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性愛、政治與藝術 — 當電影交由廣告行銷,專訪電影《自畫像》導演陳宏一與奧美首席創意長胡湘雲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7-09-12 22:45
interview/ 陶陶維均;photo / teikoukei

在人生的此刻,陳宏一納悶為何做藝術,甚至絕望。

他拍廣告及音樂錄影帶出道,但每隔一段時日,便會丟出自己主導的影像結晶,長短片或實驗錄像,始終為自己保留了一塊純粹創作的田地。如今,將人生倒帶或快轉也不知該奏終章或序曲旋律。做藝術到底為了什麼?陳宏一抱絕望的心拍了第四部長片〈自畫像〉。

「拍電影是為了賺錢嗎?最純真或高尚的創作是什麼?我不斷思考自己為何做藝術。藝術必然牽扯到環境與時代,很自然就把藝術跟政治結合在一塊」陳宏一說,「起初只是想拍黑暗題材,卻發現原來如此絕望。電影也反映了我對生存在臺灣的感受,對社會的扭曲、變態感到絕望,於是把七宗罪的概念加入片中」。太陽花至今三年,亂象依舊如剝不完的洋蔥皮,動輒草木皆兵,提防內賊外應。陳宏一絕望於社會中的亂象也絕望於藝術中的自己,借「滅火器」加「草東沒有派對」的詞說,「已經是更好的人/怎麼會怎麼會/變成了一灘爛泥」。
在那電視廣告剛熟成一塊市場大餅、KTV 也正要大展拳腳開疆闢土的九零年代,哲學系畢業、與臺北小劇場圈淵源甚深的陳宏一,將許多劇場元素帶入商業廣告的拍攝,創建自己獨特的美學風格。「開喜烏龍茶」讓時代青年終於從「新人類」板塊位移到「新新人類」,揮別後解嚴時代的抑鬱血氣。「司迪麥」則如荒謬劇場集錦,廣告詞「貓在鋼琴上面昏倒了」更蔚為潮流用語,掀起關於「意識形態」的熱烈討論。另外,五月天〈擁抱〉、張惠妹〈都什麼時候了〉、魏如萱〈晚安晚安〉…,陳宏一每部作品都是濃縮電影,早已在影迷心中奠定其獨特的美學風格。

訪談開始,陳宏一卻輕聲提議,先別談電影吧。

關於〈自畫像〉,陳宏一說的已經夠多。國外到處參展,片中情色場景始終不缺媒體問候,但聳動並非初衷。先不談電影,也許能談因電影而發生的事,比如行銷。陳宏一創作最重視的是「好玩」,習慣為每部片找到嶄新有趣的切入點。〈花吃了那女孩〉為電影發行了一張專輯甚至不斷再版;〈相愛的七種設計〉則有感當時臺灣文創產業非衣即杯,乾脆借「臺北設計之都」之名議論設計產業景況。這次的〈自畫像〉他則提議角色交換,不再是受委託的創意導演,乾脆自己當業主,把電影交給專業廣告人行銷。  
於是,奧美首席創意長胡湘雲登場。

胡湘雲經手的專案包括國泰金控「小小鼓手」、大眾銀行「夢騎士」、華康字型的「華康愛情體」,以及已是標竿的伊莎貝爾「他他篇」或薇閣「小電影」。許多時候,當在媒體上看到好廣告時心裡總有個聲音疑問「這也是奧美做的嗎?」奧美等同創意。這也許是對廣告公司及絞盡腦汁的創意人,最好的一種稱讚。

一接下案子,胡湘雲反射神經立刻運作,先從電影裡看出體悟,再決定要在哪裡、對哪些人說體悟。她認為陳宏一並非新人,已累積許多行銷電影的經驗;但現今網路變化莫測,她決定將重點鎖定社群媒體,「我從電影抓出了『性』這件事。自畫像裡有多條故事線同時進行,性只是其中一線,卻是所有故事的基礎。性是本能也是生命的基礎,可以是日常生活、是生命誓約、是奉獻,也可以是手段是賄賂。最重要的是,『性』是人人可以用本能來關注,或用思考來討論的題目,可以做深也可以做淺,各有目的」。胡湘雲認為社群媒體最寶貴是要到人們的時間,「如何讓人們願意把時間分給你?而他們的時間又交換到什麼?」是在行銷旅程中,必須不斷自問的心訣。  

胡湘雲擬定策略,先在社群上公布兩支以片中高難度鞦韆式性愛體位發想的「GIF」做為前導,利用「GIF」輕薄短小的特質迅速將概念輻射出去,「這是把題目做淺,讓人願意把滑鼠移到提供的素材上。『GIF』就像3 c.c. 的玻璃容器,容量小、訊息量淺、但能產生直接的互動,贏得印象」。 

另外,團隊還準備了一支宣傳影片,男女攀爬至各自的鞦韆高處,在來回擺盪中試圖達到順利的媾和位置與時機卻又不斷失敗。胡湘雲看完電影後自由聯想,一路往更高處探勘,「我聯想到高空性愛。在空中沒有人是安全的,但我們卻又都渴望攀高,不自主的往物質上的最高或精神上的最高攀爬,然後無論最後得到或沒得到,追求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墜落。裸體男女像空中飛人在高空結合,女生不斷變換性愛姿勢試圖迎合男方陽具卻總是失敗」。胡湘雲認為,人作為一種動物,所有行為都有其動機、企圖或目的,透過取悅、安排、揣測或指揮去與對方建立關係。也許墜落是自然天擇,但墮落是人心自選。「當片中男女交合成功,卻沒登上天堂而往地獄裡去。我想大部分人都是處在這種狀態吧!即使心甘情願,也得稀釋自己原初的純粹和獨特,攀上高峰再往谷底深淵墜落」。
《自畫像》動畫 - 神的孩子都在墜落,日前在YouTube上因「包含裸露、色情描寫、或其他具有性暗示意味的內容」而被檢舉,目前已被下架。

至此,絕望是陳宏一和胡湘雲都提到的詞。陳宏一試著在創作電影的過程中找到不絕望的理由,胡湘雲所從事的廣告工作卻不容絕望。即使廣告中有谷底的角色,也得告訴他接下來是上坡、一切會好轉、會有人願意來谷底陪你、轉換眼界處處是高峰…。「我不好說廣告是一種藝術,但兩者的本質是相近的。也許跟拍電影相比,做廣告過程中能制約我們的人較多,但心情絕對是類似的」。對她來說,廣告絕不只為賺錢,更能改變世界,或提供觀看世界的另類角度。 
消息傳來,以上那些素材都被媒體拒絕了,色情的爭議讓無論是Gif或宣傳影片都不能按原計劃廣被大眾看見。創意初現的喜悅隨即被焦慮打斷,若影片無法在網路上存活太久,該如何向大眾傳達訊息?

媒體演變太快,以往能靠經驗判斷策略做出自信的明確決定,現在卻無法定奪方針該指向何處。「但我覺得『困難』不是否定,『困難』的反面是更多創意的可能」。她來回思索如何面對社群規則,終於想到「游擊電影院」此一概念;既然題材必然被禁,不如把限制變為籌碼,「我將影片轉化成藝術行為的素材,讓影片不只是影片。如果我的挑戰是『如何讓影片被禁之後再度回到臉書國度』,解法就是『街頭游擊電影院』」。

胡湘雲打算在街頭隨機投影預告片,讓群眾自由參與觀賞、錄影或直播,「我們自己放影片會被禁,觀眾側拍上傳卻不會」,胡湘雲將播映過程轉化為擴散行銷的助力,「核心精神就是『挑釁』,尤其對社群隱形規範的挑釁」,既然影片放上社群注定被禁,乾脆借力使力,「現在我反過來要求團隊,這支宣傳片一定要被禁,要夠挑釁,要大家好奇裡頭到底是什麼」。

《自畫像》將性愛做為表現手法,各種前導宣傳影片不僅引起爭議,其中「高空性愛」前導動畫也已然在 YouTube 國度中被下架。於是,團隊帶著藝術家的結晶,直接在城市的轉角與每一個可能的觀眾面對面,就此展開「街頭游擊電影院」... 

胡湘雲認為廣告業是手工業,每個專案都要從頭編織,不能省略任何一份工。她習慣邀集各領域專才合作,「外人看廣告工作好像很開心,其實百分之八十的過程都很討厭,但我總是告訴自己,無論過程發生什麼,作品中絕對要有我很珍惜的細節;也希望跟我合作的人在過程中都能閃爍各自的光芒,去照亮作品的每個角落」。
既然電影內容實驗,胡湘雲和陳宏一玩心共鳴,甚至更改慣常的收費模式,立下「超過設定的票房門檻才收費」的規矩。當陳宏一初聞胡湘雲的行銷策略,驚喜卻也忐忑。拍一部完全沒有電影內容的宣傳片?行銷主打的是什麼?不買公車廣告嗎?「電影圈有自己的習慣。我當然喜歡她的點子,但,回到自己的團隊也要說服大家這樣是可行的」陳宏一說,「以前我都被客戶罵,這次想自己當業主結果湘雲又發了宣傳片叫我拍,內容跟電影完全沒有重複,我校長兼撞鐘,好像接了一個新案子…」。

院線片規範多,但如今網路看電影、手機拍電影都蔚為風氣,也許很快就會有顛覆性的質變,「以前拍片可以慢慢做行銷,現在半年甚至三個月潮流風氣就變了」陳宏一說,「廣告導演看似權力很大,但電影導演更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實現想法。即使失敗、撞得鼻青臉腫但也會更強壯,更知道極限在哪。現在臺灣拍電影不容易,不是類型片或主打臺灣意識,行銷上很容易被質疑。如何化解質疑,是我必須做的功課」。   
另外,胡湘雲計劃邀請各領域具影響力的名人錄製觀影心得、畫自畫像然後為自己定罪,呼應片中主題。自媒體當道,小眾即大眾。藉由他者談論觀影心得吸引關注,更能推波助瀾,「在臉書或社群上,丟出每個因子都能得到不同的收穫。丟出不同的名人推薦會觸及不同領域的關注者,丟出國外影展得獎的訊息會獲得深度影迷的關注…」,她不花錢買推薦而是邀對方說出真心感受,「這部片談政治,溝通與說服的過程很花時間,是原始的人工肉搏戰但也是無法省略的功夫」。

陳宏一的自畫像/定罪 

- 覺得自己有什麼樣的罪? 
傲慢 

- 為什麼是這個罪? 
每個七宗罪都有正反兩面的意義,作為一個創作者傲慢是必須的,傲慢才能獨特才能自我才能堅持。
 


胡湘雲的自畫像/定罪

- 覺得自己有什麼樣的罪?
怠惰

- 為什麼是這個罪? 
我不曾真正恨過任何人

- 針對你畫的自畫像,簡單說明分享
半人半獸的臉,半老半幼的身體,半睜半閉的眼睛,望向半遠半近的前方。

 

訪談終了,憶起最初的結識過程,陳宏一當時剛出道,不知該怎麼跟客戶說話;胡湘雲卻說導演不需說太多、不擅言詞也是一種風格,保護導演是她的責任。「這次合作的某天開會,宏一突然用很精準的詞彙質問我們的企劃怎麼回應他的電影?怎麼回事?你客戶上身啊?出辦公室後他俏皮的說『偶爾也要讓我當一下客戶啊!』讓我印象很深刻。他不再是以前那個說太空話的太空人,已經會進菜市場殺價了」。相識多年,依然願意讓對方挑戰自己,也願意向對方發起挑戰,盡興玩耍,也發現對方的變與不變。過程中的每個瑣碎細節,也許正是讓世界不那麼絕望的原因。 

《自畫像》獲得西班牙格拉納達電影節最佳影片,入選第46屆鹿特丹國際影展競賽。擔任2017 金馬奇幻影展 開幕片、第45屆台北電影獎競賽。

自畫像 The Last Painting 9/22 上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劇情簡介:
台灣總統選舉投票當日,政治系大三女生楊婕被發現陳屍租屋處,她赤裸的身體被塗滿油彩,美麗的眼睛則遭利器刨出…。種種跡象顯示,她的畫家室友江中澤和閨蜜訥訥涉有重嫌…。

他們在這座城市裡,用自己的方式衝撞著體制、社會、性別與愛情。關廠工人臥軌抗議那晚,楊婕與江中澤相戀,從此躍為他畫布上的女神,卻也開啟了更大的毀滅…。楊婕為什麼會死?究竟是誰殺了她?一樁命案揭開了這社會的真實面貌,活在激情和慾望下的,則是這時代裡躁動不安的靈魂…。

《自畫像》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helastpain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映地點:
台北|信義威秀影城、國賓影城@長春廣場、誠品電影院、真善美戲院、光點華山電影館、光點台北電影館、喜樂時代影城
桃園|SBC星橋國際影城
新竹|大遠百威秀影城
台中|華威影城
台南|大遠百威秀影城
高雄|大遠百威秀影城、MLD影城 
*台中華威影城不適用預售票。

《自畫像》預售票訂購: https://goo.gl/zi1CXN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11-26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