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Cover Image
    Interview & Writing / Ayako Oi (CafeSnap);photo /  Kenichi Yamaguchiinterpreting / Rinsho「時隔半年,還是這裡好啊,淚水都要泛出來了。」 春天時因傷住院的老闆鈴木文雄先生回到一如往常的窗邊指定席,確認著熟悉的座位。 進行COFFEE COLLECTION採訪的正是出院後秋高氣爽的某日。 這次將獻上自1955年創業以來深受各界人士愛戴的鈴木老闆口中的さぼうる以及關於神保町的事物。附上14張照片以及訪談內容呈現。領路人:さぼうる 鈴木文雄 先生在戰爭的強制疏離結束之後回到北品川,受到身為廚師的鄰居邀約,任職於銀座的高級餐廳「バンガロー」。1955年,受朋友之託幫忙開立當時的「さぼうる」。隨後頂替身為藝術家的前任店主的位置就此成為了老闆。 ◆さぼうる是如何創業的呢? 因為和我一起創業的人是位藝術家,所以當時我們常參考附近的咖啡店、以及採買必需物品。其中參考LADRIO受益良多。有名的是個子矮小的媽媽桑在吧台操弄著手搖杯時的美好,因為吧台太高,所以只能看到她半顆頭呢。
  • Cover Image
    writting /川口葉子;interpreting / Rinsho充滿魅力的喫茶店咖啡館地上,隨時滾落著不可思議的小秘密。有時會被謎團絆到腳,那麼就試著解開謎團吧!像是隨著創業者逝去,永遠無法得知的店名由來 ; 又或者是店主在十五年的時間之內完全沒有變老的跡象 ; 亦或是再怎麼擁擠的店裡,吧檯永遠空著的角落座位......。雖然事隔了一段時間,在某家人氣店的吧檯角落座位,即使一直都空著,卻有時會有「有人坐在那」的目擊情報。幸好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但聽說在持續發生幾次靈異事件之後,深感不祥的店主請來了道士驅靈。但在那之後,不知為何地客人們逐漸不登門造訪,而咖啡廳似乎也沉靜於寂寥之中。 「也許生意興隆的咖啡店裡,都有個幽靈亂入於人群之中吧!」告訴我這則故事的友人在飄蕩著些許墨香的房間對著我微笑道。說怪也怪,那位友人既不是書法家,也不是水墨畫畫家,但房間裡確實飄蕩著淡淡的墨水味......。 魅力的な喫茶店の床には、たいてい小さな謎や不思議のひとつやふたつ転がっているもの。ときどき誰がそれにつまづいて、謎解き遊びを試みたりします。たとえば、創業者がすでに亡くなり、誰にも由来がわからなくなった店名の謎。あるいは、店主が15年間まったく歳をとっていないように見える不思議。店内が混雑しているときでも、なぜか誰も座ろうとしないカウンターの端の席。ずいぶん昔の話ですが、とある人気店のカウンターの片隅の席は、空いているにもかかわらず時おり「誰か座っている」という目撃情報がありました。幸いにして私には何も見えませんでしたが、何度かそんなことが続いて薄気味悪くなってきた店主は、お祓いをして店内を清めてもらったそうです。ところがその後、なぜかお客さまの足が遠のいて、お店はずいぶん寂し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繁盛するお店には、幽霊の一人くらい紛れ込んでるほうがいいのかもね」と、この話をしてくれた友人はいつものように墨汁の香りの中で微笑したのでした。不思議といえばこれも不思議なのですが、その人は書家でも水墨画家でもないのに、部屋にはうっすらと墨の香りが漂っているんですよ。
  • Cover Image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及財團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松山文創園區於7/4-7/6組團參加「2018東京設計商品展」(9th DESIGN TOKYO - TOKYO DESIGN PRODUCTS FAIR),以「臺北創意生活館」(TAIPEI corners)概念展出,為延續臺北風格魅力,今年再度與日本關東地區最具規模的atré車站型購物中心合作,精選臺灣13個優秀文創品牌,推出「TAIPEI corners Pop-up-Shop」限定快閃店,7/2-7/5在東京atré人氣據點惠比壽店4F限定推出,為大家帶來一場風格獨具的設計饗宴,讓日本消費者搶先品嘗來自臺北設計的美好品味!
  • Cover Image
    在第一回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落幕後,為了提供更豐富、與生活連結的咖啡體驗,C&C實行委員會思考咖啡不同面向的可能性,在第二回延續台日各路咖啡好手與品牌的精彩,並特別邀請不同領域的品牌聯名出攤!
  • Cover Image
    在第一回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落幕後,為了提供更豐富、與生活連結的咖啡體驗,C&C實行委員會思考咖啡不同面向的可能性,在第二回延續台日各路咖啡好手與品牌的精彩,並特別邀請跨界品牌聯名出攤!花藝植栽、攝影、環保、甚至美髮用品,看似與咖啡不相干的生活面向,都因活動而產生了新的聯結。看日本品牌聯手帶來最意想不到的跨界聯名,傳遞更多元的咖啡文化,在期待不已的活動開始前,先來一窺有哪些美好將要發生!
  • Cover Image
    1911年在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正式開張,它雖然不是日本第一家咖啡館,卻是世界上第一家廣開分店的連鎖咖啡館,成功讓咖啡文化走入大眾的生活。今天要從咖啡的起源開始說起,往回追溯歷史的路上,中途順道在這間百年老店停留一下,一探咖啡、與老聖保羅咖啡館的前世今生。咖啡樹原生在非洲的衣索比亞,但阿拉伯人是歷史上記載最早開始有意的栽培咖啡樹及飲用咖啡的民族。13世紀咖啡傳入阿拉伯人手中,這種香醇不含酒精的飲料在禁酒的伊斯蘭世界被發揚光大,歷史上第一間專賣的咖啡館就在大馬士革誕生。歐洲人要真正品嚐到咖啡,則要等到十七世紀。據說在鄂圖曼帝國的維也納圍城這場戰役中,波蘭騎兵為歐洲聯軍最後的勝利立下功勞,搶奪戰利品的士兵在鄂圖曼軍隊的營壘中初識咖啡豆,一位波蘭士兵帶走了所有的咖啡豆,間接造就了往後歐洲第一間咖啡館。咖啡在十七世紀傳入歐洲後就開始廣為流傳,咖啡館開始出現在歐陸各個角落,佐著文學和詩句滲透歐洲人的生活。但傳入東方,要讓時序再多走兩三百年,之中就不得不說說東京銀座「老聖保羅咖啡館」這間百年咖啡館的故事了。
  • Cover Image
    Text / 李清志「第三場所」,簡單來說是指介於住家、工作場合之外的第三個地方,社會學家雷‧歐登博格(Ray Oldenburg)也曾提到「第三場所」(Third Place)的概念,「第三場所」讓我們得以逃離繁瑣日常、紓解生活壓力讓心靈好好靜下來,是一處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在現代都市人生活中代表的「第三場所」就是咖啡館,但是在咖啡廳盛行好久以前,第三場所的脈絡則要從日治時期的「音樂喫茶店」開始說起。從日本傳來台灣的「音樂喫茶店」是當年市民接觸摩登文化的重要場所,在這裡可以聆聽到西方古典音樂或是爵士樂,與當時東京的喫茶店文化,幾乎是同步流行。時間來到台灣戰後時期,經濟飛快發展過程中,有許多老派「人情咖啡館」的出現,例如西門町的蜂大咖啡、南美咖啡等等。而真正影響市民生活的咖啡館是所謂『蜜蜂咖啡』這種連鎖店。蜜蜂咖啡店店面總是有暗黑色的落地玻璃,一方面保有內部隱私與神祕性;另一方面在炎夏也有防紫外線降溫的效果。在那個年代裡,商務人士洽談、記者採訪,甚至安排相親,都會選擇到蜜蜂咖啡,更特別的是,蜜蜂咖啡的桌子其實是設計好的電動玩具桌,最有名的遊戲就是打小蜜蜂,成為業務員、記者等消磨時間的良伴。不過蜜蜂咖啡的隱秘性與消費,在當年還是屬於少部分商務人士的活動場所,一直到日本的連鎖咖啡店傳入台灣,咖啡店才逐漸成為常民生活的交誼空間,這幾年美式咖啡連鎖店大舉進入台灣,掀起了台灣人喝咖啡的一股熱潮,咖啡店幾乎取代紅茶店、茶藝館,成為台灣人最重要的「第三場所」。
  • Cover Image
    咖啡界中最講究的是第三波咖啡興起的精品咖啡,ONIBUS COFFEE 受到此類型的咖啡吸引,因此進入了咖啡的世界。第一家咖啡店開在東京奧澤,但讓他受到廣大注目的是位於中目黑的第二家店。中目黑店的「店」本身也是一個有趣的點,坂尾先生選擇一棟老民宅作為基底,不只當地居民喜歡造訪,也吸引許多觀光客慕名而來。巷弄間的中目黑店,靜謐的環境讓人有時間變得緩慢的錯覺,時間在這之中的行進變得溫柔。
  • Cover Image
    扭蛋是日本文化的代表之一,走在路上很難不被琳琅滿目的扭蛋機吸引。一球球裝在塑膠殼裡,在打開之前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默念三次自己最想要的那個樣式,這種為了玩具而生的緊張感不是其他能比擬的。以下就為了總是認真扭蛋的你,要來說說這些扭下來的一切!|扭蛋到底是什麼?最早的扭蛋其實起源美國,在1980年代傳入日本則在日本人的手上發揚光大。向機器裡投入硬幣,價格一般從100到500不等,和早期美國原型的玩具自動販賣機不同,日本很多扭蛋玩具不只為了兒童,很多扭蛋的質量都非常驚人,總是能吸引專業的收藏家。無論是漫畫、動畫、影視、偶像,哪怕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日常生活物品,扭蛋涵蓋的產品範圍幾乎包括了所有面向,可以滿足所有年齡段人們的興趣。無論你喜好什麽,都有機會在扭蛋機裡找得到。唯一不變的是扭蛋的隨機性,你能抽到哪一個是不確定的,但這也是扭蛋最有趣的部分,不是嗎?
  • Cover Image
    忍者是日本特有的一種職業,簡單來說就是在古代日本,一種受過特殊 “忍術訓練” 而產生出來的特戰殺手/間諜。光從「忍者」的名字就能聯想到好多一連串帥氣的畫面,真正的忍者究竟是一群怎麼樣的人呢?他們身上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就跟著我們來走進忍者的神秘世界吧!× 秘密一:忍者名稱的起源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