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時常需要與自己確定此時此刻是不是自己, 卻又懷疑經由反覆確認的,是否是真的自己。 在日本待了一年的小靠山回來了。 「我想要抱妳」,這一陣子真的好委屈好委屈。 「妳都不知道我好孤單好寂寞好害怕」,我哭哭啼啼。 心又多了一處能夠擺放,這些不吝嗇的歡迎對我來說總是很好。 在誠品買了第一支鋼筆,拿來寫日誌。 本來總覺得PILOT的微笑鋼筆聽起來彆扭,堅持不肯買, 真正用了才發現,其...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