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20.30.40 在成為女人的路上

西蒙波娃說:『我們不是要身為女人,而是要成為女人。』

從我們呱呱落地,身為女孩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一段名為『成為女人』的旅行,這段旅行,和所有的旅行一樣,充滿了未知,也充滿了驚喜。20歲的時候,擁有無敵星星般的勇氣,為了夢想,不懂得害怕;30歲之後,世故的成熟背後,仍藏著點天真可愛,在夢想的路上,懂得站穩腳步,優雅前進;40歲的女人,眼光和心都更加寬闊,自信在眼神裡,智慧在舉手投足間,她們少了點對世界的懷疑,更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美麗。20/30/40每個階段,都有獨特的風景,每個轉彎,都有難以想像的美麗。 讓我們一起看看三個女子,所呈現出不同 20/30/40 的風景。
『20的不畏不懼』

小真的眼神,泛著20歲的光彩,那種,即便有點怯生生,卻仍擋不住熱情的光彩,她站在足足高她3.5倍的畢業製作前,沒有一絲傲氣,我們卻在心裡佩服起她來,竹子的堅韌、超大型的結構設計、漫長的建造時間、和必須自己獨自完成,那些不可思議的困難,竟然沒有嚇跑她,她說:『因為這是最後一年了呀。』,她沒想那麼多,而我們卻看到她眼睛裡的光,不只是熱情,而是超級瑪莉的無敵星星,所向無敵。她的作品來自對生命的詰問『如何和人保持剛剛好的距離?』,也來自她對家庭狀態的為難,她細心地梳理心情,轉化成建築的語言,原來,20的魅力在於:為了夢想,才不去多想,那樣的不畏不懼;即便是煩惱,也有花火,那般盎然的生命力。
小真,正值20歲出頭青春年華,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應屆畢業生,畢業製作為大型竹編創作「The First Roof 家之頂」。
『30的不慌不忙』

20幾歲的Carol,為了想推廣台灣文創從德國回到台灣,放棄了生醫的背景,埋頭她的築夢之路,30的Carol說:『我想做的不是我會做的事,而是我想做的事』,20單純的夢想,到了30,靜靜沈澱為衷於自我的人生哲學;追夢的過程中,有很多的妥協,『但到底要怎樣做,才會不變成討厭的大人呢?』『要怎樣才能找到工作和生活中的平衡點呢?』 她反覆地問自己,漸漸地,她長出更多能力,隨心所欲的工作,在生活中,她認真傾聽身體的聲音,按照自己的腳步停下來或前進;漸漸地,她能夠傾聽自己和人的聲音;漸漸地,她從追求完美,到擁抱不完美。有人說,女人30是最美的年紀,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隨時準備展現自己最美的姿態,但我卻覺得,30女人最美的地方在於,她們打從心裡,喜歡成為自己。
Carol,恰恰好30歲,現職 haveAnice 總編輯,最近熱衷於每週一次的熱瑜珈,並剛剛完成十七天的歐洲假期。
『40的不疾不徐』

陽台咖啡店開了15個年頭.終於,老闆愛萍要休息3個月,她雲淡風輕地說:『想說要做一點簡單的整理,也順便休息一下,整理一下自己。』15年前,雖然只是一個任性的念頭開了咖啡店,但,也是如此任性地做了15年,打造一間自己想要的小店,好好地煮一杯咖啡,用心地做一份自己喜歡的甜點,她笑著說:『因為沒人養我,只好一直做,但也還好一直做了下來。』陽台咖啡,不只是一個賣咖啡店的地方,更是一個人情流動的地方,從客人變成老朋友,從一杯咖啡變成友情,從一塊戚風蛋糕變成的幸福的滋味,這些年歲的累積,都是她快樂的來源。40迷人的地方在於,實實在在走過了20/30後,懂得了年歲的美;敢愛敢犯錯後,懂得包容生命和世界;在轟轟烈烈地闖過人生後,將日常的美,安好地放在年歲裡面,40的不疾不徐,像是被智慧沖刷過,悠長而寬廣的河流,恬靜美麗。
愛萍,初越過40歲,Balcony Cafe 陽台咖啡老闆娘,店內溫柔放鬆的氣氛,以及自製的甜點與餅乾,是附近大學生與居民的心靈寄託。
如果『成為女人』是一段旅行,現在的妳,旅行到哪裡了呢?是不是也喜歡經過的風景?但是,我相信,20/30/40每一個妳,都是如此美麗。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tag / 女生 女人 實踐大學 陽台咖啡 haveanic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287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魚是死是活是真是假一點也不重要
邱琳窈個展@mad L即日起至8/24週末晚間近八點,沿著捷運萬隆站二號出口右手邊陰暗防火巷,穿越巷內人家在水管上懸吊的蕾絲內衣花邊內褲,小心腳步躲過地上一灘灘積水,注意頭頂不時滴落的冷氣管排水或屋簷殘留雨水,終於來到大樓正前方是手機店正後方卻是另類藝術空間的mad L。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出身,後來開始從事多媒材創作的年輕藝術家邱琳窈(b. 1986),首次在mad L舉辦個展。推開玻璃門首先撞進眼簾的是一座魚缸,稀奇的不是魚缸,是裡頭以360度快速翻滾旋轉的魚。「這魚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問朋友。「應該是假的。」她說。我們把臉貼近玻璃觀察,那魚鱗呈現腐敗的死灰粉紅。「應該是『真的死魚』。」我們得出結論。魚缸裡有小小馬達,拚命運作鼓動水流,讓死魚以一種歡欣鼓舞歇斯底里的姿態翻滾,彷彿活著。空間的角落有一方土,沒有森林或草地的氣息,看起來像土,卻沒有真實氣味。側耳聽,有人聲;再細聽,是某種歡呼。深埋在土裡的歡呼,像悶住的窒息,這些人是誰?在歡慶什麼?不得而知。爬上小小水泥階梯,一邊往頂樓,卻被封住,沒有出路(朋友對這樣有路出不得的概念特別驚恐);一邊通到二樓空間,一面白牆投影邱琳窈的錄像作品。畫面中她將生肉一片片、一塊塊以訂書針固定於一方畫布,「她不會要生吃這些肉吧?」我在心裡默默覺得作嘔。然後她將「畫作」丟進鍋裡烹煮(謝天謝地不用看她生吃動物肉),漸漸地肉從粉紅色變成淡灰色,熟了。她坐在餐桌前,張嘴,冷靜一口一口一口一口用牙齒撕咬著畫布上的肉,吞下。在藝術家自述中,邱琳窈說:「Be an artwork. Don't be an artist.」作品被吞嚥,進入她的食道與胃,消失在視線可及處;作品因此從物質化作生命了嗎?那她成了作品還是藝術家?正對著投影牆的是一個細細狹長空間,探頭只見一台小電視機與一塊長方形水泥。伸手觸摸感覺水泥的冰涼以及無生命感。迷你的電視螢幕上播放著水泥塊的前生:一支生雞腿,一個透明容器,水泥粉,水,邱琳窈將所有元素混合攪和催生觀者面前的水泥塊。「究竟裡頭有沒有一支雞腿?」是任誰也無法確知的疑問,除了藝術家本人。「一個東西會腐壞,是因為它跟空氣中的氧結合後而慢慢腐爛,但是若讓時間暫停在一個點上,這東西是可以保持在那個時間點上的狀態而不變動的。」展覽介紹這麼寫著。邱琳窈對於物質與生命的好奇與探究,展現在以疾速水流驅動魚屍的野心,或以水泥保鮮生雞腿的賢慧。然而儘管在作品裡她如何試圖「使生命物質化、使物質生命化」,整個展覽卻聞起來類似死亡,冷冷的涼涼的無臭無香,正像那方埋著歡呼人聲的土。想為邱琳窈拍手,掌聲卻悶在心裡播放不出來。在展覽結束以前,找時間和邱琳窈一起做「感官化石」或是聽她在閉幕座談上聊聊創作。活動一:藝術家工作坊「感官化石」8/23 (Sat.) 1:30 p.m. / 3:00 p.m.(課程約60分鐘)與藝術家邱琳窈一同把昨日物品與今日的自身感受放入石膏中,成為明日的形狀。它們將永遠留在這一塊DNA感官化石中,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著。* 注意:請參加者準備一個或一些「跟自身有關的小物品(全部尺寸總共為5 平方公分左右)」* 注意:這些物品,你將再也無法用你的感官去觀看、感受、觸摸、聆聽、嗅聞它們,但是它們會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著。活動二:閉幕座談8/24 (Sun.) 2:30 p.m.座談主題:可變與不可變主持:楊詩涵與談:嚴仲唐、邱琳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