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台灣特集】質物霽畫 李霽—構築植物予人深刻的風景

HOME / FEATURE / have A nice Interview 2017-04-02 00:35
text / 劉秝緁;photo / teikoukei

在為品牌〈Hermès〉創作的櫥窗裡,李霽用植物度量未來,再製了生態逐漸式微的狀態;為餐廳〈有點食品〉的空間做裝置,觀察經營者在地域中的變化,植物在他手中成了遞嬗時間的島嶼;而在著手〈富錦樹355〉最新一季的空間裝置時,他在動工前推翻了原先擬定的草圖,只因那時在陽明山看見一座湖泊的模樣太美麗,湖面纖弱的結晶、枯葉落下成了一點一點的印記,以纖維和紙張靜止了那天湖水在他心中掀起的波濤。

洞悉所承接的案件,梳理其中的肌理,李霽取材自然,實驗各種非生命的素材,作品恆常是一個流動的狀態,包覆著時空的行進和情感的痕跡,植物在他手中不因離根而失去生命,反倒在有機與無機之中構築成一株新的生命體,並為與其存在的場所延伸出耐人品嘗的空間感。

這次訪談相約在富錦樹355,在還未擁有名氣的時候,就與富錦樹執行長吳羽傑(Jay Wu)相識在燈火還不通明的富錦街,當時什麼頭銜都還沒有的兩人,一起看過這塊一無所有的空間,李霽接手了Jay的任務,打理了富錦樹355的植物設計,Jay再進而邀請他,在店前如花一般開闔一間行動店中店,佇立在富錦街上和大家見面。
那時的李霽,還在事務所以建築為業,在台灣植物藝術創作還不盛行的年代,打破了多數人對花店的傳統印象,將乾燥花果安置成一幅畫、讓禮盒裝滿綠意的生氣,自此,植物不再只是一束束插瓶裝飾的角色,李霽感受其沉潛的力量而使之變化出另一種生命力。
要做還不存在的事物,開拓植物創作的眼界
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李霽在學念的是建築設計,而後來是做不好而轉途到植物創作?李霽的不好是來自師長的不看好,大學教授對僅是不擅長電腦製圖的他說「你不適合做建築」,但卻沒能否定他的決心及創作天分。 李霽那時體悟到:「社會包袱限制著我們對自己的認同不夠,要有頭銜,什麼師、什麼公司,你的價值才成立,東西才會被肯定。」Jay也回憶到早年與他的合作,那時看不懂作品的草稿圖,但只問了兩個問題就放心地讓他去做。Jay試探性的問李霽還記得嗎?「是『這個有沒有人做過?你自己會不會喜歡,做起來會不會漂亮?』」李霽都記得。而在後來建築系的畢業製作上,李霽以舞蹈詮釋建築空間,獲得了當屆畢業首獎。

獨創性和創作天份是兩人都很珍視的東西,也是這個社會急需的養分。李霽覺得現代缺少的就是透過觀察特質、作品來學習『價值』。問到現在蔚為流行的花藝風潮,「我不是很喜歡,但也有好的一面,是改變了傳統花藝的單一思維。但大家更應該審視自己的喜歡啊!」為了不被影響,李霽是完全不看其它植物創作者的作品,哪怕只是一點暫存的視覺印象,他都不要。

每一件作品,都是抽取自己的靈魂注入空間,李霽說是「要做還不存在的事物」,Jay以經營新興領域的角度,感同身受的說「這樣很辛苦,作為創造者,是要開創新的東西。」不過其實現在對創作的價值觀還是很封閉,仍有一些傳統的既定印象在束縛創作的界線。「曾經接過一個精品的案子,要求使用粉紅色和一些傳統花材的元素,會有點受挫,不過我的作品就是要跟大眾互動。」即便,現階段還是不能做自己,李霽已從〈霽FLOWER〉蛻變,透過〈質物霽畫BOTANIPLAN VON LICHT〉,以更加實驗的精神開拓大家對植物的價值觀。  
極限,是他永無止境挑戰的境界
一面進行著質物霽畫,李霽現在也在為建築師的考試做準備。「我很容易膩,不喜歡一直做一樣的東西;所以我有很多興趣,去嘗試做不一樣的事情,並且會設定目標去達成。」在學時因為喜歡看戲,便加入了劇場工作,從幕前的演員、幕後的劇場設計等,他都做過;大五的畢業製作,便也因為對劇場的投入,將舞蹈轉化成建築,獲得首獎;也曾喜歡游泳因而到考取救生員執照及游泳教練執照;而近幾年,在植物的創作路上,陪伴他的還有興趣—跑步,從慢跑到馬拉松,從全馬到極地超跑。

「我可以做的事情,就要去挑戰做到極致。馬拉松就不止是全馬,我還要超馬!」李霽的名字,你無能定義他為建築師、劇場工作者或植物藝術家、超跑選手,他在每個喜歡的領域裡,總是極力在奔跑,不偷閒也不點到為止,凡是衝破了最高極限。而創作的靈感,也來自於此,來自每天都想過的不一樣,都在衝破極限的路上遇見新視野,帶到創作中,試圖給這個封閉靜止的世界更多的刺激,帶來更多的視野。  
把願望與理想都留給植物
當大眾還只能以花藝師的刻板印象看待這份工作時,李霽笑著指稱說是藝術家才對!的確,以建築的視角構築植物,環景都有其細膩的風景,實則是個植物建築家,注入無以言傳的價值觀與思想。不過,定義是說給他人理解的,並不是太重要。或許我們可以從Jay問了李霽對於職業的期許來思考:「如果沒有其他金錢考量,你最想做些什麼呢?」李霽的理想並不是做出怎麼樣的作品、或是和誰合作,他對植物有股愛的凝視,在大家的讚賞中,他卻退到很後面,要植物與人的關係從更基本的地方建立,要這個市場與社會以更加開放的心胸接受未知的事物。

「理想是讓每個人都有兩到三坪的綠地,擁有植物呼吸出來的新鮮空氣。為什麼現代人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去野外走走?因為我們是需要這樣的新鮮呼吸。」像小王子與玫瑰一樣,人們得要學會和植物、大自然相處。「其實現代行道樹公園的植栽很多是錯誤的方式,讓樹圍在很小的空間,所以都長不高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教育層面。」呼應李霽說過要珍視喜歡這件事,這個世代是否漸漸褪去尊重,因而仿冒皮毛,因而價值觀盲從。李霽承載了許多人的欽慕與讚賞,乘著他所開創出來的美向世界靠近,也借於此要打破美的框架,不論是於櫥窗中,向大眾展示環境議題,或是在教室裡,以植物為題的解析進而創作,一一都是在播種眾人對於植物最基本的認識與眼光。

YOU MA​Y ALSO LIKE...

OTHER SERIES 其他企劃

2015-11-26

WHERE to GO? under25

have A nice 是由一群80後的人所組成,如今回想自己十年的社會經驗時,往往會想起剛出社會的自己。WHERE to GO? Under 25 專訪90後即將要踏入、或進到職場不久的社會新鮮人。借由訪問 Q&A 來了解他們對未來的藍圖。並且也讓80後的我們有一些回想初衷的機會。
2017-01-25

have A nice FREITAG !!

FREITAG是創辦人兄弟的姓氏,同時也是德文星期五的意思
據說星期五的由來是取自北歐愛神Freia之名,所以星期五也有個浪漫的別名「愛神之日」
創辦人兄弟當初也是抱持著如此浪漫的心情創立了FREITAG。

have A nice x FREITAG 策劃以星期五為發想主軸的「have A nice FREITAG !!」
除了邀請各領域意見領袖使用FREITAG包包之外,
並請善於捕捉城市光景的攝影師鄭弘敬(teikoukei)拍攝每位意見領袖星期五的生活記錄。
希望能提供觀賞者一個新的觀點,使品牌FREITAG與台北在地產生更多好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