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 Cover Image
    text / 多麼; photo / 羅柏麟、腳踏車書店 王政中有台幸福牌老鐵馬,把手是沒有變速的那種,也就是作家吳明益《單車失竊記》裡的同牌老件,這台老鐵馬經過重新整理後,平日擺放在寶藏巖的屋子裡,假日成為載著書櫃的書店。車主人政中平日朝九晚五在藝術大學裡當助教,週末來到寶藏巖開書店,他和老鐵馬因緣際會相遇,領養它後回去整修一番,更賦予他多於乘載的使命,在後座安上木書櫃成為形式特別的行動書店。 沒有固定據點,腳踏車書店以寶藏巖起伏蜿蜒的地勢為腹地,每次營業前的隨機選址,政中會牽著腳踏車,來回探勘當天的開店位置。當選定舞台後,把車架起來,他會往後退上幾步,從遠一點的視角確認——這是延續在劇場工作的習慣,確認沒問題後,書店便正式開張。曾有路過的外國遊客經過,問這是行動藝術嗎?政中他沒有否認,塑造出一個場所,行為是買書與賣書,除了是行動藝術,也是個讓人直接交流的互動裝置。
  • Cover Image
    文 / 王三寶藏巖,傍著觀音山蓋起的歷史聚落,位處兩個城市的縫隙,既屬於台北卻又不那麼台北。6、70年代,社會底層的人們聚集在這,他們蓋起蜿蜒錯綜的違章建築,房舍就如同他們的生活一樣複雜。21世紀開始,隨著都市發展,在台北市文化局的安排下,聚落轉型為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大部份居民選擇搬遷,只剩下少數幾戶仍居住在這。獨特的背景與屋舍結構,使寶藏巖的存在便是一齣活生生的城市發展史,吸引著許多藝術家前來此地創作,而無數的藝文活動也在此展開。
  • Cover Image
    文_潔西卡初進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彷彿有種落入6、70年代臺灣舊時空的錯覺。寶藏巖,這個名稱源自於聚落門口的觀音寺,座落在臺北縣邊陲地帶的公館汀洲路三段附近,日治時期曾是高砲建地與兵舍之地,而後於60年代成為了駐紮的日軍遺孀、留守在台的外省軍官與北上移民等依山築屋違建而居的住所,蜿蜒著半山而上,形成了一座小山城,融合而成的生活形態與舊時代歷史的延續軌跡,就這樣存在於持續繁榮的臺北城中。
  • Prev page
  • 1
  • Next page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