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來說說草間彌生在國美館的展覽吧。 逛展時我並沒有租借語音導覽,反而是看完展的最後買了一本導覽手冊。關於要不要租借語音導覽,無關大小展,幾乎是憑藉看展的當下心情而決定。看展跟念書一樣,總有個黃金吸收時段,對那天的我來說,語音導覽反而像是「佔去吸收時間的干擾」;即時幫助理解的功能大約會在中途感受太過壓迫而失了意義吧。 伴隨著不適與頭暈目眩,我對同行有人抱怨道「幹她壓力一定很大」、「這人好累...
  • Cover Image
    展覽名稱很轟轟烈烈的浪漫,實則在諷刺那些以為「可視的遺忘」為理所當然,這不只是一檔愛情展覽。 共生|we suffer each other to have each other a while 藝術家|徐叡平 - 很美的一件作品,取材自古希臘喜劇作家-阿里斯托芬,所述說的愛神神話: 從前人類分成三種,在男人和女人之外,還有陰陽人。其次,從前人是圓的,每個人有四隻手,四隻腳,頭上有...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