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默默等待,並不是一種付出

本文選自《當我想你時,全世界都救不了我》/肆一 (2019)
有好長一段時間,久到你已經忘記去數、也計算不出來。你,習慣了等待一個人。等待變成你的日常,時間被它給包圍住,無聲無息。

也就像個悠長的生活習慣一樣,不自覺地嘆氣、無意識地發呆,或是一個人去散很長的步,你從來都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沒有覺得哪裡需要改變,或者是說,你根本不確定要怎麼改變。更甚至是,你曾經那麼努力去嘗試改變過,最後卻因為無功而返,而決定自此維持現狀。

所以你也才會誤以為維持現狀是好的。你在這樣的狀態下覺得安穩,偶爾的不滿足也不打算再抱怨,人生不可能樣樣都好,你也把這當作是一種知足;但很後來你才發現,你的安全感並不來自兩個人關係的牢靠,而僅僅是自己的沒有擁有。因為沒有擁有什麼,所以也就無所謂失去,你的心滿意足,一開始就立基於錯的地方。而你的沒有風險,其實只是自己從來都不在風險的考量裡頭。於是後來你更懂了,現狀其實只是一處避難所,它讓你感到熟悉、覺得安全,但是,也讓你脫離了現實。

也就是那時候你才驚覺,自己是因為喜歡一個人,所以等待?或者是,是因為習慣了等待,所以才沒有其他的打算?

甚至,你也一度覺得這是一種付出的形式。你很喜歡他,所以不想造成他的困擾;你很喜歡他,所以願意吃苦;你很喜歡他,所以可以接受他的不聞不問……但清醒之後,你才明白原來自己把「很喜歡他」拿來當作擋箭牌,只不過你不是用它遮風擋雨,而是用它來逃避。只要擺到「喜歡他」面前,你就可以不問自己的感受。喜歡一個人,可以用來做很多事,但你卻把它用來當逃避的藉口,原本愛情裡頭的美好定義,變成了一種嘲諷。你躲在等待後面,默不出聲、沾沾自喜。

原來,是自己美化了「等待」。所謂的等待,應該是一種應允,兩個人給了承諾,然後其他交給時間去處理。而單方面的等待,其實只是一種一廂情願,你把自己當成苦情戲的主角,沉溺在悲傷裡頭,覺得很美、認為感人,甚至還帶了點驕傲。你感動自己可以如此去付出,情操偉大,只不過你卻忘了,一廂情願的「感人」,唯一被感動都只有自己,從來都感動不了別人。

跟著你更明白了,付出也有自以為是。你不管對方要不要、拿不拿,只自顧自地把自己的想望擺到對方上頭。這不只是一廂情願,竟也是自欺欺人。

默默等待當然可以是一種選擇,就跟愛裡頭的付出一樣,可以不求回報、不問收穫,但千萬不要把它當作是一種愛的實踐方式。愛一個人所以付出,與付出後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變成愛,是兩件事。吃苦從來都不是愛裡的必須,也不要去相信什麼「吃苦當作吃補」這樣的話,因為這只是得不到愛的人用來慰藉的言語,你不要這樣的歡喜。

常常愛已經很為難人,所以請不要再自找罪受,平白無故受罪,並不會增加愛的分量,愛從來都是建立在兩相歡喜上頭,你要一直這樣記住。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城市書店】 腳踏車游擊,整個城市都可以是書店
text / 多麼; photo / 羅柏麟、腳踏車書店 王政中有台幸福牌老鐵馬,把手是沒有變速的那種,也就是作家吳明益《單車失竊記》裡的同牌老件,這台老鐵馬經過重新整理後,平日擺放在寶藏巖的屋子裡,假日成為載著書櫃的書店。車主人政中平日朝九晚五在藝術大學裡當助教,週末來到寶藏巖開書店,他和老鐵馬因緣際會相遇,領養它後回去整修一番,更賦予他多於乘載的使命,在後座安上木書櫃成為形式特別的行動書店。 沒有固定據點,腳踏車書店以寶藏巖起伏蜿蜒的地勢為腹地,每次營業前的隨機選址,政中會牽著腳踏車,來回探勘當天的開店位置。當選定舞台後,把車架起來,他會往後退上幾步,從遠一點的視角確認——這是延續在劇場工作的習慣,確認沒問題後,書店便正式開張。曾有路過的外國遊客經過,問這是行動藝術嗎?政中他沒有否認,塑造出一個場所,行為是買書與賣書,除了是行動藝術,也是個讓人直接交流的互動裝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