,感覺很有趣。也會想說,之後有沒有機會去負責東南亞線的雜誌上班!
haveAnice:請與我們談談,對於線上雜誌與紙本雜誌不同的看法,是否特別情有獨鍾紙本雜誌嗎?紙本雜誌存在的對你們的意義?
EVA:我相信紙本不會消失,當初在募資時也一直強調紙本不死!當這個精神用在印刷上面,封面也因此每次都下足苦工,像是談設計那期〈美的進化論〉就用了特別色,去看印的時候非常興奮。而且紙本最珍貴的就是可以不斷地被翻閱,就算是有時效性的雜誌,去舊書攤翻到一本1988的雜誌,彷彿就可以感受到那個片面時光和氣味的刻畫,這是我很珍惜的事情。

Alina:紙本有很多不可取代的事情,未來如果可以,我會想做有彈簧、立體的,或者有東西可以掉出來,甚至是有毛毛觸感的雜誌,感覺會非常有趣,也會帶給讀者不同的思考。
haveAnice:最後,想請您向我們的讀者推薦一《秋刀魚》以外的雜誌,或者一位您們喜歡的總編輯,也簡單分享推薦的原因。
Alina:《Apartamento》。一本西班牙設計雜誌,西班牙文字面上是公寓的意思,以建築和室內裝潢為主題,閱讀時不會讓人有專業壓力,照片很有趣,是以一個收藏的心態在看這本雜誌。
趙:我在進來之前沒有看雜誌的習慣,之前買了《BRUTUS》以村上隆跟奈良美智為主題那期,封面做了兩層,還蓋了兩個奈良美智的印章,非常喜歡。 
  • 《BRUTUS》2001年九月号,以「奈良美智、村上隆は世界言語だ!」為題,介紹兩位藝術家的藝術世界。
  • 《Apartamento》Issue #18,介紹了擅長將生活用品轉化為實驗性質的雕塑與裝置的藝術家 Andrea Zittel , 並介紹了一系列 A-Z West 設計美學。
EVA:關注日本文化層面的《DISCOVER JAPAN》企劃能力非常強很深入日本地方,強調地域性;另外《yucari》則是以發現美好的人事物為出發,不論是器皿、茶道、歌舞伎都有。這兩本雜誌都有助於深入認識日本,很推薦。 
  • 《DISCOVER JAPAN》
  • 以飲食、logo、用具等各層面,從過去比對到未來即將發生的奧運,內容精實廣闊到令人敬佩!
《yucari》
未曾停下成長的腳步
採訪之中,不斷能感受到一本刊物,於短時間內持續進化成熟所不斷散發出令人目不轉睛的魅力,而以三個女生為核心的編輯團隊,儘管在最初的理想與現實之間,難免拉扯或者搖擺,但 haveAnice 自認識團隊以來,未曾看見那眼中堅定的光芒消逝過。持續前進的他們,不僅已悄悄開始讓編者序成為中日對照,也將自第13期開始改為膠裝,讓雜誌放上書櫃能更加容易被找尋辨識,希望未來的每一期,都帶給讀者更具有蒐藏價值的《秋刀魚》。
 

附註
註一:《秋刀魚》雜誌一開始由許哲寧、陳頤華、鍾昕翰共同創辦,許哲寧後來因個人因素於2015年7月前後離開雜誌,自2015年9月號第5期〈出發東北!時空之旅〉開始,雜誌改陳頤華做為主編,並偕同編輯趙卉加與攝影蔡昀儒,成為以三人為核心的團隊,同時也正是本次的採訪對象。

註二:橫尾忠則(1936年 -),以插畫出身,同時活躍於設計、文學、廣告、劇場、音樂、舞踏、電影等,是一位跨領域的藝術家,也是1960、70年代跨界交流撞擊創作火花的代表人物,是至今仍活躍於日本藝壇的國寶級大師。

註三:MAGAZINE HOUSE 為1945年創立的雜誌集團,為日本最早的人氣日本電影、音樂、藝能界新聞情報月刊雜誌。至今70年來至少出版過20本家喻戶曉的生活風格刊物,包含《POPEYE》、《Casa BRUTUS》、《BRUTUS》、《&Premium》、《Ginza》、《Hanako》、《an.an》等,引領了時代潮流,於世界各地都具有相當的影響力。

註四:teikoukei,本名鄭弘敬,於2012年結束日本寫真留學生活,返台後陸續推出攝影集《裂痕》、《有菌》等深獲好評,現活躍於年輕攝影業界,亦為haveAnice主要合作攝影師。其擅長以鏡頭捕捉平凡生活中一閃而逝的吉光片羽,以不刻意、不做作的畫面呈現,透過他所呈現的影像,經常能感受到他對於人以及對於生命的溫暖關注。


圖片來源
1.《apartamento》官方網站 https://www.apartamentomagazine.com/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8-09-25

Freunde von Freunden 朋友的朋友

Freunde von Freunden(FvF)是一家來自於德國進行國際報導的獨立媒體,其主要關注來自於不同設計與文化領域背景的人們,希望透過與世界各地不同人的訪談,帶給讀者們無論是關於城市印象、藝術領域、生活方式等,多元的資訊與觀點。一直致力於提供多種面向且具有專業深度的 have A nice,將與 FvF 相互合作,把更多世界不同的觀點帶給大家。
2017-03-14

have A nice BEAMS

BEAMS 是一間以透過產品來創造文化為目標的“Culture Shop”,重視物件誕生的時代性與故事。以「美式生活店鋪」為主題,嚴選全球包含著 life style 與流行的商品,以選貨店文化先驅的姿態成長至今。 現今除了提供前衛、正裝、休閒、及街頭等各式風格的商品與各業種的聯名企劃之餘,更跨足咖啡廳、雜貨、家飾、音樂、藝術等領域,擁有十足的活力與創造力。 have A nice BEAMS 企劃,由 BEAMS TAIWAN 的店員們來為您解說每個品牌的特色與單品的細節。流行些什麼看這裡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