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集合繪本與插畫的驚奇,在書展中搭成一座美術館—專訪鄒駿昇

text / 蘇蘇 (火星童書地圖);photo / teikoukei

在陰雨纏綿,從零下二度巴黎來的版權代理們都叫冷連天的日子裡,走進了世貿三館。這裡是童書館,與隔街對望的一館相同,少不了各種打折看板、走道邊惱人的推銷,對一般沒有小孩的民眾而言,這裡或許不大有吸引力,但今年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讓你絕對不能錯過這裡,那就是「台灣繪本美術館-Museum of the Fantastic」。
—————————
市場中的美術館
—————————

「美術館」給人的感覺是安靜的、藝術的、高質感的,置身於熱鬧吵雜的書展中,可說是違和感十足。為什麼在三館裡會出現這樣調性不同的空間,時間要往回拉到2017年的3月,地點則是遠在義大利的波隆納。每年的波隆納童書展是全球童書界的年度盛事,全球各地的童書出版社或插畫家們都會聚集於此,展區內除了出版社的攤位,也有許多代表國家的國家館。  

往年一向都是由承包文化部標案的廠商負責,但去年在機緣下除了文化部官方的台灣館外,還有另一個由書展基金會規劃的台灣館,也就是「台灣繪本美術館-Museum of the Fantastic」。書展基金會請了在波隆納大放異彩的插畫家鄒駿昇操刀設計,少了官方的諸多限制規範,他有了更大的空間,呈現了一個迥異於官方樣板的「台灣」印象。  

雖然波隆納書展同時舉辦了波隆納插畫比賽,也是數個重要世界童書大獎的頒獎會場,但本質上依舊是商業展。鄒駿昇在規劃這個「Museum」是相當具有策略性的,在人聲鼎沸的書展,攤位設計往往只注重機能性,看起來雜亂,逛起來也心浮氣躁。他提出了美術館的概念,即是鬧中取靜,讓人進入另一個空間與情境,低調安靜的對比,更加突顯了這個「異類」的存在。 
————————————————
新學友書店進化為蔦屋書店
————————————————

鄒駿昇說,這其實不太像策展,應該叫做規劃。新學友書店和蔦屋書店,販賣的內容物相同,但兩者包裝呈現能讓人覺得這不是同一種「書店」。他覺得規劃空間就像蓋一個建築物一樣,不是蒙起頭來自己蓋自己的,而是要觀察四周的環境,思考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

波隆納是一個大舞台,所有創作者都想在這個舞台上發光發熱,被世界看見。同樣地,當初「台灣繪本美術館」移至25館,在歐美大館環伺下,「要如何被世界看見」,是最重要的課題。而美術館的意象也代表了企圖心與認真的態度,用美術館的高規格檢視、呈現,加了一個「Fantastic」又降低了嚴肅氣氛,像是在現實與虛幻間遊走似的存在。當然,展出的作品也十分「Fantastic」,讓觀眾們感受台灣圖像創作的美好與力量。
————————————————
插畫的美術館,繪本的選物店
————————————————

展場主色調的綠,來自於台灣的自然環境,綠色使人沈靜,充滿包容。在引人注目的主視覺「插畫家之牆」上,聚集了台灣30位創作者、136件作品。我有點好奇當初是如何挑選這些作品,因為之中許多創作者雖活躍於插畫界,但並沒有繪本出版。鄒駿昇表示,他與團隊盡量選出不同的類型與風格,希望藉由這面牆創造更多的可能性,繪本的主流風格也會隨著時代轉變,每種風格都有機會能創作繪本,繪本應該是更多元而非單一的標準。

2017年在波隆納會場時,空間有限,展出以畫為主,圖像更能跨越語言的隔閡,當時會場內也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想要拍到沒有人頭的全景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今年移至國際書展世貿三館後,因空間較大,所以除了2017年的台灣原創選書之外,「精選原創童書區」增加了2018即將參加波隆那書展的選書,還有一面「已授權海外版本展示區」,展示40種不同語版的近百本繪本。

一般美術館通常只有畫作,繪本美術館的特徵是有畫又有書,展的畫與書互相對應,觀眾可以同時看到原畫與成書。然而,不同於其他國家,繪本和畫之間的關係很緊密,在「台灣繪本美術館」中看到的則會有點落差,鄒駿昇表示,期待藉此有更多的刺激與對話。
—————————————
模糊繪本與插畫的界線
—————————————

在國際書展2/6-2/11的短短六天中,「台灣繪本美術館」邀請了邀請13位創作者進行12場活動,有的是知名繪本作家,有的則是活躍於插畫界,性質不同,橫跨了老中青三代。鄒駿昇企圖模糊繪本與插畫的界線,吸引更多對插畫或繪本有興趣的人,活絡這個圈子。我說最有名的應該就是幾米了吧,鄒駿昇開玩笑地回應,他家人都不知道他是誰,但都對幾米很熟阿。這些講座,不只針對單純對插畫繪本有興趣的人,也是專業人士們交流進修的一個管道。鄒駿昇聽了李瑾倫與英國walker出版社合作的分享之後,覺得非常有收穫,並希望台灣編輯來聽聽看國外的出版社與作者的合作模式,吸收國外的長處。

鄒駿昇本身也是遊走於繪本、插畫、設計等領域,並在各領域得到許多殊榮。但他覺得台灣應該要放慢腳步,畢竟我們在這些方面原先就起步較晚。給自己多一點時間,不要急著定義什麼,或許會有越來越多年輕的創作者,對台灣的現狀不滿,而選擇直接跟國外合作,再回頭影響台灣,群聚大家的力量讓事情變得更好。

現場展出的插畫雖然都是一時之選,但從單幅的插畫走向「繪本」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在轉化為一本完美繪本的過程中,需要繪者、作者、編輯、印刷等各種環節的緊密配合,也是現在台灣插畫與原創繪本的重要課題。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tag / 2018臺北國際書展 interview 鄒駿昇 繪本 插畫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291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趨勢】韓國部落客Dahee Kim用插畫直擊秀場
文_多麼除了正規的春夏、秋冬兩季大秀固定四大城市外,早春及早秋的發表通常隨著品牌的操作,會移師至世界不同的角落,為品牌增添話題性及新合作效益,CHANEL 2016早春便將整場秀移至韓國首爾,場地更是選在去年才由建築師 Zaha Hadid 完成啟用的東大門設計廣場(Dongdaemun Design Plaza & Park )舉辦,可以見得韓國在時尚圈的發展不容小覷。CHANEL 2016早春系列運用了許多傳統韓服高腰的線條及風格,開場的model更是由CHANEL 廣告及秀上經常出現的韓籍模特兒 Soo Joo Park 擔當。除此之外,藉由這次CHANEL 韓國之行,還發現了一位有趣的時尚插畫家 ─ Dahee Kim。
×