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和田紗依與和田豊嗣的日常生活和旅遊 @東京自由之丘

「東京」,
這城市名字在我們腦海中喚起了一連串強烈又令人目眩神迷的城市繁榮景象,很難讓人聯想到海灘與衝浪文化。

紗依是第三代的江戶之子(註一),父親向來熱愛衝浪,鄰近的海邊自然而然地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的父親每當在例行建築工程中休息時,最喜歡開車到位在鐮倉的稻村崎衝浪景點,而紗依則在車上聽音樂中找到她脫離現實的寄託。身為一位充滿熱情與抱負的插畫家與藝術家,紗依是東京難得一見能靠喜愛工作維生的新一代創作者。她的作品包括素描、隨筆塗鴉與繪畫,不但藉著這些創作媒介開啟了她豐富的異想世界,同時也反映她對於生活、人與音樂所懷抱的熱情與直覺性的情感連結。


我們去了一趟東京都心的自由之丘,參訪和田一家人。雖然從他們家窗外放眼望去是一整片房屋,看不見藍色大海,卻很容易能感受到豊嗣當初在設計這棟房屋時,腦海全是以陽光與海浪為藍圖:充足的陽光灑滿整個屋子,搭配木質建材與點綴式的植栽,讓所有來到這屋子的訪客都能感受在艷陽下綠洲般的暖流,一股純粹的安逸愉悅。

出發前往稻村崎的海邊小鎮之前,紗依的母親端上了橘子與海苔年糕 – 一道美味且又遠比歐美早餐更加精緻的日式小點。


接下來的行程充滿著故事,配上不斷端上的精緻餐點,包括清酒和拉麵還有串燒,就這樣遙望著地平線上的那一圈赤紅,在東京郊外擁擠房屋中慢慢下沉消失。

在開車前往鎌倉的路上,紗依開始述說著她父母相遇的故事。

紗依:以往新島村是個瘋狂的派對與衝浪聖地,我父母夏天都在那裡度過,媽媽以前在海邊餐廳工作,爸爸則是在招待所上班,工作之餘在一個可以觀測海浪的懸崖小屋遇見彼此。但很不巧地,那時媽媽有男友且正好與爸爸在當地衝浪比賽是競爭對手,最後爸爸輸給了媽媽當時的男友(笑)
後來他們在東京青山的 Shakey’s 披薩店再次相遇,那是衝浪手熱門聚集之地,也是他們倆一切的開端,除了輸掉了那次衝浪比賽外,其他都很順利。
 
讓人好想體驗那時候的東京…

紗依:我爸爸媽媽都來自東京,他們都聽很特定的「東京音樂」。我們昨天才在聊這話題,當時東京接觸大量的美國文化,音樂非常多元豐富,那時候有各種類型的音樂,他們什麼都聽,從摩城之音(Motown)、迪斯可(Disco)到滾石樂團(Stones)、披頭四(The Beatles)、傑克森布朗(Jackson Brown)、老鷹合唱團(Eagles)、寇斯比(Crosby)、史提爾(The Stills)、納許和尼爾揚(Nash & Young)、以及一些夏威夷音樂如卡拉帕納(Kalapana)、派布羅(Pablo)、克魯斯(Cruise)、西西里歐(Cecilio)與卡波諾(Kapono)等。

在我爸身上曾發過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高中的時候就開始衝浪,在學校的形象就是個很酷、很瀟灑,肌膚黝黑的衝浪男孩,但是同時他也加入學校摔角社必須要剃頭,另外當時在學校惹上些麻煩也會以剃頭作為處罰,不過每週五他都想去迪斯可跳舞,如果以光頭造型出現很丟臉,所以他買了一頂假髮,還請了髮型設計師把把假髮變成當時很流行的黑人辮子頭,跳舞的時候辮子都跳躍了起來,於是在迪斯可舞廳裡的綽號是「太陽」(Sunny)。不過有一次,當他在大家面前覺得自己很帥盡情展現舞姿時,假髮掉了!因此成了傳奇人物!

和田豊嗣與衝浪間的二三事

東京最棒的衝浪地點為何?
豊嗣:我比較偏愛逗子海岸和鎌倉,千葉也不賴。當颱風侵襲時,到處都是衝浪的好地方,但是你必須了解你要到哪裡。

你什麼時候開始衝浪的?
豊嗣:從14歲開始,到現在還是跟同一群人一起衝浪。有些朋友依然住在鎌倉市附近,有些則住在東京。我20歲時住在鎌倉市兩年,為了能時常衝浪,就在橫濱港口擔任大貨船的卸貨工…

你覺得日本的衝浪文化與其他地方不同嗎?
豊嗣:嗯,我從未想過這問題。到處都一樣吧,不是嗎?這一切都攸關自由與浪。

你也在日本以外的地區衝浪嗎? 
豊嗣:是的,我上次去台灣旅行,當時颱風才剛入海,海浪太大我們必須躲著警察,因為禁止所有人下水,但是沒成功還是被抓到了,很可惜無法如願以償(紗依的媽媽拿給我們看,警察沒收豊嗣衝浪板的照片)。目前則在夏威夷規劃一個房屋建案,所以將會有很棒的衝浪機會。

插畫家與建築師和夢想的相遇

你一向都清楚自己要成為一個建築師嗎?
豊嗣:是的,從小時候就很想要從事室內設計,不只是建築,建築只是其中一部分。

哪一位建築師影響你最深?
豊嗣: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但我想應該是法蘭克洛伊萊特(編按:20世紀中最具獨創性的美國建築師之一)吧!

我讀過一篇關於一對藝術家情侶的訪談,他們對於一般建築師都從屋子外觀著手設計,感到有些奇怪,於是他們以由內而外的方式設計他們自己的家。你贊同這種設計方式嗎?
豊嗣:當初在蓋我們家時,就同時顧及室內與室外空間,對我來說這兩者是一體的。這棟房子像是海邊民宿,深受在海邊生活作息的影響。20歲時第一次出國,是去美國 Santa Cruz 衝浪旅遊,那裡沿岸房屋與遼闊開放的空間,令我印象深刻,也很強烈地影響我的創作。

紗依呢,還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畫畫嗎? 
紗依:當我和妹妹還小時,爸爸都會帶我們去室內設計家具店,而不是一般父母會帶小孩去的玩具店或糖果店,這一點讓我當時感到非常不解,直到現在才體會到這影響有多深;小時候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畫畫,在學校最愛美術課與音樂課,不愛其他科目,最喜歡在試卷空白處塗鴉,直到現在的繪畫風格依然維持隨筆素描的風格。而我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當插畫家接案,能夠從事自己一直都很喜歡的事真的太棒了!

和田紗依與藝術切不開的緣分

妳有念藝術學校嗎?
紗依:我就讀一般大學,但主修藝術,主要是繪畫與數位設計的訓練。高中時,我與一群電腦宅男加入電腦繪圖社團,他們很愛不時挖鼻孔或吃鼻屎,但跟他們相處起來很好玩!

妳覺得是妳父親讓你接觸到藝術嗎?
紗依:是的,我想是如此。

妳曾懷疑過是否要當藝術家嗎?
紗依:從來沒有過。大學最後一年,就曉得我不是進入音樂圈就是藝術界。在日本,應徵工作面試前都得在現場撰寫履歷,第一頁總是有一欄,讓應試者填寫為何認為自己是最適人選,所以我們都必須用文字充分表達自己的優點,向別人說明自己的長處,這實在是我的很不擅長的事情。我那時坐在履歷表前,心想:「我,真的做不到!」試了五分鐘,做了決定「我不走商業路線。」

大學畢業後去了紐約一年,後來回東京在平面設計公司上班,當時每一季都替台隆手創做廣告設計,大多以插畫方式設計,並且對此越來越有自信,然後心想:「也許我應該靠插畫自己接案!」但是剛畢業是不可能有多少案子的,所以在獨當一面之前,在設計公司累積了三年的豐富經驗。


紐約對於身為藝術家的妳有何影響?
紗依:我當時在紐約算是扮演男友的管家角色,沒認真創作。有時會去參觀博物館,或是穿著比基尼去中央公園曬太陽、偶而畫些素描。我不很了解紐約對於身為「藝術家」的我有什麼影響,但在那裡體驗到了不曾在其他城市所感受到的魔力:有天晚上遇見一位我喜愛的爵士樂手,我們在街角的露天餐廳吃披薩,事實上,他沒什麼在吃,大部份時間都坐在小號樂箱上看著我吃,餐廳裡空無一人 ── 一切的發生,都因為在紐約而變得很浪漫。

身在紐約卻沒有任何創作計劃,那感覺會是如何?
紗依:當時我還沒有自己的事業,所以感覺像是在度假,雖然很想要繼續留在紐約,但與當時男友分手後就離開了;我總覺得我無法在那裡生存,因為競爭力很大很大,你必須經常與他人探討藝術,並且探討得很深,才能顯得你出眾。但是,我一定會回去的!

妳在東京身邊都圍繞著藝術家嗎?
紗依:我有很多音樂圈的朋友,但沒什麼插畫界的同伴,也許是因為合不太來。當然我很喜歡藝術,但是我更享受被音樂圍繞著。

聊聊音樂在妳藝術創作中,扮演何種角色?
紗依:我喜歡邊聽音樂邊畫畫,向來都是如此。音樂是一張通往其他世界的車票,對我來說音樂極其重要,爵士與咆勃爵士樂(註二)給我最多靈感。很難只選一種最喜歡的音樂類型,藍調、民謠、龐克搖滾與放克,我全部都喜歡。如果去看現場表演,理所當然會先注意到主唱、鼓和吉他,但是低音提琴是必須全神貫注才能發現,我特別喜歡自己靜下心尋找低音提琴的聲音,擁有一種神秘感非常吸引人,不過低音提琴手通常都看起來呆呆又特別害羞(笑)我希望能變成他們那樣。


爵士樂是父親介紹的嗎?還是妳自己發掘的呢?
紗依:他雖喜愛奧斯卡彼得恩,但他更愛摩城音樂(註三)。最早我是聽 R&B、嘻哈、接著才是爵士樂;住紐約時常常去看很多場的爵士樂表演,所以我想爵士樂是我自己發掘的,而紐約是我音樂啟蒙最深的地方。

那藝術方面的影響呢?
紗依:影響我最深的是 Basquiat(編按:Jean-Michel Basquiat,以紐約塗鴉藝術家的身分獲得大眾認識) 和朋友高崎將平,他長得也很像 Basquiat,以前也曾暗戀過他(大笑)。我非常仰慕他的作品,馬諦斯(Matisse)和柯比意(Le Corbusier)的畫作也影響我不少,但是就像之前所說,我不會刻意與藝術圈的人來往,我對藝術的見解也不深。我可以沒完沒了地聊音樂,但是一聊起藝術,十分鐘就結束話題了。

當你畫商業插畫或圖畫時,能夠充分自由發揮嗎? 
紗依:要看情況。有些客戶能夠清楚表達想要傳達的訊息跟概念,並給予百分之百的信任與創作空間。在給客戶看成品前,他們通常不會先查看作品;但是有些客戶會要求我反覆畫類似的繪畫主題,找到他們最喜歡的。由於我有現場作畫表演的經驗,因此找到可以自由創作的生活方式,我認識許多插畫家都兼職兩個工作,在餐廳或商店打工,很辛苦地在維生與夢想間拉扯;能夠做自己很喜歡的事情,還能賺錢獨立生存,真的非常非常幸運!


第一次現場作畫的情況? 
紗依:雖然很習慣在畫布上作畫,但是不曉得在現場要怎麼「表演畫畫一小時」,會有一些不得不考量的因素,例如:背景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晾乾,然後能繼續作畫?如果空氣比較潮濕,就可能需要花更久的時間才進行下一步,諸如此類的事。現在我比較能樂在其中,而且風格也有所轉變,但是每當要現場表演時,我一定得喝上一瓶酒,真的無法在清醒的狀態下表演啊。

哪個作品是你最自豪的呢? 
紗依:絕對是我與 agnes.b 合作的形象廣告,前沒多久才在日本正式發表。我一直都夢寐以求與 agnes.b 合作,她就像是時尚界的 Bob Dylon,不會因為時代潮流而改變風格,並持續為任何新世代創造特定的文化,對此特別景仰她。

我也喜歡替新餐廳、商店或咖啡廳創作牆面畫,我喜愛與年紀大的建築工人合作,我祖父跟爸爸都是建築師,而我曾祖父是建築工人,在這樣男人的世界裡長大,特別習慣伴隨著他們堅定的工作理念在這樣的氣氛與環境工作,他們也給我類似低音提琴手的感覺,專業但很安靜,在他們身邊工作特別安心!(笑)


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紗依:幫藍調唱片廠牌設計封面。龐克已死?嘻哈已死?音樂已死。對我來說,只有藍調唱片能拯救音樂。當然,還有其他為了音樂而生存的獨立唱片廠牌與樂手們。當你發現某種從未聽過的音樂類型,那瞬間就像是發現珍奇寶藏,而藍調唱片的設計會讓你有相同的感受,很極簡卻又令人震撼與興奮!

*點此觀看紗依的插畫作品與豊嗣的建築公司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reunde Von Freunden:
http://www.freundevonfreunden.com/interviews/sayori-toyotsugu-wada/ 
Photography:Gui Martine

註一:雙親都是在江戶出生的人才能稱得上是「江戶之子」,若雙親中僅有一方是江戶人則稱為「斑」,而父母是從外地至江戶居住的孩子稱為「田舍子」(梅棹忠夫 – 日本聞名的七十七個關鍵)
註二:Bebop,源於美國,是一種興起於40年代的爵士樂演奏形式,相較於其他爵士樂,使用許多的延伸音、鄰接音與半音,樂手的即興能力則是樂團重點。
註三:MOTOWN,一在底特律創建的唱片公司,主要以靈魂音樂及黑人音樂為主,旗下知名歌手:Michael Jackson、Lionel Richie等。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8-20

ARITA 焼

西元1616年開始至今,延續了近400年的時間,在日本燒陶瓷器的最古老故鄉, 九州佐賀縣有田市所生產的,是橫貫歷史、綿延了無數情感的名物ー有田燒。
2017-01-13

雜誌 X 雜誌

這幾年來,許多傳統雜誌似乎漸漸式微,越來越多的線上雜誌以及獨立紙本雜誌崛起,在這轉變的其中,have A nice 希望能以身為線上雜誌的角度與各種不同的紙本雜誌進行對話,透過 unplugged 與 plugged 互相比對的概念,更進一步去了解「雜誌」這個形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