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45歲的藝術界盛事 Art Basel @HK


巴塞爾三大年度展會(Art Basel)是國際藝術界的盛事,自1970年起由三位藝廊代表創辦,每年於歐洲的藝術重鎮巴塞爾(Basel)、南北美洲文化樞紐邁阿密海灘(Miami Beach)和亞洲之門香港舉行。每年展出來自超過500家全球頂尖藝廊的藝術作品,吸引超過20萬人士入場觀賞。 

今年為第三屆的香港展會,有來自37個國家,超過230家國際藝廊參展,其中有半數來自亞洲及亞太地區,多數的藝廊更特別展出亞太藝術家的創作,成為Art Basel於香港展出的特色之一。


儘管對於藝術領域不甚熟悉,但抱著參與盛會及前往香港走走的心情,以媒體身分參與了這次2015 Art Basel @Hong Kong的展會。(絕對不承認是太晚想起來香港藝術節,想看的戲都沒票了啊...)

香港一年到頭都有國際盛會輪番上演,往年Art Basel原定於5月進行,今年提前在3月進行,搭上行之有年的香港藝術節,以及各種相關展覽,包括M+進行、亞洲當代藝術展、柴灣尾藝術及設計節、中心藝術博覽會等,紛紛一同於3月舉行,也因此香港旅遊發展局順水推舟將今年3月定為「香港藝術月」。在香港三天,來來往往的叮叮車上不時出現展會訊息,隨著香港獨有的城市脈動,藝術月的氛圍,點滴可見。


Art Basel展會中主要分為畫廊薈萃(Galleries)、亞洲視野(Insights)、藝術探新(Discoveries)、藝聚空間(Encounters)、光映現場(Film)以及藝文出版(Magazine)等區域;展場主要坐落在灣仔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一樓與三樓,佔地相當大,連走了兩天下午還是有不少漏網之魚。

現場展出的作品十分多元,呈現方式不一,每個人來看展一定也都有不同的欣賞方式;這次看展時發現自己深受複製圖案、特殊材料創作、小巧或者特別龐大創作吸引,以下就其中三個展區分別簡單介紹兩到三組讓我特別印象深刻的作品。

 【Encounters】
展場中最吸睛的莫過於占據大幅空間,展出20個大型雕塑與裝置藝術作品的Encounters規劃,此策展意圖打破藝術品與觀者的界線,嘗試創造作品不同展現的可能性。 
▲一走到三樓展場,馬上映入眼簾的就是,印尼藝術家Eko Nugroho的《Lot Lost》,此作品結合七幅刺繡掛氈、三座銅像以及地貼結合而成,顏色鮮豔且帶有街頭塗鴉與漫畫感的圖像,讓人在第一眼震懾後,除了遠觀欣賞,更會不由自主地走進作品的範圍中,嘗試以各種角度觀看。
Eko的創作與當代文化緊緊相扣,曾歷經蘇哈圖獨裁政權,他透過作品對社會現況提出批判,不同的圖像正呈現出各類的議題。

▲同樣位於三樓展場印度藝術家Tallur L.N.作品《Chromatophobia》,則是更強調互動性的作品,作品以原木和佛像組成,參觀者也可以加入創作,用槌子將硬幣嵌入木頭,此舉在印度似乎有著祈求好運的意思存在,細細找尋上頭有哪些國家的錢幣很考驗耐心,不過我找了許久都沒看到蔣中正的頭釘上上方啊。
這個作品呈現的形式有著各種不同的詮釋,但大抵來說象徵著當代社會對於金錢價值的焦慮以及生活的荒誕。

 【Insights】
接下來則是34家來自亞洲及亞太地區藝廊,所特別展示亞洲藝術家為了香港Art Basel而特別進行的策展創作,或許是因為有雷同的文化共鳴,讓人看得特別起勁,也特別有不同的感觸。
▲這是因為看到國旗就忍不停下來駐足觀賞的作品。
曾經來台灣展出的日本藝術家柳幸典(Yukinori Yanagi)以系列國旗螞蟻農場(World Flag Ant Farm)探討國際間的關係,他在透明箱子中裝滿彩色砂子組成國旗圖像,放入螞蟻後,讓螞蟻隨意地在箱子間移動穿梭,代表一種疆界消逝的概念。

▲菲律賓藝術家 Nilo Ilarde 的《Faulty Landscape》,所展現的是既有顏料(舊圖像)不斷地使用,但這些遺留下來的凝固顏料、顏料軟罐與蓋子,卻同時能成為全新的藝術品、創造出新圖像,這個作品正是做了這樣概念的呈現。牆上寫著「We witness the painters move from the painting from the landscapes to the landscape of painting」同樣表達出相同的意思;站在這巨大的作品前有種難以言喻的沉溺壓迫感,值得深思。

▲韓裔創作者Hyoungsun Chang的系列作品speech-bubble clusters十分可愛,創作概念來自於藝術家小時候看漫畫的經驗,藉由一個個對話球的堆積以及上面不同小小人物的動作安排,像是在理解人與人溝通之間,語言究竟是不是唯一的媒介。我對於這類型的little figure創作,總是難以抗拒,看著小小人們喝酒、散步、遛狗、做體操,一股勁地只想看更多更多還能有哪些不一樣的巧思創造,也想像如果身在那樣的世界裡,人生可以有什麼的不同。

【Galleries】
展覽中其實大部分的展區都是全球各地相當知名的藝廊前來參展,主要展示20至21世紀的現代與當代藝術藏品,與一般想像中在美術館或者博物館看到的展品蠻不同的,有許多新媒材以及有趣手法的表現。
▲年輕的香港藝術家林佑森作品《山水融城》,用電子板、電線和小人兒,創造出各種的園林景觀,嘗試去詢問「是科技已超越了大自然,或是科技已潛移默化地變成人類所認得的自然界?」他作品中的小人,每個都帶點孤寂,好像山水畫一樣,頗為意境深遠。

▲香港藝術家梁美萍將自己從2006 - 2014年間,到各地旅遊坐飛機時的嘔吐袋用X-ray照影的方式進行紀錄,而後以燈箱呈現出一幅頗為壯觀的牆面;看著看著,本來不會暈機的我,也隱隱覺得,好像等等就要坐飛機起飛而且彷彿有點暈啊。


展覽中當然也有不少台灣藝廊參展,像是誠品藝廊就展出先前中國藝術家徐冰在台灣出版《地書》中的部分內容,另外包括台灣近代重量級畫家陳澄波的作品也有出現。

幾天走下來,速速看過展覽內容,儘管眼花撩亂、腿痠背酸,但Art Basel不虧是國際級展覽,無論是媒體中心、衣帽間(置物使用)、用餐區、休息區、廁所,以及集合點、指標與動線也都規劃的很完整,累歸累看完展心情仍是滿足的,未來若仍有機會能來,應該也還是滿心期待的吧!

圖片出處 / Art Basel Facebook , 香港旅遊發展局 , amaenad

tag / art basel


a:一個;否定。 maenad:希臘酒神的狂女(邪惡);瘋狂崇拜者(貶)。 我是喜歡淺酌,愛書、愛舞台劇的,a-maenad。

have29nice give3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amaenad'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途經 PROCESS
契機起初讀了《孤獨六講》一書,被書籍內容深深感動:原來「孤獨」並非全然不好。我們因而開始研究獨處時刻可以帶給人心哪些力量,希望透過作品告訴所有年齡層的觀者:獨處是美好的事。而後在一次因緣際會中遇見一位老師,他真摯地對我們說:去抱樹吧。我們將這當作是一個試試也無妨的特別遊戲,開始動身轉往樹林中。BeginningAfter reading KU-TU-LIU-CHIANG, We were deeply moved by it. We realized ”being alone” isn’t completely bad. Therefore, we start to note the strength of being alone, and try to convey the idea that being alone is wonderful to all spectators. On one occasion, we met a teacher who sincerely told us to hold a tree to experience being alone, and therefore we started our journe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