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偶爾會看到棒球比賽裡,選手拼命追球的過程中與隊友或場地護欄相撞,傷害真的很大,相信上季初西岡剛與福留孝介的嚴重相撞意外,很多球迷還餘悸猶存。事實上在過去全壘打牆未鋪設防撞護墊的時期,面對水泥建造的全壘打牆,外野手拼美技的同時也是在跟生命做挑戰。日本雖然棒球發展相當早,但全壘打牆設置防撞護墊卻是在 70 年代晚期的事,原因是來自於當時阪神虎隊外野手佐野仙好的一次嚴重意外。1977 年 4 月 29 日,阪神與大洋鯨隊(現橫濱 DeNA 海灣星隊)於川崎球場交戰,九局下半由 6:7 落後的大洋進攻,在一出局一壘有人的情況下,清水透擊出左外野的深遠飛球。由於戰況關鍵,鎮守左外野的佐野仙好拼命追球,並在全壘打牆前展現接殺美技,然而球落入手套的瞬間,剎車不及的佐野在全速衝刺的情況下,硬生生以頭部撞上水泥製成的全壘打牆,當場昏迷不醒,而手套裡的球並未落出。左線審田中俊幸高舉右手宣判接殺出局,而追上去查看佐野狀況的阪神中外野手池邊巖卻是嚇出冷汗:「他(佐野)完全翻白眼,嘴角吐氣冒出的是血色泡沫。」這裡先告知大家,佐野在緊急送醫之後診斷出頭蓋骨凹陷骨折以及腦部挫傷,但靠著堅強意志力度過一星期的危險期,日後重返球場後並相當活躍,曾於 1981 年拿下中央聯盟勝利打點王,目前擔任阪神虎隊球探總監。因為這個嚴重事件,日職兩聯盟將球場全壘打牆全部鋪上橡膠緩衝墊,日後這樣的防護措施也逐漸成為今日正規棒球場的標準配備。這裡回到事發的場上。當時池邊巖中外野手與田中裁判一同比出急需擔架的手勢,而阪神的休息區見狀,全部人員一同奔向左外野查看,在常理判斷下,發生失去意識的重傷應為比賽暫停狀況,然而敵隊大洋卻不這麼認為。在阪神板凳區清空、全員齊奔外野的狀態下,大洋休息區的教練向一壘跑者野口善男傳達起跑指示,於是在飛球被接殺後踏回一壘壘包的野口,開始衝向二壘、三壘,當然,最後在全場一片混亂毫無防守的情況下直奔本壘,拿下追平分。 
  • Cover Image
    隨著十一月進入尾聲,冬天即將來臨,冷颼颼的氣候讓人總想賴在被窩裡睡覺,或是待在屋子裡,動也不動地成為「沙發馬鈴薯」、進入「冬眠狀態」,但其實除此之外,我們還有更好的選擇。 本次 Bratpack 特地為各位列出了 10 件冬天最棒的戶外活動,讓大家一同參與 Outdoor 的冬天,不用再窩在家裏頭,趕緊活動筋骨,除了能讓心情保持愉悅之外,也有益身體健康! 
  • Cover Image
    今年大家最引領期盼的 就是H&M與Alexander Wang的聯名系列 比起以往與Lanvin或是其他各大品牌的合作, 儘管打著品牌的設計, 但看到實品終究是一分前一分貨啊這樣感嘆 相信Alexander Wang的街頭風格更能和H&M的平價時尚相互交映, 果不其然 此次發表的這幾款足夠讓人蠢蠢欲動了. 
  • Cover Image
    一般的棒球選手,由於分工細膩度以及選手發展路線考量,在高中畢業之後,投打俱佳的選手必須選擇專攻投手或是打者,兩者在日後的發展、訓練方式,甚至選手生涯都會完全不一樣。因此在現在可見的職業賽事雖然有時可見到投手上場打擊(如 MLB 國家聯盟、日本職棒中央聯盟),但打擊能力明顯與其他野手有一段差距,不難想像在職業場上要成為投打俱佳的「二刀流」有多麼難。於此你從關鍵字已經知道本文要聊的是大谷翔平了,但是先撇開可輕鬆 google 到的優異戰績與風光事跡吧,關於大谷如何成為二刀流的秘辛其實更令人玩味。就算看到大谷現在的成績還是會覺得很扯的「二刀流」這件事,起初當然並不在大谷對於進軍職棒的設定裡,應該也不會有幾個選手想要這樣賭上自己的選手生涯。而這一切的要從大谷的 MLB 夢說起,其中第一個關鍵人物,便是母校花卷東高校當年不世出的王牌左投:菊池雄星。 
  • Cover Image
     1992 年 10 月 8 日,日本第 47 屆國民體育大會(國體)已接近尾聲。這天在山形縣棒球場進行的是高中棒球賽事的冠軍戰,由石川縣星稜高校出戰香川縣尽誠學園,八局上半正要開打,星稜以 1:0 領先。一出局後,星稜第三棒山口哲治擊出右外野方向安打站上一壘。此刻,接下來的四棒打者,帶著一種少年特有的酸甜表情緩步走入左邊打擊區;這是他高中棒球生涯的最後一個打席。面對尽誠學園投手絹川壽投出的第二球 - 一顆強打者不會放過的內角直球,少年將它揮向了右外野。清脆的鋁棒擊球聲還迴盪耳際,小白球已越過全壘打牆,星稜再添兩分。慢跑繞過一壘壘包時,少年右手握拳向上一揮,喜悅溢於言表。以畢業前的最後打席完成高中生涯 60 轟的紀錄,準備投身夢想中的職業棒球。他是松井秀喜。
  • Cover Image
    上禮拜大師兄林智勝又被球迷譙譙了,這次不是腥羶色,純粹態度問題。8/9 LAMIGO 對兄弟八局下,LAMIGO 0:1 一分落後。一出局兄弟攻佔滿壘,陳子豪一記一壘強襲平飛,一壘手林智勝第一時間沒接住,只見白球往一壘後方界外區亦彈亦滾地溜去。這時候大師兄怎麼處理呢?這裡我們要先理解一下這 case 狀況,最重要的是「八局下半」以及「0:1 落後」兩件事。棒球打九局,每局分上下而有先後攻之分,因此八局下半兄弟進攻,也就代表兄弟為後攻球隊,若兄弟保持領先至終場,那麼九局下半兄弟仍領先的話,即無須進攻,比賽結束。這裡的重點就是,落後一分的 LAMIGO,「只剩下九局上半的最後進攻機會了」。有比賽經驗的朋友應該能理解在這樣的情況下,從對方有跑者上壘之後,除了防守佈陣要精準,每個野手在心裡更是得抱著「死守」的態度。棒球並不是非常容易得分的運動,因此當你只剩一個半局追回失分的此刻,「多失一分都是無比巨大」。而大師兄就在這個球隊落後一分、敵隊壘上有三名跑者的狀況下,以小慢跑的方式追球、撿球,最後一個慢半拍的傳球更是遭到球迷批評,而此刻猿隊落後差距成為三分。當然,大師兄的傷勢可能會影響場上的態度,如上述的追球速度、傳球反應,然而「防守意識」不該是受到身體影響的才對;對此我所說的是他到定位之後,撿起球的方式。 
  • Cover Image
    最近熱播日劇「年輕人們 2014」第一集裡,面對妹妹滿島光愛上了已婚的醫生,哥哥妻夫木聰怒斥「人家可是結婚的人啊」,只見滿島淚水落下之前大聲回了一句:「我也不想啊!但就是喜歡上了啊!」喜歡一件事或一個人的理由有千百萬億種,多到根本不能花時間去討論每個人喜歡的理由;但是正在喜歡當下的那個心情,可能很多人都一樣。滿島說話的瞬間,有個扇形紅土與綠草地,和一顆上面有紅色縫線的小白球掠過我腦海。雖然不知道別人怎麼看,但是面對著這一個中華職棒球季,「愛錯」成了我今年的加油主題曲。國球兩字依然喊得震天價響,尤其是一級國際賽事的時候(也就是有徵召職棒球員的時候;也就是一日球迷能認得大部份的球員的時候)。可是我總在想除了這個時候,這國跟這球到底在哪裡有連結呢?是在有線電視 72 台、73 台還是 MOD 170 跟 178 台的轉播裡,還是是在偶爾人滿為患的棒球打擊場裡呢?但說起來,也是這兩年才有更多人開始想這個國球到底「國不國」,到底有沒有那麼多人在乎,到底可以如何發展起來;曾經僅止於老球迷之間的討論也開始擴散,而那是因為一個原本不是球迷的人跳了進來,做了很多事,也改變了很多過去無法改變的事。在原本的一灘死水裡,這人像神一般地進行了一些救贖;而如今,面對張牙舞爪的復辟勢力,他離開了,留下一篇紙短無奈長的聲明。當時的那些救贖令新舊球迷感到興奮,當然也有著更多的感動,其中最實際面的救贖,當然就是去年球季的票房紅盤。只是那就像曾經大排長龍的葡式蛋塔,或某個老店突然被什麼部落客報導之後生意大好,結果兄弟鬧分家還對簿公堂的典型台灣戲碼一樣,今年的轉播權對於球隊、媒體、有線或數位電視頻道業者來說,成了比林岳平還大的大餅;在台灣,大餅沒有人要你一塊我一塊的,一口鯨吞才是正港生意,於是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台灣媒體常報導的產業新聞總有些特性:當報導對象是好的,就會開始介紹什麼「讓他起死回生的 10 個祕訣」或是「天才經理人的 7 個執念」,快快樂樂地把一個萬分之一的個案,塑造成「第一次幹嘛就上手」這種照著做就對的條列式通案。而當報導對象經營失敗,經常就是「受到 xx 風暴的影響」、「政府枉顧企業困境」這樣的結論,而幾乎不會有人坐下來好好討論一下關於台灣人對於賺錢的觀念;職業棒球產業當然也不例外。經過 2013 經典賽的輝煌與大聯盟傳奇 Manny Ramirez 加入的票房熱潮,即便轉播權競標與線上直播本質上是一個可以獲取更多共享附加價值與良性競爭的方式,但「想要全拿」的心態就這樣讓全盤皆輸,也逼走了堪稱中華職棒成立以來貢獻最大的會長。有些人,可能從來就不知道我們要什麼,比方說:在全台從南到北,能夠有幾個看起來乾淨體面的球場,即便從現有的去改善也很好。球場裡,主場球迷有主場的玩法,而客場球迷也有相對應的加油方式,讓一種不同於電視螢幕裡的熱情在現場得以揮發。雖然已經慢慢出現了用心做的周邊商品,但是球迷都知道有幾個隊的真的是醜到不行,而剛好其中一個隊球迷似乎又最多。或是能夠在這些球隊的母企業,看到更多跟球隊的連結,這其實也是很基本的企業與職業運動行銷方式。但我想他們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本文建議搭配:李心潔【愛錯】 
  • Cover Image
    around 30,在日本以和製英語簡稱為アラサー,讀音大概像是「阿拉薩~」,也就是 around thirty 用日文發音念的簡稱。日本精確說來是指 27 歲以上 33 歲以下的族群,也有 25 歲至 35 歲(廣義)與 28 到 32(狹義)的說法,但基本上是以個人認知與感覺為主。90年代這個詞用於時尚業界,而真正公開使用是女性雜誌 GISELe 在 2006 年提出這個詞,到了 2008 年由天海祐希主演的「Around 40」日劇大紅,跟アラサー同樣邏輯而產生的劇名簡稱アラフォー也獲得當年的流行語大賞。而值得注意的是劇名副標題:「~注文の多いオンナたち~(要求特多的女人們)」,雖然這樣說但其實無貶義,指的是現代日本熟女跳脫過去為家庭、男人而活的價值觀,取而代之的是獨立與自我的思考。對我來說,過了 30 的最大體會是運動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知為什麼,以前夏天出門五分鐘就會滿頭大汗,30 歲後非但沒有,一到戶外就想趕快找有冷氣的地方鑽進去。慢慢地,身體開始怪怪的,都退伍了才發生心律不整,醫生說「不是先天也不是致命性的,你這是壓力太大又不運動」。之後回去打棒球,才發現運動時的流汗原來是這種感覺,什麼喝薏仁、黑咖啡消水腫都沒有流汗效果來得快;以前國高中打一整天球都毫無印象,而現在的每一次流汗都很珍貴,冒汗與擦汗的感覺都會記得好幾天,同時迫不及待等著下個打球日到來。今年也重新再打了大概 10 年沒認真打的籃球,比棒球更喘,流的汗更多,一樣痛快,差別在於以前做得到的拉杆與轉身,動作儘管勉強完成,人卻總是提前落地或是根本沒切到籃下…既然我的身體強度是這種等級,所以實在不喜歡打很硬的(籃球)、或是為了求勝找槍手(棒球)這種事。30 歲之後,離小時候成為職業選手的夢已經超過 20 年,在球場上取勝這樣的事不是說不能認真看待,而是還是要知道為了什麼而運動吧。打個假日乙組棒球聯盟,開開心心也好,認真練球也罷,能夠變強那是對自己目標的實踐,但是為了贏球找槍手(像是職業或甲組退下來的),那就別對「前」熱火三巨頭說三道四了;籃球報隊打一下三打三,大家素昧平生交個朋友,結果拐子幹來幹去、出手出腳,我又不是領幾千萬鎂再打季後賽,受個傷連上班都有問題,有病嗎這是。說起來,其實從 27 歲開始就應該會感覺到要 30 了;但我印象中好像其實還好,當然或許因為那些年根本沒在運動,所以沒有察覺身體的變化。 27 歲時對 30 歲的看法有點心理上的期待(而非生理),比方說有些時候看到 20 出頭的有些中二行逕,就會覺得「啊我們快 30 的才不會這樣」、「小屁孩嘛這是」;可是真正要接近 30 的時候,那種像是危機感或是里程碑的心情倒是很慢性,不太可能出現那種到了 30 歲生日這天大喊「啊我真的 30 了!」的感慨。我常想這是為什麼,後來覺得一方面是滿 20 的時候可能已經喊過「啊 20 歲了!」,而且之後覺得這樣其實有點中二;但最準確而誠實的,應該還是過了 30 之後,身體會自己告訴我。生理上恍然大悟之後,心理上的改變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本文建議搭配:Mr. Children - Youthful Days
  • Cover Image
     LeBron(James)決定回家鄉騎士的之後幾個小時,我的手機整個晚上叮噹響不停,主要來自自己 follow 的 Bleacher Report 運動新聞網 app;在那幾個小時裡面,想偎大邊的開始對鈔票點頭,敲計算機的老闆們也撥雲見日,幾乎六成以上的重要自由球員都與新東家在這段時間內決定去向。莫再提還是得提啊,從克里夫蘭之子成為地表最強籃皇,當年的「Decision」仍歷歷在目,於是 LeBron 與熱火幾乎成為決賽場上的球迷公敵。而邁阿密大崩盤接下來無縫接軌三巨頭協商記,球迷也總是健忘,才幾個禮拜喔,你看已經沒有人管馬刺的團隊籃球有多美麗、Kawhi Leonard 有多謙卑,或是 Tim Duncan 揪感心再戰沙場之降價多少。什麼你說你在看世足啊,ok, fine.起初因為自己本身是勇士迷,並沒有特別期待 LeBron 何時作出決定,比較起來更留意當時盛傳 Klay Thompson 與 Kevin Love 的交易。天氣跟戰績差不多的灰狼,除了明星賽會看到 Love 以及妙傳花絮會有 Ricky Rubio 之外,老實說我真的沒有對於他們買誰賣誰有太大感覺,只知道有一個 26.1 分、12.2 籃板、4.4 助攻再開三分外掛的長人,一直嚷嚷自己要去大市場球隊,選秀前還警告騎士不要再打自己的主意這樣。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