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編輯該有的工作形式

HOME / FEATURE / 雜誌 X 雜誌 2015-05-18 18:35

have A nice一直非常關注紙本媒體的發展與現況,所以有了『雜誌 x 雜誌』的企劃,延續先前訪問香港城市雜誌《號外》總編輯張鐵志,這次我們編輯部直飛日本拜訪了我們很喜歡的雜誌《TO magazine》。這是一本每季以東京23區輪流做為主題,深入式報導的雜誌。相信看過的人一定都會對這本雜誌的圖文與編輯方式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實際上這本雜誌究竟是如何開始,以及雜誌背後的公司又是在做哪些事情呢?我們拜訪了 TOKYO PISTOL 社長草彅洋平與《TO magazine》主編川田洋平,由兩位來為大家探討編輯這件事。

hAn:開始製作發行《TO magazine》的動機是什麼?

草彅:一開始是像我這樣的東京人到外縣市後,發現有很多很棒的店,因為房租比較便宜,地方也比較大的原因吧。對我而言,不在東京做這些事好像也沒什麼意義。剛好同時外縣市也興起一股「地方誌」的風潮,大家覺得東京好像很無聊的時期,開始大概是這個原因吧!

川田:在做這本雜誌之前吧,剛好有段時期我也覺得東京挺無聊的。我們因此覺得可以實際以雙腳走訪東京,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

草彅:川田君是琦玉縣人。我來自東京下北沢的正中央。當時很多人回到自己出身的縣市從事他們在東京做過的事情,感覺很熱鬧有趣,像我這樣的東京人反而突然覺得有種在圈外的感覺,很不可思議。住在東京的人不太了解東京,有種看不太清東京的感覺;像川田君這樣親自走遍東京的話,一定會有有趣的地方。這應該就是這本雜誌開始的理由。

hAn:的確是這樣沒錯,像我是臺北人,說實在我也很難說出來臺北哪裡好玩,自己周圍買房子的也大多是南部的朋友,其實跟現在的東京狀況很像。以前住在東京的時候,也常常被朋友說介紹一下東京有趣的地方,不過說實在的因為自己住在東京所以不清楚東京有什麼好玩的,結果還是只能介紹原宿之類的觀光地。現在有這本雜誌之後就可以推薦朋友去一些在地的地方。

hAn:草彅先生平常在做什麼樣的工作?如何透過工作進一步挖掘東京有趣的事物?目前在《TO magazine》主要負責哪些工作呢?

草彅:我現在擔任日本偶像團體「桃色幸運草Z」的演唱會場刊的編輯長、「BUNDAN Coffee & Bear」與「GANORI」的企劃等,最近也開始有一些提供網路販售服務的點子,有很多事情的感覺。基本上就是藉由人與人的連結,從中找到新的事物。作為雜誌的編輯,每天都是在做類似的事情,不過後來開始覺得很無趣;編輯有很多種類,去發掘別人尚未發掘的新事物,簡單說這就是我的工作。

最近手上有個電影工作,以前有個叫做「wonderboy」的饒舌歌手,2011過世了,不過在YouTube上留下許多影片,wonderboy 的歌詞非常引人共鳴,卡莉怪妞(註一)與 SEKAI NO OWARI(註二)都非常推崇;因為人已經過世了所以也不會有下一個作品,於是我就開始剪輯YouTube所留下來的影片,將它編輯成紀錄片。雖然是以公司的名義製作的,不過我並沒有一味追求利益,總之就是什麼都可以編輯就對了。 

在《TO magazine》則基本上以寫專欄為主,其他內容就不太過問,當然如果川田君需要討論,我們就會討論,例如這次的世田谷區特輯,因為自己是世田谷區出身的,所以有很多事想說。不過,我在製作的時候不太喜歡被人家說東說西的,我想川田君也是一樣,所以會什麼都不說。(笑)

hAn:兩位在東京住多久了呢?對於東京有什麼樣的想法?

川田:我是琦玉縣出生,來東京念大學,前後大概五年了吧。

草彅:我的話39年了,幾乎沒出過世田谷區,開始對東京有興趣大概在27、28歲左右,之前可能真的比外縣市的人還要不了解東京,小時候就有的店當然知道,不過認真看待東京是從27歲開始。

年輕的時後沒什麼錢,工作後比較有在賺錢,理所當然就會想去找些好吃的,常去的店也就越來越多。噢,原來這裡有這樣的店啊之類的,然後開始喜歡在路上亂走,於是有很多新的發現。舉例來說,世田谷區的人不太會去墨田區,東京雖然電車四通發達,不過因為轉車的複雜性與路程的關係還是被分成很多段;例如我要從世田谷區的下北沢去杉並區的高円寺,明明坐公車或計程車很快就可以到,不過因為兩區電車沒有通,所以要到新宿轉車繞一大圈,因此這兩區很少有文化上的交流。或者是從涉谷坐銀座線去淺草,也會感受到兩區人的長相完全不一樣。雖然也有想過要去淺草喝酒,不過喝醉了之後計程車錢太貴,年輕的時候就不太會去,現在就會覺得偶爾坐一下計程車也沒關係(笑)。

川田:我學生的時候其實也對東京沒什麼興趣,好像是開始工作之後吧。一開始就是坐坐山手線,每換一站就會變另一種景色,放眼世界好像也只有東京這樣吧。最早則因為BRUTUS的工作我們一起在路上逛街,蠻懷念的,那時候正開始製作《TO magazine》第一輯。 

hAn:東京有很多分區,東京人記得全部23區嗎?未來是否有計畫做23區以外的特輯?假設23區都製作完成後,有什麼打算呢?

川田:東京人好像都只記得車站名吧,好像比較不會去記得區名,例如北區在哪?大該就是赤羽那附近這樣。那赤羽之外還有哪裡是北區呢?我想大家都不太清楚。

草彅:大多數的東京人以自己住的地方為據點,來觀看自己與區的關係性,公司在哪也有影響。如果做23區之外的特輯好像沒人會看的感覺,哈哈。不過,東京其實還有一些外島,例如新島,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主題。不過,川田君第一期做的足立區好像他本人有一些不滿意,也有可能再做一次,或是東京整個做一本,是有很多做法的。基本上23區全部做完就是6、7年後的事了,到時候應該很多事都不一樣了。

川田:對啊,基本上23區可能完成後就不會做了,不過或許可以做一本《TO》的東京觀光書,感覺應該很多人有興趣,在臺北也可以賣。還有很多可能性。只是說現在就是專心把23區做完吧。 

hAn:如果做一本臺北特輯呢?兩位對於關注地方的漸漸興起,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川田:臺北特輯感覺很不錯啊,蠻有可能的。一直以來大家都很重視如何把文化變成產業,不過最近比較明顯的變化就是企業也開始關心文化發展,甚至願意出資贊助文化產業。例如我們把《TO magazine》做好,那就有一些大的客戶想來跟我們合作,藉由這樣的合作就可以互惠。這樣的狀況這幾年開始成型,是我一直想做的事。

草彅:其實最近蠻多這樣的合作案的,例如《TO magazine》與小田急線的合作,GAP的合作也是。雖然是服飾品牌,不過想要與「城市」多點連結,以前都做網路企劃比較多,現在則會想與文化類雜誌合作。
以前不管自己做了多有趣的事,大多都只會讓人覺得是同人誌,或是默默無聞的雜誌。現在大部份的雜誌都沒有賣得很好,不過真的做出好東西時,大家反而會特別關注,某種意思上來說,現在反而是一個好的時代。就像是《TO magazine》雖然不是賣得超好的雜誌,不過反而能夠打動到對共同議題有興趣的族群,而如何跟這些人產生互動,就變得很重要。

川田:近年所謂的「地方」風潮,其實也就是「特定區域」的延伸,關心某些特定區域的新聞,我想接下來幾年也會繼續在風潮上。所以要是能做臺北特輯我們也很歡迎。

草彅:現在大家對自己住的地區很有好奇,我想這本雜誌可以成為大家理解自己居住區域的契機。像川田君很有趣的就是因為三個月做一本,所以就去那個地方住了再說,很像電波少年(笑)(註三)。畢竟雜誌報導別人的事情,所以一般編輯方式就是,採訪完發刊之後就不太會有什麼連結了。可是相反的因為《TO magazine》是與當地的居民共同生活,每天跟大家喝酒交際,自然而然交情變深,是依賴大家互相幫忙完成雜誌的。自身體驗對這本雜誌很重要,簡單說就是用大家的關係性來完成這本雜誌。

川田:雖然說是住在那邊,不過並不是在那邊租房子或是把家當全部搬過去的感覺,基本上我還是有個家啦。只是會在別的地方尋找一個據點,因為常會喝酒到很晚,所以會找個晚上可以住的朋友家之類的。

草彅:說穿了就是可以省住宿錢跟計程車錢(大笑),總之就是親自體驗,用自己的雙腳探索城鎮,可以說是編輯原本應該有的工作方式。

hAn:可以仔細的說明一下「編輯原本應該有的工作方式」是什麼嗎?

草彅:現在有很多編輯都是在網路上搜尋到的資料,或是透過電話訪問之類的。其實編輯應該要親力親為,自己感受人事物,雖然這樣成本很高,可是多多累積這樣的事情,最後就能從這些人事物身上得到新的知識而完成工作。

川田:照理來說我們看雜誌就是希望得到我們本來不知道的事情,可是現在很多事都是大家知道之後才放在雜誌上。我自己是對這樣的事有點排斥。所以這本雜誌裏面幾乎都是網路上找不到的資料。關於這點草彅先生也很支持我的想法。 


hAn: 第一期叫做《TO magazine》第二期《To》第三期《Tomag》五六期要變回《TO magazine》請問其中有什麼理由嗎?
 
川田:其實是個很商業的理由,就是因為如果叫做《TO magazine》的話就一定要申請雜誌的出版權,這樣的話就會很貴。因此想說申請 mook(註四)好了,後來被詢問做的是 magazine 可是申請 mook 是什麼意思,所以名字就改成《To》。第三期又因為想要多點雜誌感,所以就變成《Tomag》;最後想說還是叫《TO magazine》好了,所以還是申請了雜誌出版權。 

hAn:接下來聊聊 TOKYO PISTOL 這間公司在做些什麼吧!這個空間算是 share office 吧。這是怎麼開始的呢?
 
草彅:這裡原本是朋友的空間,後來因為要結束,所以我就接下來了。基本上我們公司都是靠著人際關係而發展不同的企劃,所以要是大家可以近距離的一起上班的話,無論要討論什麼都很方便,對我們這種做創意工作的人來說是很好的。也的確開始 share office 後,促成了很多不同的合作案。


hAn:關於燕麥穀類《GANORI》這個牌子的發展,又是什麼樣的故事?

草彅:因為現在日本很流行夏威夷的鬆餅,就想到可以來做燕麥穀類(Granola),剛好也還沒有人做,所以就開始調查 Granola 的歷史。基本上就是燕麥、麥、玄米等穀類加入黑糖與植物油後,放入烤箱烘烤再加上果乾和堅果類的食物。早期因為攜帶方便又富含營養價值,所以成為露營必需品。1960年開始,則因為美國開始興起健康與自然風潮,而受到一般人的注目;同時 Granola 代表著自然的健康,就自然而然地與嬉皮文化聯結在一起,聽說Woodstock時很多人吃。更有趣的是,註冊到「Granola」的公司「Kellogg Company」,最早開發的玉米片商品其實是提出「禁慾」健康概念時所衍生出來的。所以現在日本的「草食男子」,可以說是從那邊發展過來的嗎?哈哈。

hAn:最後想請兩位與我們分享一下,在工作上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呢?

草彅:錢吧!(大笑),開玩笑的。是夢想吧!!(再次大笑)這也是開玩笑的。應該說是誠實認真得工作吧。不管是做雜誌或是其他事都一樣,花了多少時間到最後就會累積出來相對的成果。像是有些雜誌一看就覺得沒有花時間,不過《TO magazine》真的花很多時間,自己都覺得恐怖,非常有密度;一直以來我都想做有密度、有厚度、有深度的工作。另外就是不借錢,這很重要,因為花大錢做出很不錯的東西,可是不持久的話一點用處也沒有,所以如何長久持續對我來說很重要。

川田:我的話是健康吧,精神上的健康,不生氣之類的。不過聽說很多常生氣的人,其實都是誠實的人唷。


附註
註一: Kyary Pamyu Pamyu,日語: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日本女性模特兒和歌手。主要活躍於服裝雜誌,是青文字系的代表模特兒之一。
註二:SEKAI NO OWARI(意即世界末日),簡稱セカオワ(Sekaowa),為日本的一隊四人樂隊,於2007年組成,於2011年憑藉單曲《INORI》正式出道,隸屬 TOY'S FACTORY 旗下。成員有三男一女,包括主唱 Fukase、吉他手Nakajin、鋼琴手 Saori 和戴著小丑面具的 DJ LOVE。
註三:日本電視節目,以突擊有名人與超高難度企劃造成收視炫風,著名企劃有「橫斷歐亞大陸,目標倫敦」等。
註四:雜誌書,將雜誌(magazine)與書(book)結合的出版品類型

此企劃其他內容

其他企劃

2016-09-05

Freunde von Freunden 朋友的朋友

Freunde von Freunden(FvF)是一家來自於德國進行國際報導的獨立媒體,其主要關注來自於不同設計與文化領域背景的人們,希望透過與世界各地不同人的訪談,帶給讀者們無論是關於城市印象、藝術領域、生活方式等,多元的資訊與觀點。一直致力於提供多種面向且具有專業深度的 have A nice,將與 FvF 相互合作,把更多世界不同的觀點帶給大家。
2015-12-17

have A nice BEAMS

BEAMS 是一間以透過產品來創造文化為目標的“Culture Shop”,重視物件誕生的時代性與故事。以「美式生活店鋪」為主題,嚴選全球包含著 life style 與流行的商品,以選貨店文化先驅的姿態成長至今。 現今除了提供前衛、正裝、休閒、及街頭等各式風格的商品與各業種的聯名企劃之餘,更跨足咖啡廳、雜貨、家飾、音樂、藝術等領域,擁有十足的活力與創造力。 have A nice BEAMS 企劃,由 BEAMS TAIWAN 的店員們來為您解說每個品牌的特色與單品的細節。流行些什麼看這裡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