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如果說主演是弦,導演與編劇是演奏者,那麼高橋一生就是最襯職的「琴弓」。即便失去琴弓的樂器主體,仍能夠以撥弦的方式彈出聲音,然而琴弓存在的意義便是讓琴弦振動,加上演奏者的技巧,得出能夠被譽為日本名曲的旋律。 只是這把看似助攻的琴弓,時至今日卻成為箭在弦上的「弓」。
  • Cover Image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1985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斯女神。
  • Cover Image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1985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斯女神。
  • Cover Image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1985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斯女神。
  • Cover Image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over photo / 荒木經惟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同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思女神。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