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幕前與幕後的雙面 Hanna Putz

出生於維也納的攝影師 Hanna Putz 在充滿藝術家的家庭環境下成長,被自然的藝術氛圍包圍,成為攝影師也是一條看似必然的路。青春期時,Hanna 與她的朋友一同玩滑板、聽嘻哈音樂,甚至在成為世界知名模特兒前還曾擔任兒童節目的主持人,擁有多采多姿的成長過程。

在成為專業攝影師後,她選擇到相對靜謐的環境下創作,Hanna 居住在倫敦東區,能在需要被療癒時,就散布到達維多利亞公園吸取靈感芬多精,空間不大的小房子有著令人羨慕的庭院,採光很好也很有味道,Hanna 偶爾會在家與朋友聚首共度晚餐,實在愜意!

身為攝影自學者,Hanna 憑藉傑出的天份以及那雙攝影師獨有之眼,在當代攝影界佔有一席之地。為了創作出具有意識形態的影像,她非常專注以及堅持理念,希望藉由她所創作的影像給予觀者擁有探索「誠實做自己」的勇氣。她對傳遞反抗文化中普遍存在的自我意識很有興趣,藉此探索誠實的概念,然後清楚、坦誠地將顏色反應在她的作品中。
fvf:跟我們聊聊妳自己吧!在哪裡出生?在一個充滿創意的環境下成長嗎?
Hanna Putz:我在維也納出生,算是在充滿藝術家的環境下長大。我父親在維也納應用藝術大學研讀平面設計,現在正從事他所擅長的設計專業;母親是位作家,不過並非從頭就是位作家而是從學習舞台服裝開始,後學習表演藝術,也曾經是維也納劇團 AMOK 其中一員。我的藝術家叔叔有時也玩些攝影。小時候常跟媽媽一起旅行,所以在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去過威尼斯雙年展、卡賽爾文件展、看過史林根西夫的劇作。最初,我在一間維也納郊外的華德福教育(註一)制度的學校上課,十歲進入德國的正規教育—語法學校(Gymnasium,又稱文理科高中),在這段就學過程僅在乎我的滑板跟嘻哈樂,後來在奧地利廣播集團 ORF 下的兒童電視頻道擔任主持人,有時候也會跟哥哥一起演出,應該算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在高中的後三年到離開學校,都喜歡跟朋友在校外活動,其中有些朋友在維也納美術學院以及維也納應用藝術大學念書,多數是畫家 Daniel Richter 的學生,而我最好的兩位朋友也都在藝術界發展,一位專攻繪畫跟雕塑,另一位則跟我一樣喜歡攝影。 
fvf:妳甚麼時候開始從事模特兒工作?
Hanna Putz:沒有甚麼戲劇化的過程,非常簡單的:我在十七歲時結束學業,有天走在維也納的路上被星探發現,之後就被送到巴黎與經紀公司簽下合約。當時我輪流居住在巴黎跟倫敦,有時會短暫往返東京,也曾在紐約待過兩年,而過去幾年至今都一直待在倫敦。 
fvf:妳居住過的都是大城市,在妳的觀察下有甚麼可與我們分享的文化差異?
Hanna Putz:我對曾住過的城市都是又愛又恨啊!我喜歡每個城市的細節,但不願待得過久,例如在紐約,感覺每一個紐約人都很積極、擁有野心,但另一方面都得每天不停地遇上新的人並與之交談,有時也會感到非常疲憊。
表現友善的人很多,但大多不是會聊得深入或是交往許久的友誼,不過這也可能僅是我的感受而已。在大城市有很多的可能性,每天都可能不太一樣,有很多的不同的人可以認識、很多新地方可以探索,如果有這樣的嚮往,就能輕易改變所習慣的生活方式、擁有不同的面貌;相反地,在小城市,會遇到同樣的面孔、去一樣的餐館、看類似的風景,這也許是件好事,但我覺得它也可能讓人感到窒息。
fvf:妳怎麼看待妳的出生地、故鄉?
Hanna Putz:維也納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高品質生活,對於能在維也納成長我很感激,很喜歡這座城市的幽默感。在英國的時候也能感受到一些維也納的氣息,因為英國人擁有相似的諷刺或是挖苦自己的個性,但維也納很小很小,長大後甚至覺得它小得像個村莊,或是泡沫。我喜歡積極的紐約,那樣正面的氛圍是維也納不具有的。
Fvf:在妳的肖像作品中常給女性一個新的面貌,是甚麼因素妳這樣做呢?
Hanna Putz:在拍攝裸身女子時,我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我完全不感興趣拍攝情色、帶有性意味的影像,在我作品中顏色跟構圖佔很重要的比重,女性胴體變成像是一種表現的形式,形式跟形體交織成型,我的 ”Untitled 2011-2013” 系列作品,拍攝一位母親跟她的孩子,兩位主角沒穿著任何衣物,他們的膚色就是我能夠運用在影像中的顏色,這樣的構圖方式比較不像是攝影,反而像是繪畫。 
fvf:母子系列作品有甚麼想要傳達的涵義嗎?
Hanna Putz:在母子的系列作品中,沒有一定要傳達的深厚含義。我偏好整張影像傳達給觀者的感受,並非透過人物的臉部表情或是捕捉哪一個瞬間,關於特定主題的系列作品,比較像是藉由我的鏡頭安靜地留下畫面,不過份干涉或是剖析被攝者的心情,盡量使其保持匿名狀態,我的作品不是呈現他或是他們的個人故事,注重的是影像真實性跟觀者的個人感受,我不是像紀錄片這樣的媒介,闡述故事不是我想要藉由攝影表達的事。
我不相信可以透過攝影呈現現實,若真的能夠這麼做,那也是很私人的感受,在這方面我會盡量避免鏡頭捕捉到私人情緒,我從不試圖揭露被攝者的現實生活,希望我的作品都是呈現攝影的當下。  
Fvf:誰是妳現在最想要拍攝的人物?
Hanna Putz:若是說特定的人的話,那就是 Tilda Swinton。
fvf:為了呈現更好的畫面,妳有沒有特定的拍攝流程?
Hanna Putz:在拍攝時我已經預設該如何轉換腦子中的想法,但我有時使用底片相機時就無法如此準確,在修圖時我總是知道該怎麼作,但通常需要很長的時間,因為我需要一段暫時離開的時間;我會離開作品一陣子,讓腦袋沒有畫面後又再回來修飾,做一段時間又得離開,重複這個過程直到滿意。
fvf:在你作品中模特兒周圍都會留有很多空間,他們也常常不在意攝影機跟妳的存在,是因為妳給予具體的指示嗎?
Hanna Putz:周圍有空間的確是我刻意留下的,我會盡量保持一定的距離,而成果是拍攝氣氛營造出來的,的確在拍攝前我會先與被攝者說明,我會將他們放在甚麼位置、畫面又會拍起來像是怎樣,自然而然畫面就會如同我的想法呈現。
Fvf:妳怎麼找到妳的模特兒?是在妳模特兒生涯中認識的嗎?
Hanna Putz:在剛開始的時候,我認識每一位拍攝的人物,首先我會先從我的朋友中找尋,甚至有些是跟我一起生活過的室友,而現在大多透過經紀公司,不過我喜歡拍些非職業級模特兒、一些我現實中的朋友,或是一些曾有過簡短談話的人,透過拍攝後更加深入了解他們,這很有趣。
Fvf:雖然妳的作品現在大多都在國際刊物上刊出,還是想要了解妳對於維也納目前的創作環境感想如何?
Hanna Putz:維也納擁有許多博物館跟畫廊,是非常有文化氣息的。而新一代的藝術家們也很有趣、很獨立,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偏好留在維也納,我的作品會在國際間受到注目,是因為過去七年我都不住在維也納,出版產業在維也納是規模不大,不過有一本關於藝術的新雜誌叫做”Eine”,很有趣。去年我在維也納有個人展覽,不過大部分作品跟對外展出還是在倫敦。
Fvf:通常在不用工作的時候,妳都做些甚麼呢?
Hanna Putz:我喜歡自己散步,有時也跟父親或是朋友一起走走,尤其在維也納更甚。不然我會參觀博物館、畫廊或一些展覽,我很喜歡聽音樂,最開心的就是發現很棒的歌曲。 
Fvf:如果只有幾天的時間可以探索一個大城市,妳會建議怎麼作?
Hanna Putz:在倫敦的話要到倫敦的最高點,漢普斯特德荒野公園。去維也納我會建議要去看看 Lobau,多瑙河的一部份。我也會去奧地利的最東方的城市—布根蘭邦拜訪我的祖母。
Fvf:現在聊聊在倫敦的生活吧,怎麼得到這間很棒的房子?
Hanna Putz:完全是一個巧合,有個朋友說他認識的人在出租房間,我們立即要了房間,而在我們要搬進去前,房東得到了瑞典的工作機會,於是留下整間房子給我們,我真的非常享受這裡,它採光良好而且很安靜,離維多利亞公園跟攝政運河僅有一分鐘路程,非常適合喜歡散步的我,離百老匯市集跟 London Fields Park 也僅有五分鐘,在夏天時我們喜歡跟朋友在庭園或是維多利亞公園烤肉,夏日夜晚會在花園裡的長木桌,點著蠟燭吃美食喝紅酒,這些快樂回憶可以說是我最喜歡這屋子的原因,前陣子買了一台投影機,就是為了解我們對美國影集”火線重案組”的癮!
Fvf:近年有沒有影響妳最深的電影?
Hanna Putz:我非常崇拜芬蘭導演阿基郭利斯馬基 (Aki Kaurismaki),尤其是 2011 年的《溫心港灣》,還有 Tilda Swinton 主演的《我愛故我在》也很棒,我父親最近給我看一部三十年前的法國電影,也是他跟我母親最喜歡的片《沒有陽光》,沒有劇情但畫面很美麗的影片。 
Fvf:現在在妳床頭櫃上的書是甚麼?
Hanna Putz:Boris Groys的“Die Kunst des Denkens” (The Art of Thinking) 還有 Diedrich Dietrichsen 的“Martin Kippenberger. Wie es wirklich war – Am Beispiel Lyrik und Prose” ( Martin Kippenberger – How it Really Was. Poetry and Prose)
Fvf:妳會怎麼說妳的弱點?
Hanna Putz:我很沒有耐心,無法長時間專心在某一件事情上、常常會有無來由的情緒,而且我很愛睡覺,也享受無所事事的時刻,但這樣不算是真正的弱點吧?
註一,源自德國的華德福教育有四大重點:親近自然、重視創造力、強調孩子的學習節奏、看重藝術陶冶,主張七歲前的幼兒是感官體,不看書、不寫字,純粹的玩,但禁止幼兒看電視,避免電視限制幼兒的想像力跟創造力,多給幼兒手工玩具延續想像力,重視節奏跟次序,年、季、週、天都有動靜呼吸的交錯,讓幼兒學習收放,目的也並非培養藝術家,而是透過藝術進入內在,將這些美學等進駐在幼兒的心內。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reunde Von Freunden
Photography: Thomas Lohr
Interview & Text: Zsuzsanna Toth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8-20

ARITA 焼

西元1616年開始至今,延續了近400年的時間,在日本燒陶瓷器的最古老故鄉, 九州佐賀縣有田市所生產的,是橫貫歷史、綿延了無數情感的名物ー有田燒。
2017-01-13

雜誌 X 雜誌

這幾年來,許多傳統雜誌似乎漸漸式微,越來越多的線上雜誌以及獨立紙本雜誌崛起,在這轉變的其中,have A nice 希望能以身為線上雜誌的角度與各種不同的紙本雜誌進行對話,透過 unplugged 與 plugged 互相比對的概念,更進一步去了解「雜誌」這個形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