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O.OO _ 劉昱賢/盧奕樺 x 插畫家_JON JONES

HOME / FEATURE / 他們的工作室 2015-12-15 17:05
關於紙上的理想
interview_劉秝緁 photography_teikoukei

「O.OO」念作歐點歐歐,取自設計師總在午夜時分靈感來的更多,由兩位設計師小肆及 Pip 共同成立。因為對平面設計的關注,好奇蒐集已久卻不得其解的印刷方式,後來在一張螢光色明信片的小小提示裡,看到了"Risograph Printing"的字樣,延伸喜愛,便把在國外紙本常見到的 Risograph(孔版印刷)帶給台灣的大家。這是一種古老的印刷技術,油墨與紙張親密又疏離的關係,彰顯了顏色的立體與存在感,在特殊色上好像摸得出那些微微的顆粒,一色一版的印刷手工,在製版與對位中偶爾有一點點跑走,因此不會有一模一樣的效果,是 RISO 獨特的瑕疵美。

O.OO 提供印刷及設計的服務,實踐腦袋裡的想像,從繪製到印刷,一條龍的連貫,你可以從印刷的方式去想設計的可能性,跳脫尋常的路徑,和 O.OO 一起富有彈性。此外,O.OO 也推出自己的作品,這次與工作室的新夥伴 Jonathan Jones 一起創作出 2O16 Risograph Calendar,haveAnice 藉新作品合作的契機,邀請小肆、Pip 以及 Jones 和我們一起聊聊,關於 RISO 以及印刷紙品的事。

— 從原先公寓式的狹小工作空間搬到了現在的 studio.263。請和大家介紹這個新的空間吧!
Pip:從之前比較封閉的工作空間到現在新的工作室,空間變大,加入新的夥伴,成為一個設計的共同工作空間,開始有了不同的團隊,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多了,也有不同的雙向交流。像 JONES 專長畫插畫,而我完全不擅長,就會有很多新的火花。 
我也曾經想像過:『那會是一個位於一樓的工作室,到處都是紙,牆上有各式各樣別人和自己的作品,門打開時風吹進來,所有的紙都飛起來。前面會有一個空間展示各種不同的印刷品,可以來參觀,也可以自己 DIY,O.OO 就是一個輔助的角色。』
紙本如何在現代網路這麼資訊爆炸的時代生存,基本上人去記憶東西就是靠各式各樣的感官,除了視覺以外,觸覺嗅覺其實都是,像這種東西拿近聞的時候有油墨的味道,觸感也跟一般的印刷品不同,需要去摸去看,拍照起來是有落差的。

— 也和我們說說 Jonathan Jones 加入的契機。
和 JONES 是在五月時的 Not Big Issue 小誌 / 獨立刊物市集認識的,他那時候剛來台灣沒有多久,一直對 RISO 很有興趣,後來發現我們在做的和喜歡的以及需求的事情都差不多,我就一直把他的想法放在心裡。新的工作室是有天回家路上看到的空間,加上 Eszter Chen 也是我一直很欣賞的插畫家,於是這邊就聚集了喜歡的創作者。工作的氣氛比較好,大家之前都是自己在家工作(JONES:之前一個人在家都很lonely)。大家都很 nice 很 open-minded。

—解釋一下Risograph的特色是什麼?
小肆:RISO 複印機長得很像一般的複印機,這台機器本來就是單色複印。早期用來印考試卷、信封或作業本等比較單純的快速複印作業。只不過原料不一樣,外面一般複印機使用的是碳粉或墨水,RISO 的則是大豆油墨,跟印刷廠一樣,所以印出來的效果不會像碳粉一樣,光澤比較自然,也因為油墨會吃到紙張裡面,顏色比較飽和。另外更大的差異是廠商出了越來越多顏色後,創作可以用這個特點來做套色,疊色後會有更多不同的效果產生。

Pip:RISO 的每個單色都是原廠自己調出來的特別色,飽和度很高,像是這個螢光粉,一般印表機的 CMYK 印不出來。這些顏色都是進口帶回來的,一個滾筒對應一個顏色,不能做混色。現在 O.OO 有11個顏色。一次只能列印一種色彩,專心地印刷出比一般平版印刷更加飽和的色彩,而是一種介於色素浸入紙張和浮出紙面的美妙,很真實,透過略微凸起的線條你知道顏色確實獨立的存在,這是屬於 RISO 印刷術獨特的美感。

— workshop向來是吃力不討好,堅持繼續這件事的理由是?
小肆: RISO 提供另外一種印刷方式選擇,過去都是絹印或著是直接手繪的方式比較有手感,但這都會有一個比較困難的門檻。介紹 RISO 給大家後,帶大家用手作、剪剪貼貼後馬上就可以印刷,在課堂上做屬於自己的旗子、筆記本,用自己喜歡的素材做東西。門檻降低的創作讓大家有更多的樂趣。 

— 關於這次2O16 Risograph Calendar
這次與新夥伴 JONES 一起創作,以 JONES 的插畫為主視覺,分享自己對於時間的概念,兩個月為一組對應圖像,其中的脈絡是觀看時自行想像的空間。
JONES:與 O.OO 合作,透過 Risograph 印製出來的成品有很棒的感覺,這樣的質感使我的作品更為完整。而且,具手感的特性讓人更想去看、更想去觸碰。
關於桌曆中的插畫,因為這是一個年曆,年曆代表的是時間,並不只是過去印刷著漂亮照片那回事,而是可以賦予更多關於時間想法和想像的載體,讓這個提醒時間的意義更為深刻。裡面的插畫都是自我對於時間概念的投射。

Pip:年曆中的每張卡片都是一組時間關係的對應,用 JONES 切入時間的視角,給人更多想像。
去年 O.OO 也有做年曆,比較像是牆上裝飾性的東西,身邊的朋友反映希望年曆是可以放桌上、可以寫,有比較高的實用性。這次的作品就可以站立在桌上、可以抽出頁面貼在牆上、放在桌墊下甚至夾在書頁裡都可以有他的意義。抽取式的設計又帶點繪本的感覺,讓互動更有趣。
 
— 紙品印刷對你們的意義是甚麼呢?
JONES:網路停留的注意力很短暫,讓人不會珍惜。創造的過程從發想點子到實際成形的過程很長,但相反地,對觀者而言大多只是在屏幕上點兩下放大,然後就轉換到下個頁面。有個實際印刷出來、可以觸碰的紙品,你甚至可以從上面感受到手工創作的痕跡。

小肆:JONES 很喜歡紙本的東西,他的插畫也喜歡絹印,他昨天自己就在那邊印~(Jones:It’s just a test.)大家在這邊互相交流,對於紙張有問題可以直接問我們,如果對顏色或是圖案、網印有需求我們就會問他。在這裡大家都可以互相學習。
— 也和我們說說喜歡的印刷作品。
Pip:Clay Hickson 是我很喜歡的一個芝加哥插畫家,擅長影像的拼貼加他自己的插畫,畫面中有大量女體拼貼、和強烈配色。
JONES:英國印刷公司出品的 NOBROW 是我最大的靈感來源,裡面有許多藝術家和插畫家的作品,就是因為看到這本雜誌才讓我開始想做插畫。
Pip:NOBROW 這一期就訂說印五個特別色,一般的平版印刷不會有的顏色像是螢光綠,找幾個插畫家來合作,他的疊色原理其實和RISO、網印一樣,在裡面可以看到特殊色在各種圖形的應用,也可以看到疊色的效果,很迷人。
— 除了工作室,平常還會去哪邊找靈感呢?
Pip:RISO 現在被插畫家或藝術家重新拿過來,轉變成比較藝術品的東西。 我之所以喜歡買或看這種很 local 的東西,這上面都有 RISO 的味道,早期的油紙袋、小傳單都是那樣印刷的。還有電線桿上的售屋資訊,以前都是單色,下雨天紙濕掉,可是墨不會暈開。 

因為在這個地方真的住太久,每次從國外回來才會發現台灣很多東西非常可愛,有它的細節在,JONES 就說水果紙箱上面印製的字和圖樣很特別,對國外說紙箱就是運送的東西並不會印這些。 所以我很喜歡到市場走走看看,去接觸這些古早的味道。
現在 O.OO 有11個顏色,這是其中一罐。
  • 這就是「RISO」複印機
  • 一個滾筒對應一個顏色,不能做混色
這張想說,要建立一個寺廟要花很長的時間,首先要宗教信仰,再來設計、建造等等,接下來人們也會去保存
英國圖文出版社-NOBROW推出的 NOBROW Magazine 收錄各式的插畫作品,一年出刊兩次,集結超過40位藝術家為每以期的主題做發想, 每一頁都是有趣的點子。
落地窗前就是Clay Hickson 畫面中有大量女體拼貼、和強烈配色。
— 快問快答
1. 最想做的東西、合作的對象
O.OO:看到這個問題,腦袋馬上出現一連串走馬燈,所以我想沒有最而是有很多計畫都很想去執行,譬如我們一直想將檳榔盒作為一個和不同輩分、行業的人交流的媒介之一,而這個計畫也是和 no.263 成員一起發想的!

JONES:I think that I just want to be in love with the work that I do, and enjoy doing it, and never have to stop doing it. I still can't believe that this can be my job, and that I can make a living out of drawing. It's pretty amazing. As far as collaborations go, I am so happy to have met such great and supportive people who have collaborated with me already, and am looking forward to what the future has in store.


2. 想透過印刷/設計完成最天馬行空的事
O.OO:哦,有有有!最近做平面和 craft 的東西一陣子,也實踐了 SelfieBook,突然很想回去做動畫,然後利用animation+risograph 做一系列的 flip book!:p

JONES:Working with O.OO has already been a dream come true on so many levels; they are such a fantastic bunch to just be around, Their energy and passion for their craft is absolutely awe inspiring.


3. 喜歡的設計師/藝術家
O.OO:頭痛啊這個...真的太多了,若以最近來說的話,是一個台灣女生的獨立服裝品牌『8enny Lin 』,她的作品是我自己很喜歡的那種有細節的瑕疵美,除了本身是服裝設計師外也是一個攝影師「Between your small listener 」便是他影像創作的另外一個品牌,通常來說一般都是將日常作為創作的靈感,而他特別的地方就在於相處時發現這傢伙是反其道而其,她是將創作延伸到自己的日常!

JONES:There are so many, so I’ll name the first five I can think of ; Tiger Tateishi, Geoff McFetridge, David Orielly, Katsuhiro Otomo and Thomas Campbell.


4. 最喜歡工作室哪個角落,你都會再那個角落做甚麼?
O.OO:實不相瞞,是廁所!工作室唯有廁所我們還沒有想到該怎麼去整理,所以那算是最冷的地方,而在廁所能發生的事情也最為單純,若有需要幾分鐘的沈澱,我也會往那邊走去!

JONES:My favorite places to work are anywhere where there is a good view, green plants, and sunshine in abundance. And if it’s not a sunny day, somewhere where its warm and cozy. These are the places that give me the most inspiration and desire to work.

5. 獨立的精神是甚麼
O.OO:跟著O.OO一路走過來,最大的心境轉變在適應各種場合扮演不同的角色並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不忘risograph的初衷然後延伸出更多觀看事物的角度,追求無法預測的瑕疵並且懂得享受。 不敢說有什麼獨立的精神,各方面真的都還在磨練。

JONES:Being independent means irregular working hours, contstantly stressing about money and where the next job will come from, and if youll have to start working as a barista again.


6.除了工作室還會再那些地方尋找靈感,有沒有特別喜歡去的地方
O.OO:Instagram 、漫畫神器(app)!哈哈 哈哈 哈哈

JONES:I like to go skate, and explore new parts of the city, and look at all the interesting buildings.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that is new, or something that I haven’t noticed before.
 

—最後也由 Jones 來為我們用插畫的方式回答下面的問題。
1. Riso 帶來的影響是甚麼樣子 
2. 工作與你的關係是 
3. 對未來發展的想像
4. 請為我們畫一個haveAnice 

採訪在一個好天氣的上午,RISO 印刷和 O.OO 搬家不久的工作室一樣,還有很多好玩的可能性,一點點的瑕疵都是完美的必須。haveanice 編輯部再次體會到對這些工作者對自己工作的熱情與專注,這也是這個企劃一直想要傳達的主題。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5-07

匿名主義的襪子-Keep your feet comfortable

秋冬是全身上下都可以好好打扮的季節,露出度最少的襪子可以說是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秋冬襪子特集請來兩位男裝設計師與大家談談從基本素色款到花俏款,要如何利用襪子讓自己的風格更加精彩。 富錦樹355引進日本襪子品牌 Anonymousism 喜愛襪子的男士們不可錯過! 線上商店: http://www.fujintree355.com/brand/24/products
2015-11-26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