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一同與國家重建的夫妻 Mercedes & Alejandro @Buenos Aires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郊區,Mercedes Hernáez 熱情地迎接我們進入她跟 Alejandro Sticotti 的家「我最喜歡我們家就像一個花園!」事實上,Mercedes 真的將這棟屋子佈置得很開闊,讓鬱鬱蔥蔥的綠色植物隱藏屋內隔間的界線,屋子是 Alejandro Sticotti 一手包辦的,既是建築師也是設計師的 Alejandro 有意無意地將房子佈滿能自己說故事的物品,例如旅行阿根廷北部好幾次分別帶回的藝術作品、一些攝影師朋友的簽名影像跟值得紀念的書,Mercedes 說這些都是他們很珍藏的日常小物品,生活就是這樣累積而成的。

坐在開放式的廚房、喝著咖啡開啟了這段採訪,聊 Mercedes 跟 Alejandro 如何相識、相愛,又是怎麼建立這個家,也聊了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特色。Alejandro 說他喜歡木頭也喜歡使用木材創作出簡潔線條的傢俱,於是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最熱鬧的區巴勒莫 (Palermo)有間工作室,開車前往市中心的路上會經過建築工地、八車道的高速公路「經過一個都市叢林後就可以到達 Mercedes 可愛的工作室跟店鋪 Mono!」Mono 是 Mercedes 投注所有熱情的心血,除了販售 Mercedes 以獨到眼光挑選的獨立設計師作品,Mercedes 也販售自己做的迷你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旅遊指南以及收藏的筆記本,採訪當天坐在藤蔓覆蓋的陽台,討論「合作」的力量,從她巧妙運用老壁紙的創意開始以及她的夢想—在這個持續變化的城市發掘更多合作提案,將城市中的創作力量集合!
因為這樣艱困的環境,反而讓我們擁有更加堅定的意志,一定要將自己的房子建得更好,我們兩個都把所有對於「家」的想像都投入其中!
Fvf:什麼時候跟什麼原因你們決定搬離巴勒莫(Palermo) 而搬到奧利沃斯 (Olivos)?是怎樣的契機?

Mercedes:好幾件事情同時發生!首先,我們相遇的時候彼此都有各自的婚姻,後來我們相愛也決定要住在一起,但是我們各自的家都擁有過去太多的回憶。

Alejandro:最後我們搬到一間在巴勒莫美麗的屋子,不過周邊的生活越來越多暴戾之氣,我們想要更多和平的感覺,包括更多的植物圍繞。在 2001 年阿根廷金融危機,我們有機會可以賣掉當時的房子,不過因為那樣的全國經濟危機下,很難真正有現金在手上,所以我們先搬到我父母遠在 Pacheco 的家,跟孩子們住在一起,同時也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找到現在這房子。

Mercedes:本來這是兩棟房子間的草地,我們來到這時,是為了看鄰近的屋子,幸好我們不夠有錢沒能將其買下,Ale 在附近逛逛時看見這片草地,便問仲介「這是什麼?」仲介說這也是正在販售的,於是我們馬上就買下來並花了三年來蓋這房子。

Alejandro:嗯,這三年主要是慢慢賺錢,有了資金才又動工,最後花了三年才搬進來,每個工程都得先有施工的費用才能進行,進度才會比較緩慢。

Mercedes:建立我們共同人生之際,也是阿根廷努力渡過經濟危機的時期,政府進行多次的債務重組,民間也經過許多困難關卡才漸漸舒緩,不過因為這樣艱困的環境,反而讓我們擁有更加堅定的意志,一定要將自己的房子建得更好,於是我們兩個都把所有對於「家」的想像都投入其中!

Alejandro:國家經濟危機孕育了這件「家」作品,因為擁有更多機會但是更難前進跟運作,人們甚至不使用任何進口品,不過阿根廷人終究熬過這樣艱辛的難關,這十五年來見到當時倒閉的小公司又捲土重來,一切都在恢復當中,雖然不知道實情是不是如此,至少我們是這樣正面肯定的。
我相信他將我想要過的生活都融在這屋子裡,於是我們每天與之呼吸,與之生活,與之相愛。
fvf:建立自己的房子是怎樣的感受?

Alejandro:非常令人難以置信,很驚奇,甚至比驚奇還要驚奇,因為這不是一個傳統的屋子。
現在我可以用比較精準的形容詞來描述這屋子為「非主流」,建造自己要住的房子時,必須確保每一個細節都是你喜歡且滿意的。不過在過往我經手的案子,總是會遇到客戶不同意我的想法,創意跟喜好會受到必定的限制,有幸地,能有自己的房子就可以將想法完全轉化成實際的做法,這就像是訂製服一樣令人滿意。

Mercedes:對我而言,這是一個我真正想要居住的房子,無可挑惕。Ale 成熟地做了許多決策,我相信他將我想要過的生活都融在這屋子裡,於是我們每天與之呼吸,與之生活,與之相愛。
我不能到家具店購買窗戶,因為想像中的窗戶在市場上並不存在,我得繪製窗戶的雛形、測量窗戶的大小再麻煩鐵匠幫忙。沒有任何物品是公版的,全部都不是標準尺寸,沒有可以購買的管道,全部都得訂做。
fvf:我可以想像你在材料的使用、細節的講究及空間的運用都是很難的抉擇,這些是經歷過各種的自我剖析得到的結論嗎?

Alejandro:其實這是有些技巧的,作為一位建築師,我習慣先觀察、詢問客戶的需求跟欲望,然後想像客戶住在其中的畫面,看空間跟物件適不適合,所以我只需要將這思考模式套用在自己身上。

Mercedes:我們認為這是將想法確實執行的一大好機會,所以這是第一個 Ale 從畫草圖開始著手的案子。

Alejandro:不算是第一個,我曾經在市中心也有設計過一個從頭開始的建案,但是這是第一個有完美的位置、滿意的環境的「自己的」案子,一切都是客製化,我不能到家具店購買窗戶,因為想像中的窗戶在市場上並不存在,我得繪製窗戶的雛形、測量窗戶的大小再麻煩鐵匠幫忙。沒有任何物品是公版的,全部都不是標準尺寸,沒有可以購買的管道(僅有馬桶跟瓦片是買的),全部都得訂做。我在自己的木製品工作室裡不斷地生產這屋子所需的東西。
Mercedes:當時我們住在離工作室二十五公里遠的地方,每天來回奔波都花上很多時間,尤其還要送孩子上課,這些急需搬家的壓力在這三年都沉重地壓在我們身上,但是現在回頭看卻變成美好的回憶,每一天我們生活在這都很幸福,當時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甜美的回應!
fvf:相較於鄰近古典英國風格的建築,你們的屋子特別突出。附近的居民怎麼看待你們?

Alejandro:縱使我們是最現代的建築,但是居民都接受了我們。我們的屋子沒有太大的陰影會遮到鄰居的居住空間,盡量做到不冒犯,這不是任何人要求我們的,而是在建造屋子時即考量做人的「尊重」原則,當然這屋子還是比較特別的,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會停在門口凝視這獨樹一格的屋子。
fvf:跟以往住在市中心的生活,現在住在奧利沃斯的心得?

Alejandro:非常美好。當你一抵達奧利沃斯就可以看見草地、摸到樹木、聽到鳥鳴,這個屋子甚至比這區域擁有更多綠意,一樓還有很多落地窗跟窗戶,植物從外延伸到屋內。
我跟 Mercedes 都很喜歡植栽,週末會花很多時間細心照料它們,在我們過去住的幾個地方都有很多盆栽,搬家時也會帶著它們一起走。

Mercedes:書跟植物是我們最先打包的東西。
我將我欣賞的事物分享給他,他也會讓我知道他喜歡的東西,用對方的角度看事情,我們真正相信彼此,這就是一種合作。
fvf:你住在自己設計的家中,圍繞著自己做的傢俱,這讓我想起了 Eames(註一),你們兩位有像他們兩位一樣合作任何企劃嗎? 

Mercedes:我們當然合作,只是你們看不到。我們分享自身對於美的看法並信任彼此,擁有非常巨大的合作潛能,我們兩個的狀況不是說「來!一起設計吧!」而是我將我欣賞的事物分享給他,他也會讓我知道他喜歡的東西,我們會傳給對方連結、傳照片,用對方的角度看事情,我們真正相信彼此,這就是一種合作。
 
fvf:你們兩位的工作室 Net  跟店鋪 Mono 都在人潮眾多的巴勒莫,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們觀察巴勒莫十五年間的變化嗎?

Alejandro:巴勒莫現在是一個購物中心,在這樣的商業氣息瀰漫之前,我們在那有房地產,因為那邊是相對靜謐、商業性較低的地區,我們很珍惜那時的氛圍。

Mercedes:當時都是一些小生意的店面,努力又有創意的鄰居們,讓這個社區很有趣。因為十五年前那區房價便宜又安靜,是個對創作人而言很友善的選擇。

Alejandro:那時候沒有任何購物中心,全部都從九零年代開始進駐,第一批從鬧區搬過來的人是因為巴勒莫房價便宜,在此之後,有錢的大品牌突然意識到這小商圈的潛力,商圈的形成就是市場決定。至今一直有商店設計的案子與我接洽,於是更能夠瞭解大品牌進駐,對小品牌、小店鋪的傷害,在鬧區的路口放置一大戶外廣告招牌跟在巴勒莫一個月的房租一樣,大品牌肯定選擇開間店還有更多的收入,最後市場以及房地產業合力將房價翻了三倍,並且創造了區域的新潮名字「巴勒莫蘇荷 Palermo Soho」或是「巴勒莫好萊塢 Palermo Hollywood」。

Mercedes:當時有趣的是巴勒莫擁有許多住家、小商店跟小型企業,比較像是自給自足的社區,有當地人會散步的廣場、有學校,所有的元素都讓當時的巴勒莫是個真正可以享受生活的住宅區。
fvf:跟我們聊聊布宜諾斯艾利斯吧!如果你要描述這座城市,介紹給從沒到訪過這的朋友,你會告訴他們什麼?

Mercedes:我想布宜諾斯艾利斯是座「人的城市」,這裡有許多有好奇心的人,也有很多創意發展的空間,雖然不是世界注目的焦點,但布宜諾斯艾利斯卻是一個有強烈意願發展的創意城市,富含很多面向,因為這裡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移民跟移民後代,擁有非常豐富且獨特的民族性跟文化底蘊,每一個文化在這城市有不同的市場、市集跟聚集的場所,凝集成更大的力量,在這城市處處可見這樣的生命力。
一個人能夠從自身過往的經驗中學習,也能從身邊的人接觸到新想法,向他們展示自己的經驗又吸取他們的想法後,回到自己的觀點反覆分析思考。這是培育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fvf:Mercedes 的壁紙筆記本靈感又是從哪裡來的?有沒有任何故事在這樣復古的美學作品後?

Mercedes:只是很單純的想法,我常需要筆跟筆記本在身邊,在一次旅行中我發現了類似的筆記本,做為一位平面設計師我希望這筆記本也能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可以購買得到。當 2001 年金融危機時,我做了幾本尺寸不一的筆記本,有天我偶然發現一間裝訂商有座老工廠還有美麗的老裝訂機器,還有幾位被資本主義抹去的老工匠,他們擁有淵博的裝訂知識,而且工廠從來沒現代化過,還使用以前的老裝訂技術。同時我也發現了一間很老舊的壁紙工廠,還有許多壁紙存貨,有一天我就穿上工作服帶著手電筒,決定要到倉庫挑選壁紙開始我的第一個筆記本系列。這就是壁紙筆記本的故事,之後就依照壁紙的花紋而產生更多的系列。我喜歡空白的頁面,讓人們在上頭揮灑想法跟所有新的點子。
fvf:妳牽成許多合作,有沒有反映在妳的作品上?跟不同類型的設計師合作會不會影響妳看事情的觀點?

Mercedes:當然會,我很樂意讓這些事情發生。
一個人能夠從自身過往的經驗中學習,也能從身邊的人接觸到新想法,向他們展示自己的經驗又吸取他們的想法後,回到自己的觀點反覆分析思考。不過這種共同作用在現代化、新自由主義跟資本主義中漸漸消失,唯一重要的事情僅剩下工作。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必須協調協作空間,讓以往的共同作用能夠再現,這在現今社會仍然是一種被排斥的行為,不過這也依舊是培育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爾後創造出更多協作空間,也就能夠讓生活更加美好。我創作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地圖也是談論相似的理念,它試圖講述這城市有趣的地方,但有些人會選擇介紹阿根廷探戈、有人會推薦美食跟美酒,有些人會帶你去不這麼著名的地方、嘗試不一樣的生活,這樣不同的面向讓我十分著迷。擁有不同的回饋,讓這個世界可以有不斷創造新事物的慾望!
 
fvf:那這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迷你指南呢?跟我們聊聊這份許多觀光客都視為寶貝的城市指南。 

Mercedes:我非常愛閱讀地圖。地圖總是讓我感到驚艷,我收集了很多世界各地各款的地圖,地圖絕對是你到一個新城市最關鍵的物件,也是提供給你正確資訊的來源。我創作的第一張地圖,結合我的旅行經驗跟參考資料,僅繪製了一個特定區域,這幫助了非一般正常觀光客們找到我推薦的秘密基地。這個企劃是在還沒有網路時就啟動了,起初僅將地圖限定於巴勒莫地區,沒有一個很具體的中心點,僅有繪製出名字相似的街道跟一些特別地點,我覺得地圖在每一個城市都非常重要。
迷你指南每六個月會更新一次,表示這個地方正在成長跟發展,值得更多的人關注。
Fvf:多年來,這份地圖已經成長許多,涵蓋範圍的半徑也增長不少,而每六個月就需要更新,你們如何看待這個地圖的未來展望呢?
Mercedes:現在我想要創造更多的地圖,不是其他地區而是不同類型跟目的的。我想要拋開地理、街道等地圖既有的概念,尋找這區域有價值、值得被討論的東西,任何被熱情耕耘的領域地圖,像是巴勒莫音樂地圖、巴勒莫設計地圖,我夢想讓更多有才能、認真工作、想要發光發熱的人都能有被看到的機會!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reunde Von Freunden
Photography: Ana Armendariz
Interview & Text: Julia Keller  


(註)Eames:設計史上著名的夫妻檔 Charles & Ray Eames,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什麼都很匱乏的時期,兩人跨越許多設計領域:傢俱、攝影、繪畫、建築等。
Eames 的座右銘”the most of the best to the greatest number of the people for the least”,創造讓一般人都能擁有的好設計是 Eames 的使命,這對夫妻獲得許多次設計大獎,兩人共同合作的項目寫下許多經典傳奇故事。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08-20

ARITA 焼

西元1616年開始至今,延續了近400年的時間,在日本燒陶瓷器的最古老故鄉, 九州佐賀縣有田市所生產的,是橫貫歷史、綿延了無數情感的名物ー有田燒。
2017-01-13

雜誌 X 雜誌

這幾年來,許多傳統雜誌似乎漸漸式微,越來越多的線上雜誌以及獨立紙本雜誌崛起,在這轉變的其中,have A nice 希望能以身為線上雜誌的角度與各種不同的紙本雜誌進行對話,透過 unplugged 與 plugged 互相比對的概念,更進一步去了解「雜誌」這個形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