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Cover Image
    Interview / 劉秝緁 ;photo / Oh Old! 奕仁拍攝提供 「長輩其實有更多的需要與想要,不只是被聚集在一起照顧。他們也想對社會有所貢獻、跟大家有更多互動與交流。」訪問結束後,奕仁的這句話一直縈繞心頭。 從學術研究開始,成大建築系的奕仁與團隊夥伴,研究著社區營造的課題。他們發現老人的生活就幾乎是一個社區的生命樣貌,因此,集結在臺南孔廟文化園區中的銀同社區的年輕店家夥伴,共同組成了「Oh Old!」,開始一系列帶領年長者更活躍的活動。有帶動動手做的「Oh Old!克拉斯論」、有跨世代出攤的「Oh Old!市集」...等,其中,最為知名的就是這次要到 haveAnice Festival 有質生活文化展的「Oh Old!熟齡吧檯手」,一群根本不喝咖啡的阿嬤,站上吧檯練習了一年後,用她們刻滿皺紋的雙手沖咖啡、拉花給你喝。 聽奕仁娓娓道來這一切,我說,有你們在做的事情,讓變老也變得好可愛啊,「我們以後也會變老,這些生活的樣貌都是我們以後會面臨的事情。」奕仁把這件事拉到了我們這一輩的位置,思考著對於未來的想望,是需要點創新的革命與努力的。來透過這次訪談了解更多這些老而年輕的心吧 ♡
  • Cover Image
    咖啡豐富了日常活力,也療癒了努力生活的心靈。至今有許多關於咖啡豆產地、沖煮方式、以及完成一杯咖啡以前種種繁複過程的討論。這次,來自日本的咖啡情報網CafeSnap要與台灣讀者分享的是「COFFEE PAPER PRESS」,將濾滴咖啡後的產物「咖啡渣」結合社會關懷與活版印刷,創造出名為幸福新三角的企劃。 此項企劃的中心成員有「Tool do coffee」的咖啡師成田先生、專為身心障礙人士設計的選品店「HUMORABO ( ユーモラボ )」的前川先生,以及「活版印刷 紙成屋」的笹森先生,由三位在各自領域占有一席之地的業界人士所共同發起。
  • Cover Image
    text / Dayday;photo / 馮 意欣 Yikin HYO「GLITCH COFFEE&ROASTERS」,一間位於轉角的咖啡店。聚集了為咖啡傾注熱情的職人團隊,還有專門為了買杯咖啡而來、絡繹不絕的咖啡因成癮者。提早抵達在開始受訪之前,隔著吧檯欣賞店內咖啡師之間流暢的作業。店裡常客與我們分享,因為「GLITCH COFFEE&ROASTERS(以下簡稱GLITCH)」的出現,讓以號稱老書店與出版社集散地出名的神保町氛圍,在瀰漫著既有的書卷味中,多添了一股咖啡香氣。如果在天氣好的午休,可以選擇外帶一杯咖啡,透著玻璃折射進來的陽光,與沖煮咖啡的水柱一併落下,濾紙尖端緩緩滴出的咖啡液體都變得有點閃閃發光。不知道咖啡廳是不是都有一種魔力,用香味和氣息,讓人自然融入獨有的時間軸裡。
  • Cover Image
    1911年在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正式開張,它雖然不是日本第一家咖啡館,卻是世界上第一家廣開分店的連鎖咖啡館,成功讓咖啡文化走入大眾的生活。今天要從咖啡的起源開始說起,往回追溯歷史的路上,中途順道在這間百年老店停留一下,一探咖啡、與老聖保羅咖啡館的前世今生。咖啡樹原生在非洲的衣索比亞,但阿拉伯人是歷史上記載最早開始有意的栽培咖啡樹及飲用咖啡的民族。13世紀咖啡傳入阿拉伯人手中,這種香醇不含酒精的飲料在禁酒的伊斯蘭世界被發揚光大,歷史上第一間專賣的咖啡館就在大馬士革誕生。歐洲人要真正品嚐到咖啡,則要等到十七世紀。據說在鄂圖曼帝國的維也納圍城這場戰役中,波蘭騎兵為歐洲聯軍最後的勝利立下功勞,搶奪戰利品的士兵在鄂圖曼軍隊的營壘中初識咖啡豆,一位波蘭士兵帶走了所有的咖啡豆,間接造就了往後歐洲第一間咖啡館。咖啡在十七世紀傳入歐洲後就開始廣為流傳,咖啡館開始出現在歐陸各個角落,佐著文學和詩句滲透歐洲人的生活。但傳入東方,要讓時序再多走兩三百年,之中就不得不說說東京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這間百年咖啡館的故事了。
  • Cover Image
    Text / 李清志「第三場所」,簡單來說是指介於住家、工作場合之外的第三個地方,社會學家雷‧歐登博格(Ray Oldenburg)也曾提到「第三場所」(Third Place)的概念,「第三場所」讓我們得以逃離繁瑣日常、紓解生活壓力讓心靈好好靜下來,是一處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在現代都市人生活中代表的「第三場所」就是咖啡館,但是在咖啡廳盛行好久以前,第三場所的脈絡則要從日治時期的「音樂喫茶店」開始說起。從日本傳來台灣的「音樂喫茶店」是當年市民接觸摩登文化的重要場所,在這裡可以聆聽到西方古典音樂或是爵士樂,與當時東京的喫茶店文化,幾乎是同步流行。時間來到台灣戰後時期,經濟飛快發展過程中,有許多老派「人情咖啡館」的出現,例如西門町的蜂大咖啡、南美咖啡等等。而真正影響市民生活的咖啡館是所謂『蜜蜂咖啡』這種連鎖店。蜜蜂咖啡店店面總是有暗黑色的落地玻璃,一方面保有內部隱私與神祕性;另一方面在炎夏也有防紫外線降溫的效果。在那個年代裡,商務人士洽談、記者採訪,甚至安排相親,都會選擇到蜜蜂咖啡,更特別的是,蜜蜂咖啡的桌子其實是設計好的電動玩具桌,最有名的遊戲就是打小蜜蜂,成為業務員、記者等消磨時間的良伴。不過蜜蜂咖啡的隱秘性與消費,在當年還是屬於少部分商務人士的活動場所,一直到日本的連鎖咖啡店傳入台灣,咖啡店才逐漸成為常民生活的交誼空間,這幾年美式咖啡連鎖店大舉進入台灣,掀起了台灣人喝咖啡的一股熱潮,咖啡店幾乎取代紅茶店、茶藝館,成為台灣人最重要的「第三場所」。
  • Cover Image
    在京都,咖啡廳長期被人們流連而喜愛,有些是新穎、摩登,有些是文藝、簡約,各種風格各佔一方,久而久之,京都也成爲擁有自己咖啡館文化的城市。以下以「復古」為題,選出十家在京都的老式咖啡館,在這些咖啡館裡等待你的不僅只有香濃的咖啡,還有好多歷史的足跡和說也說不完的故事。10.  Smart Coffee這家位於寺町的咖啡館創業於1942年,歷史悠久。他們非常自豪地提供給顧客現場烘焙、沖泡的咖啡,以及大受歡迎的鬆餅。
  • Cover Image
    「咖啡的風味就像一道大⾨,引領著味蕾越到另一個國度。」 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圍繞著咖啡主題,帶來由淺⾄深的咖啡多元文化展,即將在七月底暑假檔期於台北華山文創園區舉行。集結台⽇咖啡館,分享其所經營的空間,創作咖啡與人們對生活 的想像。 由東京必訪的咖啡翹楚ONIBUS COFFEE、融合追求極致日本職人魂與台灣阿里山咖啡的Goodman Roaster、台灣世界盃咖啡師大賽(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WBC)冠軍吳則霖的Simple Kaffa興波咖啡,以及以生活美學為提案的Fujin Tree Cafe 富錦樹咖啡店四個品牌,攜手共同主辦呈現咖啡多元風貌的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將聚集來自台灣北中南深藏不露的咖啡廳、烘豆、以及咖啡選貨器具品牌,同時也不忘邀請日本優質咖啡一起共襄盛舉。活動期間更籌劃由知名咖啡品牌主導的系列主題workshop講座,席間也將進行音樂表演,提案由美好咖啡開始的品味生活。
  • Cover Image
    四月,隨著節氣的變化,逐漸退去冬的寒,帶來春的暖;和煦的陽光照亮了街道,將涼意留給清晨與深夜,乘著這宜人的氣候,在白天來場野餐活動,再合適不過了。位於富錦街的店家像三五好友般邀請著大家來場野餐活動,透過按圖索驥贈包活動,一起來尋找綠陰下的線索吧!
  • Cover Image
    想到印度的飲食文化,不外乎是咖哩、烤餅、拉茶等,在台灣也能常見的印度菜,其實印度可是盛產咖啡豆的國家,全國大約有二十五萬人種植這種經濟產物,咖啡適合生長在溫暖的環境,南北迴歸線間稱為咖啡帶 (coffee zone),但怕高溫破壞豆子特性,故多半種植在高海拔區,印度咖啡豆主要產區則是南部山區,雖然雨量較為不足,但設有灌溉設備同樣能產出中高水準的咖啡豆,喜歡喝單品咖啡的愛好者可能知道印度有支特別的豆子「季風馬拉巴 (Monsooned Malabar)」,豆子酸度低含有稻香味,而這支豆子則是刻意經過日曬後而得,在過去交通不便利時,要將印度的豆子載到咖啡飲食文化的歐洲,需要乘船好幾個月,途中海上濕度高、海風大,到歐洲時的豆子體積又大顏色又黃,但也因此獲得不同的口味,現今交通便利減少運送時間,人們只能想其他法子以人造的方式代替自然,咖啡農將豆子平曬在特製的屋子裏,夏天從阿拉伯海岸吹來的季風濕度很高,僅需七周耙個幾次就可裝袋,節省了不少時間就能達到搭船四個月的風漬效果。
  • Cover Image
    終於有時間了。對於一個熱愛咖啡文化的人,通常在忙碌時候,還是有機會喝到咖啡,只是品嚐咖啡的時間短的可憐。有時來不及於下個會議,喝個兩口就全數還給店家了!我想這已經不叫喝咖啡了。哈。關於【Deus】是我近期不管時間的長短總會想要喝的一間。對於忙碌的人他爽口不膩,對於悠閒的人他清新乾淨。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