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偶爾會看到棒球比賽裡,選手拼命追球的過程中與隊友或場地護欄相撞,傷害真的很大,相信上季初西岡剛與福留孝介的嚴重相撞意外,很多球迷還餘悸猶存。事實上在過去全壘打牆未鋪設防撞護墊的時期,面對水泥建造的全壘打牆,外野手拼美技的同時也是在跟生命做挑戰。日本雖然棒球發展相當早,但全壘打牆設置防撞護墊卻是在 70 年代晚期的事,原因是來自於當時阪神虎隊外野手佐野仙好的一次嚴重意外。1977 年 4 月 29 日,阪神與大洋鯨隊(現橫濱 DeNA 海灣星隊)於川崎球場交戰,九局下半由 6:7 落後的大洋進攻,在一出局一壘有人的情況下,清水透擊出左外野的深遠飛球。由於戰況關鍵,鎮守左外野的佐野仙好拼命追球,並在全壘打牆前展現接殺美技,然而球落入手套的瞬間,剎車不及的佐野在全速衝刺的情況下,硬生生以頭部撞上水泥製成的全壘打牆,當場昏迷不醒,而手套裡的球並未落出。左線審田中俊幸高舉右手宣判接殺出局,而追上去查看佐野狀況的阪神中外野手池邊巖卻是嚇出冷汗:「他(佐野)完全翻白眼,嘴角吐氣冒出的是血色泡沫。」這裡先告知大家,佐野在緊急送醫之後診斷出頭蓋骨凹陷骨折以及腦部挫傷,但靠著堅強意志力度過一星期的危險期,日後重返球場後並相當活躍,曾於 1981 年拿下中央聯盟勝利打點王,目前擔任阪神虎隊球探總監。因為這個嚴重事件,日職兩聯盟將球場全壘打牆全部鋪上橡膠緩衝墊,日後這樣的防護措施也逐漸成為今日正規棒球場的標準配備。這裡回到事發的場上。當時池邊巖中外野手與田中裁判一同比出急需擔架的手勢,而阪神的休息區見狀,全部人員一同奔向左外野查看,在常理判斷下,發生失去意識的重傷應為比賽暫停狀況,然而敵隊大洋卻不這麼認為。在阪神板凳區清空、全員齊奔外野的狀態下,大洋休息區的教練向一壘跑者野口善男傳達起跑指示,於是在飛球被接殺後踏回一壘壘包的野口,開始衝向二壘、三壘,當然,最後在全場一片混亂毫無防守的情況下直奔本壘,拿下追平分。 
  • Cover Image
    一般的棒球選手,由於分工細膩度以及選手發展路線考量,在高中畢業之後,投打俱佳的選手必須選擇專攻投手或是打者,兩者在日後的發展、訓練方式,甚至選手生涯都會完全不一樣。因此在現在可見的職業賽事雖然有時可見到投手上場打擊(如 MLB 國家聯盟、日本職棒中央聯盟),但打擊能力明顯與其他野手有一段差距,不難想像在職業場上要成為投打俱佳的「二刀流」有多麼難。於此你從關鍵字已經知道本文要聊的是大谷翔平了,但是先撇開可輕鬆 google 到的優異戰績與風光事跡吧,關於大谷如何成為二刀流的秘辛其實更令人玩味。就算看到大谷現在的成績還是會覺得很扯的「二刀流」這件事,起初當然並不在大谷對於進軍職棒的設定裡,應該也不會有幾個選手想要這樣賭上自己的選手生涯。而這一切的要從大谷的 MLB 夢說起,其中第一個關鍵人物,便是母校花卷東高校當年不世出的王牌左投:菊池雄星。 
  • Cover Image
     1992 年 10 月 8 日,日本第 47 屆國民體育大會(國體)已接近尾聲。這天在山形縣棒球場進行的是高中棒球賽事的冠軍戰,由石川縣星稜高校出戰香川縣尽誠學園,八局上半正要開打,星稜以 1:0 領先。一出局後,星稜第三棒山口哲治擊出右外野方向安打站上一壘。此刻,接下來的四棒打者,帶著一種少年特有的酸甜表情緩步走入左邊打擊區;這是他高中棒球生涯的最後一個打席。面對尽誠學園投手絹川壽投出的第二球 - 一顆強打者不會放過的內角直球,少年將它揮向了右外野。清脆的鋁棒擊球聲還迴盪耳際,小白球已越過全壘打牆,星稜再添兩分。慢跑繞過一壘壘包時,少年右手握拳向上一揮,喜悅溢於言表。以畢業前的最後打席完成高中生涯 60 轟的紀錄,準備投身夢想中的職業棒球。他是松井秀喜。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