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text / 劉秝緁;photo / teikoukei提起繡花鞋,那襲穿著貼身旗袍,步伐在裙擺束縛間,走路的謹慎自度,是《花樣年華》裡,蘇麗珍刻在周慕雲心上的模樣,也是張愛玲筆下,揭示了男權主義的欲望表徵。回溯到幾千年以前,繡花鞋作為評價一個姑娘心靈手巧的表徵,在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文化下,是自我價值的實現。而今鞋履的模樣百百種,因應女子在社會上各種活動的需求,不必在埋頭於為自己繡雙出嫁時的賢良形象、也不再僅為男性凝視,繡花鞋成了過去作為窈窕淑女的符號。然而潮流不斷更迭,復古的風潮一直沒有褪去,拾起過去的美麗,再賦予現代的意義,是復古實踐在時裝的精神。Midori(向原綠)在台灣四年以來,帶著文化過度的眼光發現台灣人習以為常、卻令她充滿驚奇的物件。這次在老店家看見一雙讓陽光曬得發黃的繡花鞋,鞋面的花紋及鞋口的流蘇令她一見鍾情,詢問之下,才知道這個樣式只有小孩尺寸,還已經停產了好久。現代新穎的款式不再做流蘇,花紋也都沒有舊時這雙令她喜愛,「我不想選我不想買的東西。」就此,以更自主的選擇,重啟了一雙繡花鞋的生命。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