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十年的時間可以改變些什麼?從2007年高鐵通車、iphone第一代推出至今,台北這座我們日日身處其中的城市歷經了多少的轉變?一個單純用自己的專長本業為居住的城市奉獻的想法,為了一個「更美好的明天」,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帶著他的團隊,以及十年以來的成果,將繼續遠眺下一個十年,為台北地景持續注入美學的力量。 從設計領域的小眾環境,拓展到群體環境建構的理想狀態,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由忠泰集團於2007年成立,以建築、藝術與文化為切入角度,結合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及文化工作者等各種跨領域專業,致力於城市環境之關懷與發展和創意培力。透過明日博物館、都市果核計畫、忠泰建築學院以及忠泰美術館四項計畫,從遊牧於都市各個角落的移動式系列展覽、整合都市閒置空間的據點式創意計畫,到落葉歸根的美術館,為台北深耕城市美學。
  • Cover Image
    北國是奈良美智的家鄉。奈良美智出生於青森縣弘前市,鄰近北海道,是個盛產蘋果的地方。而童年是奈良美智創作的重要靈感來源,尤其是故鄉青森的景象,他在自傳「小星星通信」中寫道:從小在節奏緩慢的青森縣長大,那裡不像今天的城市這樣工業發達,冬季很長,白雪覆蓋了全世界,外面很冷,小孩子無處可去,只能靠畫畫打發時間。春夏很短,青草、鮮花和星星疏忽而過。而秋季又很長,滿目紅葉... ...這次在城內展開一段尋找奈良美智之旅,為了了解他生活城市的真實模樣,是這次旅行出發的原點。STOP 1|十和田市現代美術館
  • Cover Image
    文 / 呀多 介乎秋與冬、下雨和下雪之間,濕冷抑鬱的空氣充斥整個北國,加上日短夜長,令人心情低落,北歐流行病「冬季憂鬱症」(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簡稱 SAD)隨即像感冒細菌般蔓延,哥本哈根大學研究發現,在北歐這些高緯度國家,每六人當中就有一人患有SAD,嚴重甚至令人產生自殺傾向。實在太Sad了,「自殺感」與日俱增,鬱鬱不散⋯⋯
  • Cover Image
    丸龜豬熊現代美術館(好多動物的名字😝),算是丸龜這個小地方的local museum,但看了才發現豬熊弦ㄧ郎先生是個厲害的角色,比較大方向的有:1. 現在大家看到的三越百貨袋子上的色塊,就是他的作品,同時也設計過多款三越的包裝紙,我很喜歡ㄧ件作品最後擺上logo的感覺,好像賦予作品最終的定位與功能,就像那些插圖及色塊,加上了圓圈裡的"越"字logo,便成了美麗的包裝紙,滿載了人們的心意。2. 紐約第五大道高島屋的壁畫,現在已經移址(但美術館展有當時開幕盛況的黑白照)3. JAL在紐約總部前的噴泉草稿設計圖,及內部壁畫4. Kirin beer早期海報設計5. 小說新潮每期的封面設計(1948年起) ,當時正值他在紐約期間,因此畫的多是美式生活風情其他還有他個人的大量創作,在常設展中不定期更換展出而且常設展只要300元(是近日逛了名氣大的直島、豐島各展中最便宜的😱),直島的House project ㄧ個家要價410,ㄧ間很小的老屋有的進去還真ㄧ分鐘就出來了,可能我真的不懂太前衛的裝置藝術吧。總覺得比起來,這種從畢生心血、生活經驗累積出的作品,比為了舉辦ㄧ個活動而特地創作的ㄧ件作品更touch到我(好啦雖然艾菲爾鐵塔也是當時因萬國博覽會所生),覺得島上的裝置藝術作品很多像是被瀨戶內藝術祭炒作出來的,對我個人來說當作旅行景點逛逛的感受居多,至於藝術價值⋯見人見智啦,大家有機會可以自己去體驗!
  • Cover Image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