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姚愛寗—鏡頭前後的影像紀事

HOME / FEATURE / 自己的時間 2017-08-22 12:30
photo / teikoukei;video / DingDong;styling / 花籽;
clothing / temperature.;text / 劉秝緁;edit / Carol 

訪談前幾天,她以《戀愛奇譚集》女主角應邀出席巴賽隆納亞洲電影節,回來不久即赴日工作,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姚愛寗(後稱 pipi),已經褪去兩年前〈under 25〉採訪時對未來的彷徨,不過稚嫩的臉龐依舊,作為永遠高校生的代表,她已經更能掌握鏡頭前的表現,也確定現階段的目標就是要作為演員,透澈的眼神裡有堅定,在更知曉人情世故後,身段則柔軟寬闊許多。

我們很常見到她在平面影像中的風采,在日本《装苑》、《soup》、《RUDI》等雜誌上都有她作為模特兒的姿態;她也在第一部電影《共犯》之後,持續投入戲劇的演出,在第二部日本電影作品上映之間,pipi 或動或靜,都在磨練著自身的光芒,學習如何收斂與釋放。而不在鏡頭前的線下生活,她多在鏡頭後捕捉。haveAnice〈自己的時間〉第二回,邀請姚愛寗與我們分享她幕前幕後的影像紀事。  
〈在演員之路上,超越可愛的能量正在爆發!〉
「可愛!」是大家對她最不吝嗇的稱讚,從小就很常因外表受到矚目,pipi 強調其實這不是件得意的事。長相是她的利基,有時卻也像原罪般,讓人看不見光彩之下的內在。
「其實我很不喜歡大家把重點放在長相上,對我來說,那會使大家看不見我的努力和能力。」大學畢業前,pipi 抗拒著幕前的工作,卻因緣際會拍了電影,在這份向外展現自己的工作中,發現其實更能往內心探尋。

自第一部電影《共犯》正式出道,她坦言那時對於演戲毫無概念,以自身的氣質與夏薇喬這個角色一拍即合,不能說是就此大放異彩,卻很幸運的成為她演員之路的啓蒙。該片導演張榮吉曾提到,當初一直找尋不到適合女主角的人選,直到看見 pipi 的影片:「她的眼神有種特別的魅力,試戲時,她很不隱藏的釋放自己的情緒,讓我當下強烈感受到一種不服輸的倔強。」即便沒有戲劇經驗,阿吉導演卻深深感覺到從開拍到殺青,她在表演上的成長。

而《戀》片日本導演倉本雷大,更是因為在看過《共犯》後毫不猶豫、甚至沒有試鏡,就決定要 pipi 作為女主角,倉本先生說:「即便在共犯裡角色設定的戲份不多,我也能看見她在螢幕上巨大的能量。」超越可愛的聲浪,她背負著原罪已久所累積的能量,正在演員之路上,開啟大家對她可愛之外的想像!  
〈所有的幸運都是來自人與人之間相遇的巧合〉
pipi 在演藝工作上的際遇看似一帆風順,日系、空靈、文青、清新,時下最受歡迎的形容詞她都被賦予。更不用說讓日本經紀公司相中,挖掘作為小松菜奈同門師妹,到產業相對蓬勃的日本發展,接任電影、平面、廣告、觀光宣傳等工作,是很多人眼裡的幸運。

但在這份幸運之前,pipi 有好長一段低潮期。

在正要嶄露頭角之際,合約上的狀況,讓她幾乎沒有工作機會…
「當時我真的有走頭無路的感覺」可以說幾乎處於谷底。

在谷底的這段日子,她以幾乎隱匿於鏡頭的姿態,完成畢業前想嘗試的各種領域,拍攝作品、畫畫設計,韜光養晦般,沒有停止於探索自己的可能性。直到後來受貴人牽引,因為《未來ちゃん》這本攝影集而喜歡的攝影師川島小鳥,竟對她發出「真的很希望可以拍你」的邀請,pipi 因此成為了小鳥愛台灣的眼睛裡,閃閃發亮的明星之一。

「這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一切從和小鳥認識開始,和日本變得有緣。」小鳥的邀約,一連開啟了更多日本工作的邀約,「所有的幸運都是來自人與人之間相遇的巧合」pipi 說。但其實感到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嚴以律己的心,沒有因外在的優勢走向寬闊的大門,反倒鑽研進對自我潛力的探尋,才能在相遇時獲得幸運!   
〈相機拿出來,是對著愛的時候〉
最新電影作品《戀愛奇譚集》中,女主角對愛情的想法從「戀愛的人看起來都像笨蛋一樣」轉變為「戀愛是奇蹟」,Pipi 說她過去對愛情的認知也如同女主角,即便談了戀愛也還是不懂愛是什麼。「是在遇到了挫折,感情感到失敗的時候,才會開始比較了解愛這件事。」

導演透過這部片呈現愛的各種樣貌,也因為是「奇譚」,所以有超乎常理認知的形式,不論是人鬼間的羈絆,大人與小孩,甚至是微微的三角曖昧,愛就是沒有任何界線。Pipi 再補充,「想到愛,是超越幸福的感覺啊!」

她分享到東京寫真美術館看「荒木經惟:感傷之旅,1971-2017-」一展,在最後的展區,為照片所傳遞出荒木經惟對妻子的愛意而哭得停不下來。從蜜月旅行開始的生活記事,荒木經惟在他成名風格的另一面,拍攝只屬於陽子的影像,那些不為了表現,只為愛的視角。展覽最末區,呈現到陽子逝去後,荒木拍了很多的天空,一幅幅天空的影像釋放了他無比的深情。Pipi 說「想拿相機出來,是對著喜歡的人的時候」,在影像裡包覆愛的心情,與荒木經惟產生了感應。
〈是愛の寫真,也是與孤獨共存的語言〉
拍寵物小兔、拍金門阿嬤、拍身旁的友人,pipi 說「像跟小兔待在家或者阿嬤還在的時候,就會希望自己的眼睛是台相機,能夠隨時捕捉最美好的那一刻,不是要多美,只是發生在我們之間、別人看不見的、我最想留下來的一刻。」

如同為荒木經惟愛陽子的深刻而哭泣,同樣為死亡紀念,pipi 將拍攝金門阿嬤的照片集結成一本圖文集,在阿嬤過世的忌日留給自己永遠的紀念。她與阿嬤的親暱,在每張相處來的影像上,睡著的阿嬤、戴著頭巾的阿嬤、牽在她手裡的阿嬤…,「我的記性真的很不好」,對於沒有把握的記憶,攝影成了牢靠的註記,自己排版、選紙、跑印刷,做了幾本,是搬家打包時,放在最好拿取的行李裡那種。

獨自赴日打拼,工作與生活在陌生的環境,拍攝是僅有,不用說日文就能進行溝通的方式,pipi 隨身帶著她的傻瓜底片機,喜歡底片的質地,在膠片上逐格縮放愛與孤獨的投影。說起數位倒也不反對,只不過太方便了,像是快速填滿空虛的娛樂,她不喜歡太快消逝的熱鬧,朋友要是可以開始,最好就走的遠遠長長,在鏡頭前光鮮亮麗的時下形象,卻維持著慢步調,她把傾心的當下保存於底片,在等待沖洗的時間裡,情感又被拉長。  
〈Pipi 收藏的影像〉
「我喜歡的都是比較生活感的攝影集」,前一段話中,我們正討論另一組比較當代的藝術照,「那個我也會覺得很美,但就不是會想要收藏的。」在大量且頻繁地被拍攝之中,她以被攝者的角度觀看影像,在鏡頭的另一端,也正以攝影的角度收藏自己的生活感。訪談最後,pipi 與我們分享她的影像收藏。不論是收藏的攝影集,或是自己拍攝沖洗出來的顯影,都是她作為角色的養分。

而過去都是看她所詮釋的影像,接下來,pipi 正在準備自己的攝影展,將以她拍攝的影像和大家見面,敬請期待! 

荒木經惟 《センチメンタルな旅1971—2017—》

荒木經惟曾說出「自己有時會被時尚攝影淹沒,那些裸體、風景、臉蛋都是謊言」這種駁斥成名作品的發言,發行了《感傷之旅》(センチメンタルな旅)一書,告白說出「拍攝自己蜜月照片,才是真正的攝影!」pipi 說這就是她對這部作品的喜歡,「雖然荒木平常像個色老頭,不過卻在這部作品感受到充滿愛意的他。」以愛為起點作為拍攝的眼光,「私小說」的形態也是她拍攝的動力與意義。  

川島小鳥 《未來ちゃん》

pipi 在還沒認識小鳥前,就在網站上看到介紹這本攝影集的文章,「台灣很少看到這樣的攝影集,將生活的純粹拍攝的如此可愛。」後來經過朋友介紹認識,開啟了被拍攝的旅程。而比起模特兒和攝影師的關係,pipi 和小鳥更像是朋友,陪著他在一開始人生地不熟的台灣到處拍照,甚至在過年時拜訪 pipi 高雄老家。他以親近被攝者的方式拍攝生活中自然俏皮的模樣,我想,這也是我們看小鳥作品都感到融化的魅力

花代與沢渡朔 《点子》 

由媽媽花代及另外一外攝影師共同創作点子的成長紀錄,pipi 想每張照片的背後心情,以攝影師的角度來看,怎麼拍出這張照片。
「比如我要拍你的時候你會尷尬」攝影師要很有引導被攝者的魔力。我問「那有誰拍你讓你最放鬆、最喜歡的?」『我自己吧!(笑)』『還有最近濱田英明,他可以拍出很乾淨的質地,即便是拍攝觀光的主題,他會用照片的氛圍吸引別人;還有之前合作的puzzle Liang,總能引導人變成另一種狀態。當然這次合作的 teikoukei 也勉強可以(開玩笑)~』  

Watabe Yukichi <A criminal Investigation>

  除了為作品的生活感吸引,對設計很有興趣的 pipi,也和我們介紹另一種吸引她的攝影集類型。「一開始,就為它精裝布皮的書衣吸引,翻開後的排版、印刷、裝禎設計也都經過非常細緻地處理,他把照片的時代感表現得很好!」紀實攝影師渡部雄吉的這部作品,記錄了陪同調查員偵探一群複雜案情的過程,以黑白攝影呈現其中的懸疑,並揭露了1950年代東京的另一種面貌。翻閱時的油墨味,更增添了彷彿報紙紀實的意味!  



後記:haveAnice…PAPER 創刊號,也邀請 pipi 作為封面人物,攝影師 teikoukei 出動了兩年來難得一見的120相機,用底片拍出了許多我們很難抉擇的成品。漏網之魚,不放可惜,請給我們愛的鼓勵,努力去拿取! 


🎥  前導影片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

2017-02-23

JOURNAL STANDARD

JOURNAL STANDARD 始於1997年的福岡,發展至今分店也拓及台北、香港和北京。品牌之名意指為『時髦的準則』,秉著『日式觀點,美式風格』,選入來自世界各地的優質品牌,並也開發屬於自己的原創男女裝,讓易於穿搭的美式風格增添許多細節變化與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