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持續冒險中 ── Frank Huang ,父子的樓頂秘境@民生社區

當問到Frank有沒有任何崇拜的對象?他想都沒想的就回答是彼得潘。「彼得潘是一個冒險家,並且永遠保持一顆年輕的心。」
不難想像Frank會將傾慕之心投射在一個不存在的故事人物上,畢竟他將自己多數的時間投身在創造性的領域中,就好似童話書裡有著冒險犯難的情節。過去Frank學習商業管理,但他目前帶領兩個藝術團隊,駐紮在故鄉台北,其中之一草字頭 (Double-Grass ),負責策展;另一個團隊 Polymer (空場),則是台灣最大的藝術聚落,兩者有著共同的目標,都希望能為台灣帶來無限的創造能量。

綜觀不同層面,Frank的生活映照出他的工作狀態,在他四十坪左右的公寓裡充滿各種千奇百怪的想法,滿載著他對各種事物的好奇心。在室內,可以看見許多雕塑感的椅子和陳列,藝術品和玩具之間沒有界線;而來到屋子外頭,寬闊的頂樓,有著聚集綠意的花園是Frank和兒子最喜歡的一隅。  
然而追求具有創造性的路,在台灣並非簡單的事,但Frank毅然決然偏離眾人認為的舒適路線,寄望能為這塊土地,帶進更多茁壯藝術的精神與機會,同時也是他肩負的使命。正如他的兒子在這個年紀最常問的問題就是 「為什麼? 」這種隨時擁有好奇心的狀態也讓他深受啟發,在面對各種事物時,始終可以抱持著去實驗、去玩的想法。 
「植物教會我專注在細節,我每天都會觀察每一片葉子、每一株植物。」
你在家中擁有一個美麗花園。 你一直對植物感興趣嗎?
我母親對花道始終很有興趣,源自於她給我的影響,從我小的時候,就耳濡目染看著她插花,並沈浸在植物環繞的氣氛裡。會選擇住在這裡,很大的原因,就是想在居住地方,有屬於自己的戶外空間種種植物。每當我看到它們,就感覺自己被療癒了。這些植物時刻提醒著我,在生活中可以適當的放慢腳步,享受生活,不僅於此,他們更教了我專注於細節。「每天觀察每一片葉子、每一株植物,你會發現他們跟昨天都有點不一樣。」也因此,對於我的兒子來說這樣的行為也帶來影響,我可以很敏銳的感受出他適應新事物的變化經歷。  
一直都是生活在台北嗎?
台北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大學畢業後,我在叔叔菲律賓營養保健食品的公司裡工作。在那之後,去了南加大攻讀一年的MBA,一年過去,學到些關於商業策略領域的知識,但是我仍舊想探索這世界更多一些。於是申請交換學生來到東京的學校。最後,我回到台灣開始自己的事業。  
可以和我們聊聊關於你的工作,現在你擁有兩家公司,是這樣的嗎?
我有兩家小小的公司,一個叫草字頭 (Double-Grass),另一個是空場 (Polymer)。 作為整個台灣最大藝術聚落的空場,我們聚集了二十位的當代藝術家在裡頭,利用室內室外一共600坪的偌大空間,打造成工作室和展覽空間。而草字頭本質上是一家策展團隊,我們規劃了許多有趣的展覽以及獨特的活動。過去曾經與台灣一家紙博物館合作,他們希望能開闢一個新空間給年輕人,以作為慶祝博物館二十週年。為此我們租下台北市中心的公園,邀請藝術家為裡頭的樹木製作手工吊床,同時也與一位英國作曲家合作,在活動過程裡,大家可以來到公園在吊床中聆聽,他一張長達8小時,關於睡眠這張專輯中的聲響。  
你會自稱是策展人嗎?通常你是如何向別人介紹自己的身份?
我很不擅長介紹自己,不過我不會稱自己是策展人。我通常會說我有些策展規劃的獨特經歷,另外我也是一個全天候的奶爸!  
可以與我們多介紹你的家嗎?裡頭充滿許多有趣的東西,空間本身幾乎就是個藝術品!
我確實會收集藝術品,但我不認為自己是個收藏家,我也只收集我自己喜歡的東西,並非所有都出自於藝術家之手。當看到可以讓我發出讚嘆的物品,我也會想買,即便他是們是工廠做的。所以準確來說,我是個收藏東西的愛好者。  
這些吸引你的物件們有什麼共同之處呢?
他們都有一些奇怪的元素,有些奇怪或不合常理的特質。我會去想,這東西為什麼會這樣做?或是這個藝術家為什麼要這樣畫呢?  
那張玉米造型的椅子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實際上,環顧周遭,你有很多有趣的椅子。
從網路上買了這張玉米椅,我最喜歡的原因是:它很怪!當時我買這把椅子的時候,我兒子還不會說話,但我能感受到他感到很驚訝,大概在他心中想著,「我啃了這玉米一口吧!」 我喜歡椅子,因為他們是家具中最接近雕塑的東西,除了可以坐,它本身也像個裝置。我擁有最有趣的一張椅子,是來自草字頭曾經策劃的一檔展覽,來自波蘭的一位藝術家Pawel Grunert,他將充氣塑膠球放置進椅子的結構中,喜歡空氣很滿的時候,坐在上面會覺得輕飄飄的,讓人充滿能量和靈感,過了一陣子,會慢慢沒氣,這段期間可能忙於工作或旅行,椅子像是代表一段週期的狀態,充飽又逐漸消氣,當你再為他充滿氣,彷彿也像為自己灌氣!我有兩張這樣的椅子,喜歡到我總是試著把它的有趣之處介紹給台灣的藏家們。

自己曾經做過藝術創作嗎?
在東京的時候我開始迷上攝影,還從事過一段攝影相關的工作,也曾經參加過攝影比賽獲得獎金。 但兒子出生之後,因為太忙了所以能拍攝的時間被壓縮的很少,不過現在我還是很喜歡攝影。有時候在閒暇之餘,我也會創作一些雕塑,家裡們有些陶製品是我的朋友創作的,但有些,其實是出自於我的手  
 
兒子雖然還小,你認為自己用何種方式與他分享對藝術的熱愛?
自從兒子出生後,我會帶著他到任何我喜歡的地方,像是博物館、我的工作室或我的藝術聚落,感覺得出來他很喜歡這些地方,他看到這些藝術品也會有自己的情緒想法。有時候去博物館,他只會發出哇的一聲,觀察小孩的反應我覺得很有趣,同時也覺得我們看待事物的想法有類似的想法。他也喜歡植物,我們一起分享這樣的喜歡。他也會照顧它們,看看每片葉子。然後他也喜歡一些怪怪不尋常的東西,像是我!
對於孩子來說非常的棒,他成長在一個充滿玩心、藝術以及遊樂的環境裡。在你的家中,很難準確分出哪些東西是藝術品或者是孩子的玩具?
在幫兒子選玩具,跟在幫自己挑選任何物件是相同方式的,當這個東西有帶給我任何有趣的想法,我就會帶回去給兒子。像我在朋友的店,買一個迪斯可會用的鏡球,我把它放在花園裡,當陽光照射在鏡球上,反射了閃閃發亮的光線進到室內來,覺得每天好像都身在舞會裡。
也會把工作帶回家嗎?
我在頂樓有個小小的工作空間,兒子出生之前,我每個禮拜會在裡頭工作三至四天,不過我現在大多在空場裡頭的藝術村工作,如果在家裡,兒子無時無刻都想找我玩,那麼有些需要思考的工作就不適合帶回家了,所以回到家,就主要做一些不太需要花心思去處理的工作。  
你喜歡在台北生活嗎?
我住在一個社區形態的街區裡,雖然位在市中心但人潮不會太多,這裡沒有捷運站對我來說是件很棒的事。這裡的環境,有很多公園、很多的樹木,在這裡散步非常悠閒。五分鐘就可以到傳統市場,或是再走個15分鐘就可以到機場,對常常需要到東京的我來說,可以走路就去搭飛機,然後兩個小時半後就能抵達東京了。

除了藝術氣息,有什麼吸引你住在民生社區?
我喜歡站在家裡的窗戶前,看著窗外充滿綠意的樹木,窗戶不需要有窗簾,當葉子長大,可以躲在它們的後面,我也喜歡看著小鳥在樹木間穿梭。
你的家人對於你的工作有什麼看法呢?追求有創造性的創業之路在台灣很常見嗎? 
我做的這些事,在台灣並不常見,但我的家人都十分支持我。雖然我在大學和研究所都是念商業管理,但我一直想做些不一樣的事,一些具有創意的事物。家人們都很信任我做的這些工作,這讓我覺得相當幸運。 我的父親在我14歲就過世了,身為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在這段期間我很快速地長大,然後照顧好我的家人。在過去,這個對象是媽媽,如今,是太太與兒子,我們對於彼此做的事互相支持,他們更在我做一些新嘗試的時候,成為我的後盾。在有了自己的事業草字頭以及空場後,我現在的目標是想,能為台灣帶來些什麼不一樣的東西。我希望能一直突破自己,和朋友一起挑戰新的事物,激發我們成為更強大的團隊。  
「我挖掘了許多啟發人心的藝術創作者,我覺得他們也能為這世界來點什麼不一樣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持續這麼做 。」
為什麼你認為你需要做這些具有挑戰的事情?
我們這世代仍處在一個要為台灣的創意領域,創造一種新氛圍的過程中,我們擁有許有才華的在地藝術家,但大家多是單打獨鬥的狀態。藝術產業在台灣其實很活絡,但台灣的藝廊沒有足夠的熱情將這些藝術家推往國際,讓更多人認識他們,我覺得相當可惜。我遇見很多創作者,被他們的作品深受啟發,我認為他們的作品也可以感動到世界上的其他人,這也是為什麼我正在做這些事,我希望能提供這些當代藝術家,一個可以創作、訴說並且思考更多可能性的空間。
關於Frank的草字頭空場,點此可以看到更多他們的作品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reunde Von Freunden
Interview and Text: Shoko Wanger
Photography: Shinji Minegishi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8-20

ARITA 焼

西元1616年開始至今,延續了近400年的時間,在日本燒陶瓷器的最古老故鄉, 九州佐賀縣有田市所生產的,是橫貫歷史、綿延了無數情感的名物ー有田燒。
2017-01-13

雜誌 X 雜誌

這幾年來,許多傳統雜誌似乎漸漸式微,越來越多的線上雜誌以及獨立紙本雜誌崛起,在這轉變的其中,have A nice 希望能以身為線上雜誌的角度與各種不同的紙本雜誌進行對話,透過 unplugged 與 plugged 互相比對的概念,更進一步去了解「雜誌」這個形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