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解嚴前後出身的一代如我輩,科技日新月異,歷經黑金剛手機,超級任天堂,而彼時MTV文化正逐漸廣布,影像在生活中的比重開始超越聲音,錄音帶尚未走入歷史,我在小學高年級時有了生平第一台電腦,那時,逛唱片行尚未成為被邊緣化的娛樂。 高中時馬雅唱片引進了一系列重金屬樂團,一張張技巧與速度並行的專輯在同學間傳遞,而聯合公園(Linkin Park)與Nu-Metal(註一)的論戰方興未艾,我們偶爾也交互地聽著慘綠委靡如電台司令(Radiohead),和剛出道現在業已爬過好幾山頭的酷玩(Coldplay)。 記得當時,有位山地服務隊學長曾指著自己隨身聽裡的史密斯飛船(Aerosmith)說:這歌詞很邪惡(還是低級?事隔多年有些模糊),引起我的好奇,既然鄙視,為何又聽之?
  • Cover Image
    介紹近期爆紅的一首歌 - Counting Stars(細數星空),主唱Ryan Tedder高亢又清新的嗓音讓這首歌充滿生命力也充滿著希望。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