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老爸越來越囉哩囉嗦,總讓我輕易就跟他吵起架來而他也忍不住就兇起我來,不知不覺中開始避開跟他說話的機會。一天下班回家,一如以往攤在客廳進入不思考模式,媽媽輕聲和我說,有一次爸爸喝醉酒說我和弟弟都討厭他,讓他有時候都不想回家。當下某種情緒竄上,原來疏離的情感已悄悄地發酵滲入生活了。 我覺得很愧疚,他好多時間都在南部少少回來一次,一定很寂寞。就心疼起爸爸擺著臉孔又偷偷脆弱,當個有威嚴的一家之主還真是寂寞,身為老爸上輩子唯一的情人,我想不如就把拍的照片和寫的字等關於我的一部分和他分享,我們不必說話,可是需要瞭解,透過筆記本傳遞自己來進行溝通。
  • Cover Image
    CNN的晨間新聞播報聲流洩於清晨客廳內,襯上細細的刷刷剪報紙聲,父親抄寫自己喜歡的報導和收集新聞文章的習慣不知道多少年了。歲月流轉,那收集成冊的筆記本也形成一長排的回憶。 遊樂園中牽著小手的我、和穿的高中制服的我坐著吃飯,然後看著現在下班後疲累的我,父親始終支持我所選的一切;當然某些時刻仍會向他表達感謝,這次藉由父親的習慣而訂製手作筆記傳達我對他溫暖的感謝。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