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今年五月要開始近半年的環島流浪人生!想法的種子,大概是2011年的西藏之旅,那時一心想親眼見到世界最高峰-聖母峰,就偷跑進了西藏,認識了一群中國朋友,他們大多是四川人,年紀比我還小一些,大江南北遍地玩,哪塊地長得何模何樣,哪首詩在描述何地何時,哪首歌唱的是何處回憶,都能說得如此透徹,告訴我們怎麼從成都到拉薩最有趣,到了西藏又是如何的風景,聽得我好陶醉也好慚愧,當他們問起台灣哪好玩,我卻連嘉義雲林誰北誰南,共幾縣市都搞不清,自己的國家自己不是應該最瞭解嗎?西藏之旅沒有看見最高的那座山,但觀了一座前世今生的湖,當然我什麼也看不透,卻在心中畫下想要的地圖。  之後陸續去了兩次尼泊爾,挑戰自己登山的極限,看了傳說中的高峰。又去了印度,他們都不富有,卻不用為生活汲汲營營,有人會說所以他們懶惰窮,那又如何,他們都過得很開心啊!開心就好!那我呢,想要的是什麼?每次出國做了各種準備,地理位置 歷史 文化風情 一一瞭解,怕的是走馬看花,反觀自己生長的土地,知道的卻是那麼少,一直想好好慢慢的去看看台灣每個角落,當然我是一個實際又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小人物,金錢與生活的衡量都很拉扯,過去有一段時間的窮困和瓶頸,現在更知道該如何如何,我是個凌亂的人,想法總是一坨亂七八糟,一段段計劃的結束後,決定今年五月要實踐-旅行 生活 創作-三位一體(哈),最初的構想就是開著車到處走,旅伴就是我的貓,我倆浪跡天涯,行遍/騙台灣,吃飯睡覺,在車上或露營,打開後車廂變成流動小攤販,賣著羊毛氈的創作,過著夢幻生活,誰說浪人一定要波西米雅或狂野嬉皮,我偏要走個可愛路線(哈 裝可愛)。     這個構想在前年又有新發展,好友找我一起來玩棒針,開啓了編織的世界,自認為有點小天份(哈自己說),就在創作的項目又加了編織,如果環島旅行只是過另一種生活,那學習或許可以幫助更深入一些些,在環到各地時想學學那些古老的編織,羊毛氈與編織在做法上有差異(羊毛氈其實是最古老的一種織法),但他們都是編織的一種方式,想結合兩種材料與技法,將旅途的過程慢慢編織,像個古老的說書人,用作品訴說各地趣聞。想從刮絲、分線、捻線開始,從最源頭認識,怎麼來怎麼去,就像認識自己生長的這塊土一樣,怎麼生怎麼死。 想著如何在這塊土地上旅行外,也想著tiger milk如何在這塊土地生根。在台灣越來越多人喜歡手工制作的東西,很多人到世界各地發掘那些美好手工製品並帶回台灣,有人甚至到各地幫助他們建立生產組織,用公平的貿易方式改善他們的生活。於是自己就也幻想著如果這樣的方式可以在台灣發生?自己一直都喜歡動手做,做任何東西,所以最花時間的羊毛氈和編織,是我最愛的創作方式,我很幸運,興趣是我的職業,我可以靠他來過生活,很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也可以如此,或是可以提供一個環境讓有興趣的人需要的人,有一份工作薪水,可以兼顧家庭和孩子,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創造自己的生活。或許這樣的想法有些一廂情願,這些美好的生活也僅止於我認為,每件事都會有不同面向,目前我也只能相信我所相信的,或許旅途中會有不同的事情發生。現在真心誠意地想要做一些些小事情(不論結果如何),我的力量微小,但標語都說了,凡事從自己做起,可以的就是讓生活真真實實的越來越簡單環保,盡可能實踐口中的那些大德大義(哈就是上面說的那些啦),如果說藝術可以為生活帶來什麼,我覺得就是想像的實踐力,去做就對了啦! ps.附圖為2011年至西藏拉姆拉措所攝。活佛轉世前喇嘛們都會到此觀湖,透過觀湖的異象以確定活佛的位置和方向。據說凡人至此觀湖,如果與佛有緣,或許可以看見你的前世今生! 有趣的是此湖不在我們的行程表中,只是某天喝甜茶聊天時,路人甲說可以去那,我們就傻傻的出發,以為一天就到,結果搭了巴士坐了船還包了車,花了三天三夜走了一段階梯山路才到達那傳說之湖。當然我沒有看見前世今生,但我覺得想看見的第一步就是實踐。 以上灑狗血節目結束~ 浪跡天涯時會將所見所聞所習,一一分享在粉絲頁和部落格上喔!也會隨地擺起路邊攤,敬請觀賞光臨fb:https://www.facebook.com/tigermilk0524/
  • Cover Image
    羊毛氈是一門古老的織物技藝,可以回溯到羅馬時期那麼久以前,過去以保暖的實用性為目的,在近期卻以一種藝術的型態復興,重新進入到我們的生活。可愛的面貌為數之多,大概一提及羊毛氈就會有各種動物的形象出現,不過在下手上手 Clumsy Hands的羊毛氈作品中,我們可以重新檢視關於羊毛氈的溫暖意義,過去它溫暖身體,現在創作者 Feya用它溫暖心靈。鉤織一個個照亮時代的故事,細膩的與我們分享其中的光芒。Feya 在近期出版了《羊毛氈的時代敬意》,以紙本的方式來集結這些故事。haveAnice 這次來問問關於 Feya 的創作生活。不要忘記即便在這個世界被手指滑掉而流逝的速度越來越快,美好的事物都是緩慢得走,才走到我們面前。haveAnice:很喜歡下手上手對人物的詮釋,和我們說說是如何開始製作第一個人像。羊毛氈好像你的畫筆,把他們的形象留下,重現於一個新的媒介上,你所選擇製作的人物和你有什麼樣的關係呢?Feya:最剛開始我有一個「拍拍盒The Comfort Box」的計畫,想為客人製作充滿勇氣與力量的物件。我第一個人像是製作我朋友跟他男友的肖像,他們兩人收到的時候都很開心覺得非常可愛,因為羊毛氈肖像作品比照片來說更充滿了溫度。除了訂製作品之外,我所選擇製作的人物都是我自己非常喜歡與崇敬的對象,像是鄭南榕、梵谷、大衛鮑伊。人的生命非常短暫,我希望透過用雙手重新塑造出他們的臉,用實體的方式牢牢記住他們生命的光與熱,也把這樣的能量傳遞給別人。
  • Cover Image
    生活寫真裡所述說的平靜,有因熟悉而流動出的自在光影,以及習性不經意留下的氣息,我很喜歡這張小虎為展覽所拍攝的照片,有每日生活用品、沿路走過的蒐集品,有陽光,有疼愛的貓咪剛好跳上了還沒鋪好的床。你可能會問展覽的作品是照片嗎?作品是生活裡的飽滿細節,將對人事物的情感,化成了勾針一筆一筆來回描繪的動物輪廓,tiger milk 的王荷瑄(小虎),在市集與展覽裡是羊毛氈手作家,在課堂上又是大人小孩的小虎老師,在家裡則是勾雜(貓咪)的室友、是爸媽爺奶都搞不清楚在幹嘛的孩子。相處起來像是讓下午的風吹進來的夕陽,沒有日出的刺眼光芒,用羊毛纏繞了絲絲縷縷迷人的晚霞,兩顆小虎牙笑呵呵地把笑容傳染給你的女生。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