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文_費雯麗來日本之後,我發現現在比起搭飛機,我似乎更喜歡坐船。 過去,飛機令人嚮往,它拎著你和行李,輕巧而迅速地到達遠方,喜歡坐走道還是坐窗?雖然得忍受上廁所時的不便,但打開窗子就像浮在雲端,軟綿綿清亮亮(但後來發現另一個浮在雲端的方式是登山,好像就比較沒那樣特別了),世界變得小巧可愛,原來神的視角是這樣的景致。
    Tags: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