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演員路途上的心底風景,專訪《自畫像》張寗:我是女演員不是女明星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7-09-21 15:30
text / 多麼 ; photo / teikoukei 
「我覺得我不是個很會說話的人。」採訪前,張寗這麼說著自己。在演出電影《自畫像》後,她歷經生子、生活歸於日常,好陣子沒面對採訪或公開活動,直說緊張;溫柔甜甜的聲線、嬌小的個子,說起話來卻很有力量,每個字都像從身體深處來的懇切,帶著不矯飾的真誠。

和張寗說話時,很容易被她圓潤靈動的雙眼所吸引,也正因如此,讓先前合作過的監製再次找上門,邀請她為即將開拍的《自畫像》試鏡,「這個角色需要一對很漂亮的眼睛。」  
最終張寗獲邀這份出演機會,並非外表或運氣,豐厚的表演底子遇上合適的角色,一拍即合。這是她的第三部電影,首次出演女主角,有著份外的意義。

盛夏高溫不斷的台北,在採訪當日卻陰雨綿綿,嘩啦啦的聲響讓張寗看向窗外,像突然陷入情緒之中,「現在外面的天氣就像楊婕一樣,心裡一直在下雨。」楊婕是《自畫像》裡女主角的名字,劇情主軸圍繞在她的生活、情感、工作間,從希望至失望的衝突與轉折,就讀政治系且涉世未深,眼神滿溢著對未來的無限憧憬,但在正向態度裡埋有著沈重的傷痛 ; 對望張寗,將踏入而立之年,進入劇組時已有了身孕,無論劇本或自身狀態,對她來說都是新的挑戰。  
《自畫像》的背景時序建立在離我們尚未遙遠的三一八學運,片中塞滿的各式社會議題,讓飾演楊婕的張寗,銜著極具張力的情感從開拍直到最後,直到殺青的那一刻她才得以鬆懈,自角色中抽離。「演著她的我時常被重重拉扯。這樣的表演你不能表達得過度天真快樂,或過於陰鬱沈重,電影的故事線條必須直到最後,觀眾才得以發覺真相。」

回想第一次和導演陳宏一見面,「除了聊角色,最重要的是告知我肚子裡有個寶寶。」這對演員來說是個不利籌碼,或許可以不說,但張寗選擇了誠實以告;心底原本預計大概半小時的初次見面,懷孕這件事對導演來說不是太大問題,暢談了二、三個小時後才離開。    
殺青後,張寗只看過電影一次,卻印象深刻於導演在視覺上的美學,每個畫面,都能獨立成為一張張過目不忘的劇照。對多數看過《自畫像》的人來說,搔動的視覺記憶,多是情慾的戲碼。但對親身演出的張寗,最深刻一幕卻異於大家的想像。「是當媽媽來到楊婕居住的公寓,她們站在樓梯間談話的一場戲。」巧的,也正是與導演初次見面所試的戲。「我和飾演媽媽的演員蕭瑤,在這場戲裡,倆人處在相同頻率上,每一個CUT都精準演出。」這是演員在表演上無間的合作,像一場不斷拋接的過程,能接住對方拋出的反應,再回擊過去,不落地的來回著,一氣呵成的好默契。

另外飾演劇中楊婕閨蜜「訥訥」的Kiwebaby,第一次演戲的他則是對張寗能收能放的情緒很是佩服,張寗開完笑著說:「因為聽到收工,什麼都忘了。」 她感謝導演此次的工作模式是順戲拍攝,得以在演出時把情緒連貫到底,靠著每個事件發生當下得到的反饋,吸收到自己的身體裡,「讓它像顆種子在表演時發酵。」每演出一場戲後,張寗會反芻上一場戲的悸動或感覺,讓這些感覺再次加到身上,延伸至下一場的演出。當情緒像是反射動作一樣流瀉而出,角色的個性也就內化了。張寗不諱言,演員都需要把真實的經歷,當成入戲的來源。「對我來說,有生活才有好的表演。」把對生活的體悟存成一個個記憶體,放在腦子裡的資料庫,當你需要的時候再把它打開,展現在所需的場景裡。 
追溯最初對表演有興趣的芽點,張寗分享高中時期的故事,她說自己其實對唸書不上心,是個成績一直吊車尾的學生,「升上高中後,也不知道唸那麼多書以後可以做什麼,好像只是在滿足家人的虛榮心。」想為自己學習,做喜歡事的想法在心中滋長,一次英文話劇的演出後,讓她決心走向表演的路,「雖然我成績不好,大家還是願意和我一起。」因此嚐到集體創作的喜悅。或許是對表演的初心,張寗這些年雖然多在電影圈琢磨,但說起舞台劇表演,仍舊懷念,還是想回去劇場磨一磨。聊天至此,張寗眼神變得更加閃耀,停不下來地和我們分享, 像是補足這一年來,因專心伴著兒子長大沒能表演的癮。 
當知道寶寶性別的時候,她正在劇組裡,「我開心的和大家說肚子裡是男孩。」但不因重男輕女的觀念,反倒是張寗從角色裡得到反饋,更加知曉身為女性的辛苦。一場劇中楊婕背著相機去採訪在臺灣落地深根的新住民,「她們和我說著自己的故事、處境,你會很驕傲自己是個女人,為了孩子那麼堅毅勇敢 ; 但也有掙扎,為什麼女人要那麼辛苦。」

當提出有關孩子的問題,張寗原本不慍不火的語氣,像平靜的湖面被打起了水漂,濺起一道道漣漪,感性的情緒感染著我們。如果兒子也像劇中的「訥訥」是個跨性別者?她毫不猶豫的回答:「我一定接納他。我害怕的,反而是他不願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期望當孩子永遠的傾聽者,在背後支持的母親。這些日子,每天和兒子朝夕相處,但了解他終究會長大,「不管多麼愛他,我都沒辦法保護他一輩子。」縱使世界不完美,張寗期望以愛的環境讓孩子看見事物美好的那一面,不被現實的醜惡所擊敗。    
演出《自畫像》後,讓張寗對社會上發生的事多了點敏銳度,「我之前好像太自閉了。」她描述自己的個性,不是很擅長與人交際,下了戲就想回家,但矛盾的,這又是一個會接觸很多人的工作。「透過不同角色,去看見世界不同的面向 。」這是她覺得當演員最幸運的地方 。

訪談尾聲,回答到會不會害怕做拍照、訪談的工作,「其實會。」她誠實地回答,「這讓我會覺得這是一個明星在做的事,需要一個漂亮的外表、或是講一些該講的話,但我了解我不是這樣的人。」讓多數人欽羨在銀光幕前的光鮮亮麗,張寗卻唯恐避之不及。在粉絲專頁裡,她常寫到自己只是女演員不是女明星,只想做好一個演員份內的事;她始終寄望著,眾人將視線放在演出上,而非她個人的樣貌與生活。  
《自畫像》獲得西班牙格拉納達電影節最佳影片,入選第46屆鹿特丹國際影展競賽。擔任2017 金馬奇幻影展 開幕片、第45屆台北電影獎競賽。

自畫像 The Last Painting 9/22 上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劇情簡介:
台灣總統選舉投票當日,政治系大三女生楊婕被發現陳屍租屋處,她赤裸的身體被塗滿油彩,美麗的眼睛則遭利器刨出…。種種跡象顯示,她的畫家室友江中澤和閨蜜訥訥涉有重嫌…。

他們在這座城市裡,用自己的方式衝撞著體制、社會、性別與愛情。關廠工人臥軌抗議那晚,楊婕與江中澤相戀,從此躍為他畫布上的女神,卻也開啟了更大的毀滅…。楊婕為什麼會死?究竟是誰殺了她?一樁命案揭開了這社會的真實面貌,活在激情和慾望下的,則是這時代裡躁動不安的靈魂…。

《自畫像》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helastpain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映地點:
台北|信義威秀影城、國賓影城@長春廣場、誠品電影院、真善美戲院、光點華山電影館、光點台北電影館、喜樂時代影城
桃園|SBC星橋國際影城
新竹|大遠百威秀影城
台中|華威影城
台南|大遠百威秀影城
高雄|大遠百威秀影城、MLD影城 
*台中華威影城不適用預售票。

《自畫像》預售票訂購: https://goo.gl/zi1CXN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11-26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