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默默等待,並不是一種付出

本文選自《當我想你時,全世界都救不了我》/肆一 (2019)
有好長一段時間,久到你已經忘記去數、也計算不出來。你,習慣了等待一個人。等待變成你的日常,時間被它給包圍住,無聲無息。

也就像個悠長的生活習慣一樣,不自覺地嘆氣、無意識地發呆,或是一個人去散很長的步,你從來都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沒有覺得哪裡需要改變,或者是說,你根本不確定要怎麼改變。更甚至是,你曾經那麼努力去嘗試改變過,最後卻因為無功而返,而決定自此維持現狀。

所以你也才會誤以為維持現狀是好的。你在這樣的狀態下覺得安穩,偶爾的不滿足也不打算再抱怨,人生不可能樣樣都好,你也把這當作是一種知足;但很後來你才發現,你的安全感並不來自兩個人關係的牢靠,而僅僅是自己的沒有擁有。因為沒有擁有什麼,所以也就無所謂失去,你的心滿意足,一開始就立基於錯的地方。而你的沒有風險,其實只是自己從來都不在風險的考量裡頭。於是後來你更懂了,現狀其實只是一處避難所,它讓你感到熟悉、覺得安全,但是,也讓你脫離了現實。

也就是那時候你才驚覺,自己是因為喜歡一個人,所以等待?或者是,是因為習慣了等待,所以才沒有其他的打算?

甚至,你也一度覺得這是一種付出的形式。你很喜歡他,所以不想造成他的困擾;你很喜歡他,所以願意吃苦;你很喜歡他,所以可以接受他的不聞不問……但清醒之後,你才明白原來自己把「很喜歡他」拿來當作擋箭牌,只不過你不是用它遮風擋雨,而是用它來逃避。只要擺到「喜歡他」面前,你就可以不問自己的感受。喜歡一個人,可以用來做很多事,但你卻把它用來當逃避的藉口,原本愛情裡頭的美好定義,變成了一種嘲諷。你躲在等待後面,默不出聲、沾沾自喜。

原來,是自己美化了「等待」。所謂的等待,應該是一種應允,兩個人給了承諾,然後其他交給時間去處理。而單方面的等待,其實只是一種一廂情願,你把自己當成苦情戲的主角,沉溺在悲傷裡頭,覺得很美、認為感人,甚至還帶了點驕傲。你感動自己可以如此去付出,情操偉大,只不過你卻忘了,一廂情願的「感人」,唯一被感動都只有自己,從來都感動不了別人。

跟著你更明白了,付出也有自以為是。你不管對方要不要、拿不拿,只自顧自地把自己的想望擺到對方上頭。這不只是一廂情願,竟也是自欺欺人。

默默等待當然可以是一種選擇,就跟愛裡頭的付出一樣,可以不求回報、不問收穫,但千萬不要把它當作是一種愛的實踐方式。愛一個人所以付出,與付出後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變成愛,是兩件事。吃苦從來都不是愛裡的必須,也不要去相信什麼「吃苦當作吃補」這樣的話,因為這只是得不到愛的人用來慰藉的言語,你不要這樣的歡喜。

常常愛已經很為難人,所以請不要再自找罪受,平白無故受罪,並不會增加愛的分量,愛從來都是建立在兩相歡喜上頭,你要一直這樣記住。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與你相遇,就是我最值得的冒險。
關於「第一次搭機」的問答集 問:若因艙壓改變造成耳朵疼痛,最好的解決方法是什麼? 答:嚼口香糖。還有接吻。 問:最好的座位是窗邊、中間或走道? 答: 絕對是窗邊。從三萬兩千英尺的高度看世界,景色必定很驚人。還有,靠著窗戶就表示,跟你同行的旅伴很可能卡在被某個囉唆翻天的無聊鬼旁邊。在這種情況下,接吻(當然是跟你同伴,不是那個無聊鬼)也會有不錯的功效。 問:客艙中的空氣每小時會重新替換幾次? 答:二十次。 問:機上毛毯最多可舒適地覆蓋著幾人? 答: 兩個。記得要將你們中間的座位扶手抬起來,能靠多近就靠多近、依偎在一起,以獲得最大覆蓋面積。 問: 為什麼人類發明了像飛機這樣神奇的東西,卻也發明了像核子彈那樣糟糕的東西? 答:人類是一種超神祕又超矛盾的生物。 問:我會遇到亂流嗎? 答:會。每個人的人生都會遇到一點小亂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