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Cover Image
    在把《惡童》電影化之際,導演 Michael Arias 為了把作品的氣氛、規模和概念等傳達給製作人員,而在製作前的 2006 年 1 月 26 日寫下一些筆記,這本書就是把當時的筆記重新編輯而成。 導演的話 電影《惡童》是⋯ 「超級孩子英雄」大戰「惡魔宇宙人」的故事。或許,對一些人來說,這是《搏擊會 Fight Club》的動畫版,而另一些人卻覺得這是像《驚異狂想曲 The City of Lost Children》般純真的幻想故事吧。不過無論從怎樣的角度欣賞這部作品,觀眾都會感受到當中意味深長的主題。 《惡童》講述的,是一些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孩子失去父母、兄弟姐妹離別、家庭遭受破壞⋯⋯人們有時背叛別人,有時又會被別人背叛⋯⋯純真的人被邪惡的人利用⋯⋯昔日的城市演變成新都市⋯⋯任誰都阻止不了「變化」⋯⋯ 在這之中,人類又為了甚麼不斷地努力,以免被捲進這亂世的漩渦裡呢? 當今,在我們眼前明明就有那麼多不幸和悲慘的事(死亡、戰爭、飢餓、背叛),為什麼人類還是不放棄呢? 是什麼東西在拯救我們呢? 愛。 這是我最想藉《惡童》傳達的最美好的訊息。我想這也是令《惡童》超越了作為一部漫畫或一部動畫,而擁有更為寬廣的吸引力的最大原因。《惡童》的世界不是純潔無瑕的,它充滿著溫暖的「金銀城」裡洋溢著的淡淡鄉愁。頑皮的孤兒小白和小黑、滿是皺紋的鈴木和爺爺、貪得無厭的木村和澤田等等,都是一些讓人感覺親切的登場人物,而各個人物和各種事物都以愛聯繫在一起。 我希望透過這部作品,能夠令觀眾想起愛的力量。
  • Cover Image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 Cover Image
    三不五時就會翻找一下特攝片資料,這次提出的疑問是:地表最強的怪獸:【哥吉拉】(ゴジラ / Godzilla),與巨大外星英雄:【超人力霸王】(ウルトラマン / Ultraman)的對決,究竟會是怎麼樣呢?很可惜,因為一些緣故,這個對決至今仍然沒有出現過。【哥吉拉】首先於 1954 年在東寶映畫公司登場,而【超人力霸王】則是日本特攝片權威円谷製作公司,在 1966 年推出的特攝電視劇。在 80 年代初之後漸行漸遠的東寶與円谷,其實早期有著不錯的合作關係,除了 1968~1992 年間長期持有円谷股份,東寶特攝片也一直交由円谷出身的特攝監督名將。包括在日本有著崇高地位的創辦人円谷英二、旗下愛將有川貞昌,以及 80 年代後重振哥吉拉系列聲勢的中野昭慶,三人相繼擔任當時東寶的前三代特攝監督。有著早期的情誼,這個合作其實不是沒有機會出現,只是沒能來得及。円谷自製的【超人力霸王】在 TBS 開始走紅之後,東寶與円谷便開始討論讓超人力霸王與哥吉拉一起在大銀幕登場的可能性,然而沒有人料到的是,円谷英二監督卻於 1969 年底累倒住院,隔年一月病逝。「老爹(オヤジ、円谷英二的暱稱)都不在了,留在東寶也沒有意義。」留下這段辭職感言的是時任東寶第二代特攝監督的有川貞昌,不難想像在這個時候,的確不可能去思考兩大角色合作的可能性。同時間,因為家用電視機普及而造成的「(日本)國片夕陽期(邦画の斜陽)」開始,1973、1975 連續兩部哥吉拉作品票房創下歷史新低,因而東寶決定暫停推出哥吉拉系列,同時對特攝片的預算也大幅刪減,直到 1984 年這怪獸之王才再度現身。於此同時,【超人力霸王】透過 TBS 大受歡迎而催生了電影劇場版,雖然東寶曾出資拍攝【超人力霸王】1967 年的第一部劇場版,但是不比當年的此刻東寶亦自身難保,円谷也只好另尋伯樂,只是沒想到合作夥伴換成了東寶的死對頭:松竹映畫公司。1979 年円谷與松竹一口氣推出三部劇場版,其中有兩部都是以電視版重新編輯上映,如此省錢的方式卻獲得了極大的票房成功,在這之後,據聞東寶遣人送了「鹽」到松竹,對此一般有兩種解讀:一是傳統的撒鹽鄙視之意,二則意味著「松竹拿走了東寶的恩惠」。從這時開始到 1992 年円谷第三代社長円谷皐買回東寶持股為止,東寶不再對円谷的製作預算挹注資金,合作也越來越少。此時東寶的特攝技術在過去與円谷的合作下早已成熟,而 1971 年接任的第三代東寶特攝監督中野昭慶,之後也為東寶開創了平成年代的特攝復興時期。如果你 google 一下,也可能會找到一個影片:一段超人力霸王跟一隻有點像哥吉拉的怪獸打架的影片。其實這是 1966 年,【超人力霸王】電視劇第 10 集〈謎樣恐龍基地〉裡所出現的,一隻名為「吉拉斯(ジラース)」的怪獸。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